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第 37 章

兩人攜手走進屏風后。

這是一架云母屏風, 藍色的底,上頭繡著雪白的鳳凰。

針線栩栩如生。

赫舍里氏看了一眼,就把視線已到吳家女那張精致似玉雕的小臉上, 她生的可真好看。

剛入宮的時候,誰都沒有把她放在心上。

甚至還是她親自接待的,誰曾想,如今見面, 要行跪禮的那個人, 是她了。

“吳家女, 能聽懂人話嗎?”她問。

這種帶有惡意的問話,讓姜清旒皺了皺眉頭。

緊接著的發展,讓她看赫舍里氏的眼神, 跟看傻子似得。

她拔出了頭上的簪子,腮邊一捋秀發, 固定不了,散落了下來, 襯著赫舍里氏白嫩的小臉, 無端的生出幾分瘋狂。

姜清旒眨巴眨巴眼睛, 慢吞吞的問:“干嘛?”

赫舍里氏揮了揮手里的簪子, 冷笑著道:“本宮特意磨尖了, 你說, 若是在你這小臉上劃一道, 萬歲爺還會娶你嗎?”

姜清旒想了想, 決定誠實的告訴她:“會?!?/p>

這回答招人恨。

太氣人了。

赫舍里氏果然耐不住,原本只是萬分躍躍欲試,這下子變成了七分,目光一利, 直接就沖了過來。

還未沾她的身,赫舍里氏的胸膛,就被一只毛茸茸的腳爪踩在地上。

姜清旒拔掉她手中的簪子,用尖利的尾部停在她嬌嫩的肌膚上,有些不解的問:“決定權在皇帝手里,怎么不去盤他?”

在世人眼里,她尚是個癡兒。

就連赫舍里氏方才也直接羞辱性的問她,可見她也覺得她癡傻。

聽到她順暢的問話,被小奶虎踩著的赫舍里氏,看著沖進來的眾人,終究慘然一笑。

康熙趕緊進來,牽著小喪尸的手,左右打量,見號無異常,這才放心,他敢叫兩人相見,自然是有依仗的。

嚴書白和小奶虎,都緊盯著,萬不會叫她受絲毫傷害。

但是赫舍里氏真的出手,還是叫他心生不悅。

“你總說自己不曾做錯事,朕也不曾虧待過你?!笨滴趵渎暤?。

看了曾經的皇后一眼,揮揮手,讓索額圖帶她下去,人都是要往前看的,不一定非得禁錮在過去。

然而赫舍里氏,顯然是走不出來的。

姜清旒側眸看了她一眼,女人的眼神絕望又崩潰,還帶著三分的不敢置信。

大概就是,全世界都以為她是傻的,誰知道最后,最傻的那個人,竟然是她。

瞧著萬歲爺將她緊緊的摟在懷里,神情緊張,生怕她受丁點傷害。

皇上對女人,向來都是淡漠和無視的,從未正眼瞧過,有時候還會有深深的不耐壓抑,所有的集體語言,都再說一個字:“滾?!?/p>

她們都知道。

所以輕易不往他跟前湊,誰能想到,他也會對一個女人緊張。

明明受傷比較嚴重的是她,誰能想到,對方卻連一個眼神都欠俸,哦,還是俸了的,厭惡至極。

她吃吃的笑。

索額圖嘆了口氣,直接帶著她走,若是沒有這一出,他還能接著傷害過的事,好生的討要一個說法,但如今這樣子,不治罪,就已經是個仁善的君王。

姜清旒看向被攙扶著離開的先后,看向一旁立著的康熙,輕笑著問:“我以后,會這樣嗎?”

還不等康熙回答,她驕矜的抬了抬下頜,曼聲道:“我只有喪偶,沒有和離,您可想好了?”

康熙點頭。

作為頭一個大婚被威脅的皇帝,他覺得挺有新鮮感,也挺有危機感,小喪尸,真的能做出這些事。

“朕知道了?!彼嵵攸c頭。

其實相對于他厭倦小喪尸來說,他更擔心,小喪尸有朝一日會厭倦他。

畢竟當他知道好感度是他自己的時候,他就知道,這涼了。

誰先愛,誰輸。

“今生都是你,沒旁人了?!彼?。

他都想把小喪尸拴褲腰帶上了,若是之前的袖珍狀態,這個愿望倒是能實現。

兩人閑閑的說著話,姜清旒撫摸著小奶虎的下頜,若有所思的看向康熙,半晌才冷不丁的問:“沒有子嗣怎么辦?”

康熙呼吸一滯,這個問題,他有些不想回答。

姜清旒知道,這不能逃避,因為前世的時候,懟人愛生孩子,用的就是你家有皇位繼承,現在愛新覺羅家,真的有皇位要繼承,這個孩子要是生不出,到時候還是會有很多事。

“以后的事,以后說?!彼?。

然而她眼神執拗,顯然不說明白,是不可能的。

“你生不出來,就從幾個兄弟里頭選繼承人?!彼?。

這個問題,打從一開始,他就認真考慮過了。

剛開始的時候,他也在想,小喪尸可能生不出孩子,但是吳家女能,然而若是小喪尸就是吳家女,兩人是一體的呢。

那么這個問題,就不得不考慮了。

最后思考的結果,就是他方才所說,決定若是生不出,就從幾個兄弟的孩子里頭挑。

“倒也不必那么著急,等著孫輩出來吧?!苯屐茧S口道。

這句話一出,康熙眸色登時深了深,這是什么意思,等著孫輩出來,說明兒輩用不上,這代表著他長壽。

一聽這話,他心情舒暢,更加愉悅了。

孩子多,哪里比得上自己長壽來的痛快。

“時間過的真慢?!彼?。

他無比盼望著大婚的到來,俗話說得好,這金榜題名時,洞房花燭夜,都是一等一的好事。

“快不了?!苯屐茧S口應了一句,便看向康熙,半晌才輕笑著道:“別急,未來的日子長著呢?!?/p>

康熙點點頭,牽著她的手,羞澀道:“其實,也沒有那么急?!?/p>

姜清旒剛開始沒有梵音趕過來,后來才想起,他這說的是洞房花燭夜,不禁臉也紅了,嬌嗔的推了一下他。

他肌肉緊實,胸膛寬闊,用手推上去,非常踏實的手感。

和她的弱雞無力,非常不同。

推他的手,被他握住,捧在臉前,輕輕的親了一口。

姜清旒趕緊抽回手,明明是溫熱的唇瓣,卻讓她覺得有些燙手,被親過的地方,熱熱的。

康熙輕輕一笑,看著她嬌媚的臉頰,不禁心生感嘆,誰能想到,他有朝一日,會只想著擁一人入懷,想和她長長久久,白頭到老。

至于其他的可能,那是想都不能想的。

也在頭一次知道了,什么叫,把命都給你,他無限的妥協,所求的也不過是她的眼神,能夠落在他身上,除此之外,別無他人。

“吼?!?/p>

嚴書白往跟前湊了湊,低低的吼了一聲。

姜清旒登時皺眉:“真的?”

嚴書白點頭。

“叫他老實些?!彼?。

作者有話要說:  小天使:再日一, 我就黑化了。

小作者:嗚嗚嗚在日了在日了。拼命點頭.jpg.
你是天才,一秒記?。?,網址..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