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第六十七章 小插曲

早上和聲望散步只是路過商業樓沒有進去,這次總算有機會進去看看。

超市位于一樓。

說是大超市,其實占地也就是那樣,畢竟只服務一個幾百人的鎮守府。是不是內有乾坤不知道,蘇夏更在意的還是趴在超市門口收銀臺玩手機,穿白綠豎條紋短袖制服的美少女收銀員。

從聲望那里聽說,這家超市由日系經營,那么可以肯定是日系的姑娘。柔順的黑發長發,肯定少不了漂亮的臉蛋,身材也相當不錯,至少那身制服穿在身上穿出了鼓囊囊的感覺,姑且排除重巡洋艦青葉號。

在進入超市時,列克星敦在入口處順手提了一個購物筐。

蘇夏看見了,他主動伸出手說道:“列克星敦,給我吧,我來拿?!?p>“沒關系的,我拿就可以了……”列克星敦說著一頓,把購物筐遞過蘇夏。

蘇夏接過購物筐,開玩笑道:“你剛剛不是說‘我拿就可以了’?”

列克星敦含笑道:“那不是為了滿足提督身為男人要照顧女孩子的心思嘛?!弊鳛閮炐愕钠拮颖仨毝谜疹櫿煞虻母惺?,那種只知道讓丈夫休息自己忙活的妻子也不是好妻子,忽略了丈夫“被需要”的心理需求。

“我不是那種紳士?!碧K夏好笑說。

列克星敦回道:“我看你是那種大紳士?!?p>蘇夏總覺得列克星敦話里有話,意味深長,他心想難道是因為他進超市時,望向收銀員小姐姐時第一眼往人家胸前瞄?

你有沒有那么眼尖,只是一瞬間的視線啦。

只要任何一個開竅的男孩子,肯定少不了往美少女那里瞄一眼。那不是“紳士”行為,純粹下意識行為。據說有人做實驗,就算故意控制自己看女孩子時只看臉,但那個視線有時候不是人可以控制的。還是說越控制越在意?

經過貨架時,蘇夏發現那些商品中文的、日文的、英文的應有盡有。不過只要看那些圖片和包裝就知道是什么,午餐肉還是豆豉魚罐頭,番茄醬包裝肯定是紅色的,薯片的包裝肯定是膨脹型的,不過還是有些不認識。

沒有看到經常用的洗發水,然后價格全部都比較昂貴,蘇夏感覺有點頭痛。男人大多好面子,他也不差太多,太便宜不行,太貴的還是算了吧,四位數的洗發水感覺不是用來洗頭發的。

“提督隨便拿,可以報銷的?!绷锌诵嵌靥嵝?。

“還可以報銷嗎?”蘇夏說,“那我就拿最貴的了,最貴的肯定最好?!?p>“可以啊?!?p>“算了,影響不太好?!碧K夏也不知道什么洗發水比較好,隨手拿起一個中等偏下價位的洗發水,好奇問,“我作為提督報銷的話,是不是自己寫條子自己簽字?”

“嚴格意義上來說鎮守府可不是提督一個人的,而是提督和艦娘共有的?!绷锌诵嵌卣f,“按照流程,就算是提督也必須找財務簽字哦?!?p>“財務是誰?”

“你是不是太不管事了?”列克星敦說,“財務方面主要由威斯康星管理?!?p>“威斯康星?”蘇夏念叨著那個名字,他有一種感覺,那姑娘很能搞事,遇到她絕對會被折騰一番。

列克星敦看到蘇夏拿的洗發水,問道:“提督喜歡這個嗎?”

“我隨便拿的,感覺什么洗發水也差不多吧?!?p>“提督,我可以摸摸你的頭發嗎?”

“可以啊?!碧K夏說,他明白列克星敦想要摸他頭發的原因,弄清楚他的頭發發質,為了幫他挑選洗發水……就是這一分鐘過去了還沒有摸完嗎,尤其像是撫摸寵物一樣的方法,他忍不住問,“還沒好嗎?”

“我也不是太擅長,所以用的時間多一點?!绷锌诵嵌夭粍勇暽栈厥?,從貨架上拿起一瓶洗發水,價格中等,“我推薦提督要這個?!?p>“那就這個吧?!?p>接下來從洗發水到洗面奶,再到沐浴露,還有牙刷和毛巾什么的,統統是列克星敦推薦的,蘇夏就是一個提線木偶。日常用品是買好了,但既然來了超市,理所當然沒有那么容易離開,零食區一定要看看。

他們前往零食區,蘇夏突然看到一個熟悉的人,他說道:“列克星敦你先選一下,我有點事情?!?p>蘇夏放下購物筐,朝著腳邊放著購物筐,正站在貨架邊拿著什么仔細看的短發少女走,喊道:“瑞鶴?!?p>瑞鶴不是在超市守株待兔,她純粹就是想要買一點零食來的超市。不知道這款從來沒有吃過的餅干味道怎么樣,咸的還是甜的,看不懂包裝上面的俄文還是法文。此時突然看到在意的人出現在身邊,愣了一下。

