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第39章 第 39 章

池莉娜看著手機上的信息, 搜索欄的搜索記錄都是藍慕、kle、安尚彩、張予真這些字眼。

她憤憤的看著網上一溜水的夸獎著藍慕的信息,不管是新聞報道還是網友們的評論,全都是在夸, 就連臭手也可愛, 她氣不過也只能用小號給艱難找出來的幾句詆毀藍慕的黑粉評論點了贊。

明明她和金智美都已經退團,甚至還被公司旁推測敲的威脅, 說是嘴巴該管好就管好, 否則她砸煙灰缸的那一幕以及安尚彩身上的傷勢都是留有照片在手的,如果想整出什么幺蛾子, 到時候別說是出道, 說不定得去吃牢飯了。

她們已經艱難成這個樣子了,可藍慕卻仍舊好好的,甚至還更受歡迎了, 這樣的排擠事件對她來說好像一點影響都沒有, 連安尚彩和張予真那兩個廢物都吃到了紅利, 最近被提及的次數越來越多了。

而她池莉娜還要在這個公司里茍延殘喘,甚至要和一群沒出道的練習生們混在一起,因為她現在出現在大眾面前的概率可以說是零, 她不想放棄, 她一定要重新出道!然后把藍慕的粉絲都吸過來!

“哈哈哈,我看了,超搞笑的, 真的不愧是前輩, 我們如果能出道成為那個樣子就好了?!?/p>

“藍慕前輩真的瑞思拜,一個人怎么那么多梗的, 感覺完全適合藝能呢?!?/p>

“燦白勛三個人也太帥了, 好羨慕啊, 世勛前輩這樣的青梅竹馬哎?!?/p>

幾個練習生你一言我一語嘻嘻哈哈的進了練習室,全然是在討論藍慕的新綜藝。

池莉娜面色不郁,把手機塞口袋里站起身來拍拍手:“呀,這么散漫都是怎么回事???這樣怎么出道?我們當初練習的時候哪有機會看電視啊,都像你們這樣怎么可能出道?吃飯也吃這么久,回來還有心思說說笑笑?”

池莉娜的年齡雖然小,但架子一般都擺的很足,練習生們也因為著她前輩的身份大多數不敢她現在的狀況算不上多好,可畢竟還是出過道的人,怎么著粉絲也會比她們這些練習生多,并且韓國的尊卑理念實在是太重了。

池莉娜進公司已經好幾年了,自然算得上是她們的大前輩。

此刻這話一出口已經有練習生面色緊張的住了嘴,只有兩三人像沒聽到那樣仍舊嘻嘻哈哈:“不過真的挺不錯的,下次我們去那家烤肉店打卡,我請你們,超好吃?!?/p>

“呀,那個穿黑色短上衣的,前輩在說話沒聽到嗎?”池莉娜皺眉。

韓惠雅轉過頭,輕挑了個笑:“在說我么?”

池莉娜微微一怔,覺得這人還挺好看,一下心里生了些許嫌惡,冷聲道:“除了你在那嘻嘻哈哈還有誰?”

韓惠雅慢慢朝池莉娜走過去,唇邊的笑意不減,可眼里卻是一星半點的笑都不帶的,看著莫名令人發憷。

池莉娜頂著這樣的眼神莫名就往后退了一步,韓惠雅到她面前站定,個子高出一點的她氣勢卻足的不是一點。

“你是哪門子的前輩???出道被退回來的廢物前輩嗎?誰教的你這么沒禮貌,和第一次見面的人不說敬語?你媽嗎?”韓惠雅一字一句的說完勾起個嘲諷的笑。

池莉娜的臉色一下子就白了,看著韓惠雅身后那群平時對她點頭哈腰的后輩們一瞬都張大了嘴巴更覺難堪,她伸手就要推開面前的韓惠雅。

可手還沒碰到就被抓?。骸罢f你沒禮貌還真的要上趕著表現啊,碰什么???知不知道這是dior最新款?摸一下你配嗎?”

