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三十九章霸總,你今天綠了嗎(7)

“你讓我下車我就下車???我還要不要面子了?”大佬雖然嘴硬,但還是很自覺的松開安全帶、開門、關門一氣呵成。

毫不拖泥帶水。

“二狗我是不是很沒有骨氣???”大佬說這話的時候,順手摸摸口袋。

好在錢包帶出來,手機也在,安全感瞬間爆棚。

骨氣那是什么?

我剛才說什么了?

忘了,忘了。

【落落小姐我就想問你,你每天除了吃就是睡,也不和我**好關系,你怎么帶著我爸爸走康莊大道???】

碎神號已經急的直跳腳了,偏偏大佬充耳不聞。

上一個世界,雖然艱難,但好歹沒有外力影響啊,怎么也是大佬和它爸爸兩個人。

就算兩兩相厭也架不住青梅竹馬、日久生情啊。

可是這個世界不一樣啊。

偏偏大佬一點要好好完成任務的覺悟都沒有。

這就很傷了。

“我倒是想現在就英勇就義啊,可是你不讓啊?!贝罄兴镭i不怕開水燙。

這個世界這么艱難,她想買塊豆腐撞死一了百了。

【小落落啊,你不能破罐子破摔啊,你要想辦法讓我戰神爸爸和你齊眉案舉啊?!克樯裉柗畔律窀窨嗫喟笾?。

“那天你也親耳聽到了,你爸爸說把我脫光了都硬不起來,而且你戰神爸爸還嘗試了,但是他失敗了,你爸爸應該有病看病?!?p>碎神號怎么聽大佬這話,有著滿滿的幸災樂禍啊。