瑞鶴很快回過神來,不咸不淡回道:“提督?!?p>蘇夏之所以找瑞鶴,沒有什么其他的原因,當然他是很喜歡瑞鶴的,主要還是為了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他喝醉了,陸奧拜托瑞鶴一起扶他回家,他卻以為是做夢非禮人家瑞鶴。

蘇夏其實一直在猶豫,要不要道歉,還是當做無事發生避免尷尬。想了好久還是決定要道歉,不過即便如此還是有點不好意思,遲疑道:“那個……”

“什么事?”瑞鶴放下餅干,又拿起一盒蛋糕看起標簽,表現得毫不在意的樣子。

“就是,昨天晚上的事情……”蘇夏沉默了一下說,“抱歉啊?!?p>瑞鶴又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某個人趴在她身上口口聲聲亂七八糟的話,還動手動腳動嘴。她當然是超在意的,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回答。她放下蛋糕,又拿起另一種款式的點心,想了想平淡說道:“要不是看你喝醉了,我就打人了?!?p>“真的,喝醉了,迷迷糊糊的,還以為是做夢?!碧K夏解釋。

“做夢就可以了?”瑞鶴問。

蘇夏一時無言,吞吞吐吐:“那個,做夢的話,怎么說,瑞鶴那么漂亮嘛……”

“好了,我知道了?!比瘊Q再次放下那個點心,蹲到地上看貨架下層。

提督肯定是喜歡自己的,不喜歡的話,做夢也不會動手動腳吧。就是喜歡提督,有什么不好承認的。陸奧為了得到提督,居然做出灌醉提督的事情,我也可以。被動等待什么也沒有,一定主動出擊,瑞鶴下定決心,她可不是傲嬌。

瑞鶴站起來,又拿起一個什么零食看包裝,輕輕靠著貨架,說道:“口頭道歉就可以了,天底下有那么容易的事情……你真的想要道歉的話,等一下請我吃夜宵?!?p>“等一下可能不行……我和列克星敦來的?!碧K夏遲疑著說,他考慮的是購物還沒有結束,還有單獨請瑞鶴夜宵道歉比較好吧,話說列克星敦和瑞鶴的關系不簡單吧,至少歷史上列克星敦號由瑞鶴號擊沉的……其實還是驅逐艦菲爾普斯號給予的雷擊處分。

原來沒有注意,瑞鶴一轉頭看到站在不遠處的列克星敦。尷尬,一瞬間感覺臉紅透了。接著不等蘇夏提議等把手頭的事情處理完了,晚一點可以請客夜宵,或者是改天,她說道:“那就這樣吧。我還有事,先走了?!?p>瑞鶴放下手上的零食轉頭就走,往收銀臺走,準備結賬完趕緊離開,突然發現收銀臺沒有人。

今天晚上擔當收銀員的黑發少女不知道從哪里跑出去,說道:“鼓起勇氣邀請女神,誰知道她和男朋友在約會……不對,邀請男神,誰知道他和女朋友在約會……可憐的瑞鶴?!?p>“你給我閉嘴?!比瘊Q氣急敗壞,她到現在還感覺尷尬,“你居然偷聽我們對話?!?p>“沒有,我就是剛好路過?!焙诎l少女說,“呃,瑞鶴,昨天晚上發生了什么事情,提督要向你道歉?!?p>“什么也沒有發生?!比瘊Q提起袋子,“還有我不是什么鼓起勇氣,就是隨便邀請一下……列克星敦是婚艦,我也是婚艦,我們是平等的……懶得和你說,我還有事走了?!?p>黑發少女眼看著瑞鶴提著袋子離開,她喊道:“你還沒有付錢?!?p>“我不付,你來打我啊?!比瘊Q回頭。

“不付就不付?!焙诎l少女嘟嚷。

與此同時,列克星敦眼看著瑞鶴離開,走到蘇夏旁邊,問道:“瑞鶴怎么突然走了?”

“我也不知道?!碧K夏回答,他真的沒搞懂情況。

列克星敦想了想,想不出所以然:“不管她了吧,我們繼續買東西?!?p>小小的插曲結束,他們繼續購物,買好日常用品,順便買點零食什么的。

走出超市,列克星敦問道:“提督準備現在回去,還是到處逛一下?”

“隨便了?!?p>“既然來了,那就逛逛吧?!?p>“可以啊?!碧K夏其實真有心逛逛,原來只是下意識回答。

“去哪里?”

“我不知道,隨便走走吧,不一定要去哪里?!?p>“那就走吧?!绷锌诵嵌卣f。

商業樓從外面來看只是一棟很普通的樓,當然由于貼著幕墻看起來十分漂亮、現代化一點也不普通。但從內部看,商業樓是一個“O”型或者說“口”形。他們站在中庭,二樓、三樓有許多人扶著欄桿看著他們。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