韓惠雅把池莉娜的手往后狠狠一甩,連帶著她的人都一個踉蹌。

“呀,你是什么狗玩意啊,居然敢對前輩這個樣子?知不知道你這個樣子我只要往公司一報,你立馬就會被清出公司的?!”池莉娜氣的直接罵了臟話,更是一番言語威脅。

“隨便你,是所謂的前輩先對我不尊重的哦?!表n惠雅一聳肩毫不在意她的威脅:“沒辦法,我這個人就是太過傳統了,如果遇上第一次見面不說敬語的人呢,會想罵狗崽子的啊?!?/p>

“你!”池莉娜氣急攻心,直接想出手拽她的頭發,可想到這件事如果鬧大了,說不定她在公司里也要待不下去了便生生忍住。

池莉娜理一下衣服,惡狠狠的瞪一眼韓惠雅,而后再看向她身后的那些人,有幾個是直接不避諱的碰上她的視線,有幾個則是慌亂的避開她的眼神。

“你們的練習情況我會如實和公司匯報的!”池莉娜冷冷說完這一句就裝作淡定的推開門走出去。

剛到門口還能聽到里面有人在故意搞怪模仿著她的話:“你們的練習情況我會如實和公司匯報的~!咦~什么架子啊這是?!?/p>

池莉娜憋了口氣,余光瞥到路邊的垃圾桶,氣不過的一腳踹上去把垃圾踹倒了一地,而后頭也不回的走了。

練習室里

池莉娜一走,韓惠雅就被和她一起吃飯的練習生們圍?。骸盎菅?,你怎么辦???她這樣肯定是要去告狀了?!?/p>

“你好厲害啊,早就看不慣她那么擺前輩架子了?!?/p>

“就是!明明現在和我們也差不多,甚至可以說比我們差呢,我們可沒那么多黑粉?!?/p>

“你真的,剛剛把我想罵她的都說出來了!太爽了!她算什么啊,每天在這里裝,也就只能在我們這些無權無勢的練習生身上找找存在感了?!?/p>

“但你怎么辦啊,她畢竟在這個公司待的時間比我們都要久萬一她去告狀怎么辦?”

練習生們七嘴八舌的說著,大部分都是替韓惠雅擔心的,韓惠雅是新來沒多久的練習生,人長的好看實力又強,剛開始因為她有些強烈的穿衣風格大家都不太敢去接觸,但她實際人超好的,平易近人還有錢,經常請她們吃東西,出去玩也很大方的付錢。

問她為什么來當練習生,她就說好玩,但即使這樣也很有實力還不吝嗇教給大家,所以短短時間內和大家的關系都是蠻好的。

韓惠雅自己反而一點也不在意的樣子:“隨便她怎么告狀?!?/p>

“你們也別想的那么嚴重了,你看她那個樣子像是敢說的嗎,而且平時我們也沒必要被她那樣壓著吧,明明我們之中也有很多人年齡比她大,但是你有感受到被她尊重過嗎?”韓惠雅說著。

這么一說,大家完全產生了共鳴,首先池莉娜一次敬語都沒有給她們說過,哪怕是第一次見面,問也不問就很隨意的說話,這讓她們肯定是不爽的,但是沒人敢說,并且有時候練舞的時候她過來旁觀還會指手畫腳的,說了很多不尊重人的話,有好幾個女孩都被她說哭過呢,也沒見她道歉過。反正就她們的體驗來看,她絕對是會排擠藍慕前輩的那種人。

“公司要是真重視她,她會在這兒嗎?都已經出道過一次的人了?!表n惠雅道:“而且我上次還看到了呢,社長明明就在辦公室,但是就是不想見她,一提起來她,那眉頭皺的,能夾死蒼蠅一家了?!?/p>

“真的?”練習生們都對她說的話感了興趣,所以,那位池莉娜前輩一直是在狐假虎威,把她們當做受氣包的存在嗎?

韓惠雅一笑:“對啊,我前不久不是才被社長叫過去問話?就那天,聽說那天她過來把素珍罵哭了吧?”

叫素珍的女孩眸子一縮,想起來那天就捏緊了拳頭,周圍人安撫的拍了拍她。

跟著韓惠雅一樣時間進公司的練習生道:“這也太過分了吧?在社長那里吃了閉門羹,把氣撒到我們身上?”

“我們是她的受氣包嗎?”

“真是什么人都有,怪不得出不了道,藍慕前輩真慘?!?/p>

韓惠雅拍拍素珍的背,然后笑著跟大家解釋:“對不起,我也是有點在家沒受過這種委屈,所以實在是沒辦法不懟她,以后她要還這樣我真的忍不住,她也得認清自己現在的狀況吧?我們出道了就是一清二白的好愛豆,她現在滿身污點,怎么能和我們比呢?”

她這話一出,大家都跟著安慰表示理解。

“你這樣多好了,哪像我們,平時都不敢說她?!?/p>

“就是,你真是幫我們出了一口惡氣!”

“真的不知道她怎么好意思對我們頤指氣使的,臉皮也太厚了吧?下次我也要懟她!”

