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第六十八章干脆利落

“林三!速速放了我兒子,否則本令定不與你干休?!鄙详柛盍褐龠_的姍姍來遲,似乎將這一出鬧劇,更蒙上了一層陰影。

林商面對眾多武侯的圍攏逼近,卻絲毫不曾動搖。

“本甲帥執掌布甲人衙門,有資格刑偵、緝兇、問罪,非常時期,行非常之法?!?p>“你兒子梁侓涉嫌凌辱民女,事后還殺人全家泄憤,如此舉動,人神共憤。我此時不僅是在給苦主一個公道,也是在給你兒子,給你梁大人一個公道?!?p>“巡城司武侯鼓令三響,便可在一柱香內,趕到上陽城中任何一處。我從布甲人衙門到梁大人府上,走了至少有兩炷香的時間。梁大人難道就不覺得蹊蹺么?”林商對梁仲達問道。

梁仲達面色不變,而是扭頭沖著那跪坐在牛車上,繼續哭哭戚戚的女子梨娘質問道:“大膽民女,你可知你狀告的是何人?大濋律法規定,誣告官員、生員、有功名之人、有功于國家之人,皆要判處拔舌之刑,徒步流放八千里。我兒梁侓有舉人功名在身,且是章華學宮的學子。你污蔑他,就是在毀他的名聲,斷送他的前程?!?p>“還不將此案真相速速道來,若有人逼迫你胡亂攀咬,構陷他人,本官在此···你無須擔心,且盡管說?!?p>林商心中暗道一聲‘老狐貍’。

上陽府令果然不是一般官員能當的。

林商給梁仲達點穿了背后有人在操控他們對掐,為的是用一樁案子,牽住他林商的手腳。

棋子就是梁仲達的二兒子。

梁仲達卻放手就要獻祭林商,同時將自己和自己兒子摘出來。

給林商扣上一頂脅迫民女,誣陷同僚的帽子。

這么做,既將自己從這個漩渦中扯了出來,同時也沒有破壞幕后布局者的計劃。

要知道,能夠讓巡城司武侯刻意放慢速度,來遲‘援助’的幕后操縱者,在朝堂之上的能量,絕不一般。

配合上特殊的時期,以及林商的身份···那便有了無窮無盡的想象。

“好一條老狐貍,怕得罪人,想要葫蘆官巧判葫蘆案,卻不怕得罪我林商?”林商心想。

嘴上卻說道:“上陽府令梁大人,好威風、好煞氣,本甲帥當面,竟然威脅起了苦主,莫非真以為本甲帥好欺負?”

“梨娘全家都被你兒子殺了,自己也失名節,此番之后···或是投河,或是懸梁,皆在她自身一念之間。生死榮辱,早已置之度外,你這等威脅,又能有何用?”

林商這話貌似是沖著梁仲達說的。

其實卻是在給梨娘打標簽。

只要標簽打上去了,那么她這個時候,想要順著梁仲達給出的思路,張口胡亂攀咬。

反而會暴露出‘誣告’的事實。

因為一個將生死置之度外的人,是不應該被梁仲達的官威‘恐嚇’,然后隨口翻供的。

當然,也不是說,林商這一番話能有絕對效果。

他只是讓梨娘自己陷入一種權衡利弊的狀態。

“胡說!我沒有殺她全家!”梁侓大聲喊道。

林商眼前一亮。

梁仲達卻暗道不好,心中苦澀,往昔未曾教好兒子,讓其真成了不學無術的紈绔。

“沒殺全家?那就是你與她確實有染?”林商問道。

梁侓便支支吾吾起來。

梁仲達黑著臉,沒有說話,用眼神壓迫力十足的盯著自己的兒子,同時背過手,用手指沖著幾名武侯下指令。

為今之計,只能先將兒子從林商手里搶出來再說。

“梁大人!私通良家女,是何罪名?你作為上陽府令,不會不知吧!”林商開口對上陽府令梁仲達說道。

梁仲達黑著臉,咬牙切齒道:“杖四十,流放八百里?!?p>“好!不過我們布甲人衙門的規定要更簡單一些。我們主要突出一個‘頭疼醫頭,腳疼醫腳’,什么地方犯了事,就把什么地方給斷干凈。殺人滿門的事情,暫且不論。就說說這私通良家女,我就可以先斷了其禍根?!绷稚陶f道。

梁侓一瞬間還未反應過來,回神之后,便拼命的掙扎。

同時也不顧父親的眼神壓制,開始開口大聲呼救:“父親!父親救我!我不想被閹!兒子還有大好年華!”

“父親!是她···都是她勾引我的!”

“我說···我都說,前天晚上,是她勾引的我。我只是沒有拒絕??!父親···!”

梁仲達微微閉上了雙眼,臉色迅速的恢復平靜。

“林甲帥!此案頗有疑點,我們還需從長計議。犬子···雖有過錯,但是他自幼怯弱,殺人這種事,他怕也做不出來?!绷褐龠_說道。

顯然,梁仲達終究還是被兒子坑了。

梁侓那自白之后,梁仲達企圖甩鍋給林商,將自己摘出去的想法,徹底幻滅。

同時,林商自封的‘甲帥’,梁仲達也給予了‘認同’。

布甲人因為是特殊衙門,衙門內的布甲人,在朝堂上都是無品無級的。

但是甲帥,卻是布甲人的首領,衙門內要比一般的布甲人高上一級。

林商原本的調令,只是將他調入布甲人衙門,沒有說明讓他擔任甲帥。

卻不妨礙林商自封,搶占主動權。

“嗚嗚嗚···冤枉!民女冤枉??!”

“青天白日,官官相護,這里可還是圣皇腳下的上陽城?民女看到的,卻是人間地獄?!?p>“今日為護清白,民女只能···只能以死明志了!”說罷之后,梨娘竟然迅速的從懷中掏出一把匕首,然后毫不遲疑的朝著心口扎去。

嗖!

早防備著梨娘處突生變故的林商腳下用力,踢出一塊石子,直接打飛了梨娘手中的匕首。

同時大聲說道:“還請梁大人請來道門高人,看看這女子,是否受人控制,中了傀儡之術?!?p>梁仲達道:“不用,本官這就以官印確實,如有修行者在背后操縱,自會受到反噬?!?p>說罷之后,手持一方官印,官印綻放金光。

梁仲達以官印朝著梨娘隔空敲擊。

便看見一道虛影,被震出了梨娘的身體。

那虛影在白日中顯化,似乎是一個老嫗的形象。

老嫗惡狠狠的看了一眼林商和梁仲達,就要化作一團煙氣逃離。

“毒婦!哪里逃?”林商冷笑一聲,丟下梁侓,隨后縱馬直撲。

魔虎馬四蹄用力,凌空飛起。

林商卻調集了全身之力,匯集于一點,以長槍作為載體,朝著那煙氣爆發。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看《凡甲》的網友還看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