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棄文從武的文豪1

他捧著一本空白的書, 站在廢墟前。

不同色的磚塊雜亂倒在一起,附近也沒了其他完整建筑,不時有身形狼狽的人奔逃著從這里路過, 沒停下腳步對站在這里的人投以注意力。

這里從‘災難’降臨前, 就已經無人居住。

雖曾被當做是庇護所,但終究比不上另一邊的五棟大樓嚴密武裝——那是港口黑手黨。

他從‘書’中看到了其他平行世界的模樣, 本以為自己所處不過是較為荒蕪了一些, 也沒有遇到應該遇到的那些人, 卻沒看出這里本就是附屬于真實的‘虛假’。

港口黑手黨的首領不姓森,是一個在正常世界中完全沒有出現過的人,更沒有關于荒霸吐的任何傳言,但鐳體街的坑洞仍舊存在, 只不過是被另一存在砸出來的罷了。

沒有武裝偵探社、沒有福澤諭吉,就連偵探社其他人也不存在于這里,唯一見到的僅有一個與他相似經歷的太宰治——但他沒見到他很久了。

他與這世界格格不入, 偏又從開頭就活在這里。

當一個人自幼生活在假的世界中, 在長大后發現這只是真實的附屬, 那對于他來說,究竟哪一方才是‘真’, 哪一方又是‘假’?

碎發因汗水貼在額前,他抬手捋亂黑發,偵探帽穩穩扣回去。

大抵是因為嗅到了活人的味道, 煩人的嘶鳴聲正從遠方逼近,腐朽發臭氣味愈重。

這個世界正處于‘末日’。

黑框眼鏡架在鼻梁上,他隨手取下放進口袋中,翠色眸子沒了遮擋,倒更為清澈。

江戶川亂步對那聲音不甚在意, 他垂眸繼續看著手中的書。

“亂步大人只相信你一次?!?/p>

說完,他孩子氣的發出嘆息,能得到本該在現實里的‘書’實屬意外,他是在某個清剿區域中翻找到這本書。封皮上沒有任何字,拿在手中卻有點重量。

在災難中,沒人再顧得上什么“文學”,唯一重要的就是活下去。

江戶川亂步輕巧躍上廢墟頂端,勉強算是完整的玻璃在他腳下碎裂,特制匕首在手中轉了一圈,精準無誤落在了‘書’說的結點上。

與玻璃破碎的聲音如出一轍,江戶川亂步頭也不回,他已經可以聽出那些東西距離自己還有多遠——時間不夠了。

他頭疼的按了按眉心,血肉之軀終究抵抗不住,必須找東西掩護,但這期間他又不能松開手,否則功虧一簣。

江戶川亂步從小腿上綁著的腿帶中抽出另一把匕首,手腕一轉擋下青黑色枯瘦手掌。他腕部用力一刀劃下,黑色血液有幾滴落在他衣袖上,當即燙出兩個洞,皮膚也微微發燙。

這不過是最弱的一只。

若換做平常,他大可以解決完先頭探查的再直接離開??裳巯逻@處結點必須他一直在此不能松手。

“亂步大人一點都不喜歡疼痛?!?/p>

他嘟噥著,甩掉了刀身濃黑血液,半點也不想回頭看那種堪稱是折磨自己眼睛的模樣。

只剩下他一個人在這里了。

沒有任何遮蔽物,站在這兒就是活靶子,要是這種情況還有其他人過來,江戶川亂步只能說那人不是傻子就是有自信可以一個人對付數不清的怪物。

“十分鐘?!?/p>

芥川龍之介在回家路上撿到了一個人。

一個從天上掉落在他面前,渾身是血,抱著一本書的奇怪的人。

明明是會讓普通人昏迷的傷勢,落在這人的身上卻還能夠保持清醒,大腿上綁著槍帶,渾身散發出危險氣息,說他手上沒沾過血,芥川龍之介是絕對不會信的。

奇怪的人——江戶川亂步撐起身子,沒抱著書的另一只手上還握著出現殘缺的匕首。帽子極其違背地心引力的牢牢戴在他頭上沒掉下去。

隨后,江戶川亂步對這個和平行世界中隸屬于港口黑手黨的芥川龍之介完全不同的芥川露出一個笑容:“果然會順利的碰到龍之介?!?/p>

芥川龍之介瞥了他一眼,雖然不知道自稱為‘亂步大人’的人為什么知道自己名字,但要想多打聽,學校附近基本是沒人不知道他的,這點并不奇怪。

芥川龍之介本打算繞過這個人轉身就走,他從來不是什么會發善心,撿可疑人士回家的大好人。

讓他停住腳步改變主意的,是那人昏迷前的話。

“亂步大人知道你妹妹在哪里?!?/p>

隨即這人就落進他懷里,芥川剛想推開,指腹卻觸及到了他后背上的濕潤——是血,之前被衣物本身顏色覆蓋看不出來,上手才知道傷勢究竟有多重。

但是這不代表他會一直收留這個奇怪的人。芥川龍之介如此想,他開始反思自己為什么鬼迷心竅一樣把人帶了回來。

為了躲開人群,他還專門繞了小道,比平時回家多出一倍時間。

芥川盯著樣貌和少年人所差無幾,實際上比他還大一點的江戶川亂步吃完東西,眼神即使放空都無端透出一點兇惡。

他租住的房間不大,只有兩間臥室,其中一間還被他改成了書房。

客廳靠窗旁也擺了張小桌子,各式書本在桌上散落堆放,書架滿滿當當。與江戶川亂步一同來到真實世界的‘書’被亂步放到桌子上,混入其中毫不顯違和。還有幾張沒寫完的稿子整齊歸在一處,字跡稍有些潦草。