韓惠雅笑:“沒事,你們就不用臟你們的口了,以后不理她就行,懟她這件事放著我來吧!”

大家說說笑笑的,聚在一起吐槽著池莉娜的奇葩事件,感覺心氣都順了不少。

那天的事金智美雖然沒在現場,但她平時和池莉娜沒什么區別,一樣的令人討厭,池莉娜是嘴賤,她是行為讓人討厭,時常無視這些她看不到眼里的練習生,每次都當她們不存在,還經常給她們白眼,讓人感覺極其不受尊重。

經歷過韓惠雅那樣剛的一次,接下來池莉娜和金智美再到練習室明顯的感覺到了氣氛的不同,大家好像都圍著那個韓惠雅轉了,有說有笑的十分歡樂。練習更是獨自練習,一點也沒把她們放在眼里。

“怎么回事?”金智美皺眉,這群練習生可以說是在她不順生活里唯一能感覺到自己是個前輩的路子了,現在怎么回事?

池莉娜指了韓惠雅:“就那女的,仗著家里有幾個臭錢,就在這兒用錢討好籠絡這些人呢,一個個的真是見錢眼開?!?/p>

練習生們好像徹底當她們兩個不存在,一個個的看她們像透明人,一看就是聯合好的。

又是一次大家都沒跟著她們兩個放的音樂走的時候,金智美皺眉拍拍手:“呀,怎么回事?耳朵都聾了么?聽不到?”

練習生們仍舊在那邊嘻嘻哈哈的當沒聽到。

“素珍啊,你過來?!苯鹬敲赖?,都愛挑軟柿子素珍捏。

素珍眼神有一瞬間的慌亂,韓惠雅笑著看她:“沒事,就當沒聽到就行了?!?/p>

金智美看著那邊沒動作的人,關掉音樂突然怒吼:“呀?。?!一個個都是死了么?!前輩在放著音樂聽不到么?!”

這么大的吼聲讓整個練習室都安靜下來,韓惠雅仍舊當做沒聽到,招呼著大家一塊:“哎,我們中午到底吃什么???”

這才是最讓人生氣的,不管你是怎么樣都會被無視被當做透明人,金智美只覺得一口氣堵到嗓子眼,要氣炸了。

她平復著呼吸嘗試穩住心態,池莉娜在一旁也不知是勸還是幸災樂禍:“哎,算了算了,跟后輩較什么勁?!?/p>

這要是平時就算了,現在這樣怎么算?都這么生氣了還撿不起前輩的威嚴,以后還怎么混?

“呀,那個叫韓惠雅,你過來?!苯鹬敲赖?。

韓惠雅哪會聽她的啊,仍舊是裝作聽不到的樣子,無視,徹底的無視。

金智美眼里都要冒火了,三兩步跨過來一手抓住韓惠雅的頭發:“呀,前輩和你說話聽不到么?還想不想在這塊混了?你這個狗崽子?!?/p>

陸陸續續冒出許多句不堪入耳的話,韓惠雅身邊的幾個人把金智美一巴掌推開扶起她。

韓惠雅理理頭發齜牙咧嘴:“哦喲,真疼呢,這大姐,是想打架嗎?”

她和身邊那三個看起來就不好惹的女生一站起來就讓人犯了慫,可先動手的金智美慫已經沒有用了,她硬著頭皮:“怎么?你還想打前輩不成?”

韓惠雅上前,一腳踩在她旁邊的地板上,讓金智美整個人都抖了抖:“前輩?你也配?”

韓惠雅一手揪起金智美的頭發,另一只手狠狠的甩了她一個巴掌,力氣大的出奇,大家都被這一幕嚇到。

“不過有一點倒是沒說錯,我就是要打你,還要狠狠的打,說過的吧?在家被寵著長大的我,受不了別人的不尊重行為?!?/p>

她這一出手,金智美立馬就想出手反打,可被旁邊幫韓惠雅的人死死摁住,讓金智美一點都動彈不得,這特么是女練習生么?這是保鏢還差不多吧?