也許這個世界,他爸爸真的不行了。

大佬才不管碎神號的哀傷,慢吞吞的從報亭里買了一瓶冰鎮的紅茶還有一份當地的報紙。

嘖嘖,流氓不可怕,可怕的是流氓有文化。

看大佬一絲不茍煞有其事的看著報紙。

【小落落你確定你能看懂嗎?】碎神號忍不住懷疑狗生了。

“上面的模特很好看鴨?!贝罄忻娌患t心不跳的指著報紙上穿著比基尼的美女說道。

大佬可是記得這個世界陸一一還有個拐點呢,這個當紅明星在這次代言林氏集團產品時和林不凡又玩起前后插入的**。

兩人不僅夜不歸宿還經常給狗仔拍到親密無間的視頻。

網上不知道那路人馬買的水軍都紛紛站在當紅明星的這邊,說他們郎才女貌,那個女星也大有進駐豪門的偉大目標。

一方面哭唧唧的說不要名分,只要能遠遠看一眼林不凡幸福就好。

一面又私底下不是約林家的人出來刷好感,就是約陸一一出來道歉。

**一時嘩然。

吃瓜群眾更是樂此不疲的捕風捉影。

這也直接導致陸一一這次懷孕,最后因為傷心過度而讓肚里的胎兒中道崩殂,此后一年多的時間陸一一又故技重施,哭哭啼啼來到宋軍身邊療傷。

正如沐春風的林不凡自然喜樂見聞,干脆和那明星明目張膽的雙宿雙飛,可是一年后宋家集團經濟突遇全球寒流需要借力陸家。

畢竟陸家這一年來在宋軍的扶持下已經今非昔比,不僅躲過了忽如其來的經濟危機,還抓住先機步步高升。

另一方面,野花養時間長了也就變成家花了。

林不凡覺得家花的她,忽然不香了。

林不凡又理所當然的拋棄那明星。

又用苦肉計,又用美男計的,陸一一又在林不凡連哄帶騙下,歡天喜地收拾衣物夫妻雙雙把家還。

宋軍就是在他們反復折磨下人性越發的扭曲了,以至于能兇殘到那地步。

【女星:莊凌】確實有這么一出,要不是大佬提起,碎神號都要忽視了。

【大佬這可怎么辦???】碎神號更加的憂郁了,一個陸一一,大佬已經忙的焦頭爛額,想不到還有個紅茶婊,這下大佬真要人仰馬翻了。

“自然是千方百計讓陸一一成功生下這個孩子鴨?!贝罄姓f著往商場里走去。

【那你倒是想辦法啊,別只顧著買東西吃啊?!克樯裉柤钡牧H不認。

“笨二哈,我才不是去買東西吃呢?!标懧湫ξ恼f著。

等大佬抱回一堆火辣辣的衣服出來的時候,碎神號只覺得辣眼睛,毀了三觀,它剛才還說女星莊凌是紅茶婊。

看了一眼大佬買衣服的品味,碎神號覺得莊凌那個比基尼還是挺保守的。

系統壓住蹦蹦亂跳的心臟,小心翼翼的問道【小落落,你這是有什么打算啊】可別有啥打算啊,這他媽太嚇人了。

“我要扔掉那一柜子的菟絲花的衣服,要穿顏色艷麗的,款式大膽的,我要穿火辣辣的?!贝罄泻V定的說著。

給我一個套馬的漢子,他威武雄壯。

【你這是想干嘛?】碎神號瑟瑟發抖,大佬有所行動,它應該很開心才對啊,怎么隱隱有著不祥的預感啊。

“勾引林不凡?!贝罄幸豢谕履粋€釘。

【不,不,落落小姐我們要阻止宋軍黑化就好不是要勾引林不凡啊?!克樯裉栍逕o淚。

它戰神爸爸頭上帽子啊、、、、、

“二狗這你就不懂了,這一招叫釜底抽薪,只要林不凡不和莊凌勾搭在一起,陸一一就能成功生下孩子?!?p>“她成功生下孩子,在林家的地位就固如金湯了,如果林不凡敢胡作非為的話,林家那些長輩會坐視不理?”

有錢人家不是最講究傳宗接代?

血脈傳承!

碎神號點點頭,大佬的辦法也不是一無是處啊。

可是:、、、、、它還是覺得哪里不對。

大佬興高采烈的抱著那些花花綠綠,沒幾塊布料的衣服回到宋軍的別墅。

碎神號還天真的以為大佬會因為臉皮薄而無家可歸流落街頭呢。

想不到大佬就當自己早晨出門逛街去了。

這該買的都買了自然就滿載而歸了。

別說碎神號是這么想,就連一向決算千里的宋軍也是以為哭哭啼啼的陸落這次肯定不好意思再回來了。

畢竟他的驅逐意味那么明顯。

要點臉面和尊嚴的人都不好意思再回來了。

這下耳根終于清靜了。

但是一抬頭看到大佬居然踩著十厘米的高跟鞋,穿著一件齊C小短裙,涂著血紅指甲,那深紅色口紅涂滿了雙唇。

如同剛喝完一碗鮮血的妖怪,她神采奕奕的回來了。

大佬目不斜視的從宋軍身邊走過,那氣場,仿佛她才是這里的主人。

碎神號都忍不住要鼓掌叫好了。

這臉皮厚的。

嘖嘖、、、、、、

大佬回到房間,把高跟鞋一甩,這啥鞋子,痛死老娘的腳了。

光著腳丫的她把一柜子菟絲花的衣服一股腦塞到垃圾桶。

陸家的人以為宋軍喜歡陸一一人畜無害的裝扮,在送她來宋家的時候給她買了一柜子和陸一一一模一樣的衣服物品。

甚至還有很多是陸一一不穿了的舊衣服。

大佬拍拍手:搞定,她陸落可是有血有肉的人才不是那個菟絲花不倫不類的影子。

她一定要摒除這些陋**從自我做起。

踮起腳尖就能靠近陽光。

勤快的大佬把整個房間都清理了一遍:該扔的一股腦都扔了,本來滿滿當當的房間,瞬間空曠了不少。

她環視了一下房間的擺設,心滿意足的拉開窗簾,陽光照進來的感覺真好。

她一定要全力以赴拿下林不凡。

碎神號卻哆哆嗦嗦,它爸爸的頭上要開始長草了。

這個世界會不會涼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