屋子擺放裝飾都是簡單的黑白色,僅有的一點綠色是一株小仙人掌。窗簾一遮,外邊陽光更是絲毫不會透進來,夏日的中午都莫名冷清。

江戶川亂步伸手輕輕點了點仙人掌上的刺,他已經很久沒看到過這種生機勃勃的綠色了?!畷o他看的也很吝嗇,只有那么一點,讓他知道了武裝偵探社的存在就沒了后文。

對港口黑手黨的那位芥川龍之介他不怎么熟悉,但簡單推理就能夠得知兩人性格多有不同,雖然外在不會表現出來。

他站直身子,除了雙手和臉以外,幾乎全身都纏滿了繃帶。

江戶川亂步歪著頭看了看,得出結論:“像在s太宰一樣?!?/p>

“不過又說回來,人是不同,可擺設果然還是一模一樣啊?!?/p>

“龍——之——介——”

大街上,人們路過他附近都會下意識看過來一眼,畢竟不是誰都會對著地面喊著一個人的名字。

這舉動由江戶川亂步做出也不怎么奇怪,反倒還惹來注意——好看的皮囊確實很重要。

江戶川亂步沒在意的站起身,拍了拍褲子上的些許塵土,這一下動作牽連到身上未愈合傷口,讓他微微皺了下眉。原本應該在他手里的‘書’隨芥川龍之介一起掉了下去。

對,就是掉。

經過一番嚴肅討論——芥川龍之介單方面如此認為,兩個人約定了下午就去找芥川龍之介的妹妹。

但剛走到這里,芥川龍之介就在他眼前踩進了地面上突然出現的黑洞,整個人毫無防備墜了下去,消失在江戶川亂步面前。

黑洞一直沒有消失,但旁人只能夠看到普通地面,就算踩上去也不會有什么事。能看到這一異常的只有江戶川亂步。

他推了推眼鏡,與此有關的,可以捕捉到的信息全數在腦海中整齊羅列,得出了最終結論。

江戶川亂步與其他世界的同位體有一點最大不同,他確實有異能力——但并不是超推理。

超推理是「江戶川亂步」這個人生來就有的天賦。

只不過異能力讓他能在那個世界里更好的活下去而已。

他用腳尖輕輕踢了踢那個黑洞,下方吸力很強,黑漆漆的什么都沒有,聲音也不會傳入受害者芥川耳中。

但罪魁禍首還是能找出來的。

是‘書’。

“銀!”

芥川龍之介在眩暈感中掙扎著睜開眼,他站在角落里,一眼就看到了那個熟悉的背影——是他的妹妹。

書掉落在他旁邊地上激起灰塵覆蓋,芥川龍之介想邁步追過去,他的呼喚聲沒讓前面的人回頭,就像是沒有聽到一樣。

他被困在這一方空間中了。

“龍之介不要那么心急?!苯瓚舸▉y步遲他幾秒落地,他抬頭看了眼天,送他過來的黑洞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江戶川亂步撿起書,呼氣吹去灰土,有些嫌棄的甩了甩書頁,上邊浮出一行墨色。

他沒去看,干脆利落合住書,要摘下眼鏡的手中途轉道從口袋里摸出一顆糖,剝開彩色糖紙放入口中,水果糖的清香和甜蓋過了他口中的淡淡血腥味。

限制了兩人行動的虛無空間,在江戶川亂步指尖觸及后褪去。那邊芥川銀卻已經走遠了。

芥川龍之介當即打算追去,被江戶川亂步拉住手腕制止,黑獸模樣的「羅生門」從他衣擺下探出頭蠢蠢欲動。

他面色不改,甚至有心情在黑獸頭頂摸了一把,是意料中的手感,和貓狗普通的毛茸茸不同,有一點點滑溜。

“亂步先生?”

國木田獨步出聲后發覺不對,轉過頭看了眼自己身后的江戶川亂步。還在,沒有離開。

成功落地后,「江戶川亂步」就已經看出了這里是另一個世界——他在‘書’中窺探到的那個世界。

亂步先生和港口黑手黨的無心之犬站在一起的畫面……

國木田獨步看著那兩人,覺得自己有點懵。

作者有話要說:  寫完后翻了一遍,嚴重懷疑自己腦子不清醒。

這個世界長一些,因為設定有一點點麻煩,會慢慢鋪展一下。

關于腿上綁著放匕首的我查了一下。

看到了第一個回答是腿袋。

我把這個詞填進去之后又往下拉了拉。

有說就是綁帶,也有說是腿帶,還有武裝帶。

我:……????

陷入呆滯jg

感謝在2020-09-10 16:57:10~2020-09-11 16:40:26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斜陽 26瓶;星潼oki 10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網址,:.
你是天才,一秒記?。?,網址..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