韓惠雅道:“這樣的場景不太適合小朋友們觀看,還是出去吧?!?/p>

那三人竟然真的像她的保鏢一樣,直直把池莉娜和金智美拖出去,練習生們都嚇呆了。

韓惠雅一笑,對著她們很是天真無害:“可能這么一下我要被公司開除了,但是我必須出這口氣,也要讓她們不再折磨你們,這樣大家才能有個更好的訓練環境出道不是嗎?解決完會回來請大家吃散伙飯的?!?/p>

這話一出,練習生們擔心起來,這也是為了她們啊。

“惠雅,要不忍忍算了,不值得為了她們被開除啊?!?/p>

“是啊,惠雅姐,你這么好,我還想和你在一起?!?/p>

韓惠雅笑:“之前也有些私人恩怨,這口氣必須得出,你們乖乖訓練吧?!?/p>

說著韓惠雅就出門,金智美和池莉娜已經被架她們的三個人嚇的不敢動彈,這樣子的力氣實在是無法反抗。

“你要干什么?你知不知道這樣做你還會被公司勸退的?!”池莉娜看到韓惠雅過來心慌意亂的喊。

韓惠雅上前就是給她一個巴掌:“給我帶敬語好好說話!”

“你?!”

“啪”又是一個巴掌:“聽不懂人話?”

池莉娜知道再說又會挨巴掌,只得默默咬住唇不說話。

金智美出其不意抓住韓惠雅的頭發,下了狠勁:“你誰啊你,憑什么這么對我們?!”

池莉娜也跟著反抗,可這樣二對一的情況毫無勝算。

韓惠雅解放頭皮后,狠狠的揍著金智美:“憑什么?!知不知道什么叫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你無視排擠別人的時候有想過她們的感受么?!不過讓你也嘗嘗就受不了了?”

“愛霸凌別人是吧?今天你就告訴我被霸凌的滋味怎么樣?!以后見人會不會說敬語?”

“嫉妒別人,霸凌別人,仗著別人善良就肆無忌憚,你們是個什么東西?都沒爸媽是不是?”

金智美的嘴角都被打出血了:“你這樣……你信不信我告你!”

“告!你告啊,看到底是你進去還是我進去,我這樣叫什么知道么?叫正當防衛!你呢?霸凌了那么多人你要去自首嗎?”韓惠雅諷刺道:“看我家的幾個臭錢能不能說成是你們兩個自相殘殺!”

池莉娜和金智美完全就是在挨打,踢一腳打一巴掌的都很隨意,沒一會兒就狼狽不堪了,韓惠雅也沒打的太狠,但足以讓她們害怕到求饒了。

“死性不改,以后再這樣排擠霸凌別人——”韓惠雅比了個手刀讓兩人都一縮。

事后,韓惠雅和她的打手們自然不可避免的被請到辦公室喝茶,畢竟那兩人都被打成那樣了。

練習生肯定是不能再做下去了,不管什么原因把人打成這樣,哪家公司都不敢收。

韓惠雅根本就沒在在意的,她本來就不是來當練習生的,她就是專門奔著池莉娜和金智美這兩個賤人來的,家里有礦當什么練習生啊,她快快樂樂繼承家業不舒服么?

樸仁赫嘆口氣看著她們四個簽字,嘟囔一句:“都是些什么來頭啊?!?/p>

本來韓惠雅的條件是很優越的,實力不錯臉蛋不錯,是能打磨的材料,這才多大會兒啊就發生這樣的事。

韓惠雅笑:“天降正義,斬妖除魔的來頭?!?/p>

樸仁赫:……

幾人簽好字從辦公室出去,韓惠雅吊兒郎當的表情一下就僵住,看著不遠處過來的人一下子就有些慌亂,慌張的理理頭發拿出手機看看妝容。

藍慕看到呆愣在門口的幾人,一時之間以為是被罰站的練習生呢,其中一個女孩還一副要哭了的表情,她笑著打了招呼:“你們好,做錯事了嗎?”

韓惠雅立刻搖搖頭,而后又想起什么似的點點頭。

藍慕一下子被逗笑,把口袋里的糖分給她們幾個:“沒關系,練習的時候好好練,要加油啊~”

韓惠雅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能瘋狂點頭,臉蛋還微微泛紅了,和打人的樣子形成鮮明對比。

藍慕笑一下就和她們打招呼離開,韓惠雅在原地站著不動都快把人的背影盯出個洞來了。

待藍慕走進辦公室才回過神來。

“嗚嗚嗚她好溫柔啊,聲音怎么這么好聽?。?!”

“嗚嗚嗚還給我糖吃!這么善良的寶貝難怪會被欺負嗚嗚嗚?!?/p>

“怎么這么好看啊,比我手機屏幕都好看?。?!”

韓惠雅拿出手機,手機屏幕赫然是藍慕的精修圖:“啊啊啊我突然不想離開這個破公司了?。?!我的甜慕也太好看了吧?。?!”

“媽的,就應該再揍的那兩個人狠一點!”

韓惠雅,屬性藍慕媽粉男友粉一枚,錢多閑多,擅長:以暴制暴。.
你是天才,一秒記?。?,網址..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