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577光年

漢克不解的看著他,“你怎么了?”

“我可以直接問她!”彼得急急忙忙將艾莉西亞可以“投影”到地球的事兒說了一遍。

查爾斯很感興趣,“是直接投射到鏡子上,而不是在你的腦子里?”

“en-en?!北说脫u頭,“就是投射在鏡面上,就像……就像視頻對話!”

漢克想了想,“這是她的能力,天哪!這么說,她的能力超乎尋常?!不過也是呢,永生不死的變種人我們見過,但他仍然是有弱點的,他的肉-體不是永生的。艾莉西亞不一樣,我們到現在也沒弄明白她屬于什么類型的變種?!?/p>

“誰?誰也能永生不死?”彼得問。

查爾斯想起某個差點弄死他的變種人,臉色陰郁了幾秒鐘,很快微笑,“那不重要。艾莉西亞能投射一次,就能投射第二次。讓她告訴你坐標,我們來看看要怎么把你送過去?!?/p>

彼得頓時覺得天清氣朗,似乎天底下再沒有什么能成為他和艾莉西亞之間的障礙了。

*

托尼·斯塔克心頭微微苦澀。

只有無牽無掛的年輕男孩才有足夠勇氣勇往直前,不畏懼任何險阻。

彼得可以放下一切,追隨艾莉西亞,而他自己呢?

他搖搖頭,他做不到,他的羈絆太多,牽掛太多。他有員工要考慮,雖然可以讓佩珀當CEO,而她一定能做得很不錯;還有復仇者聯盟,這他可沒有辦法不管不顧,一走了之,他肩頭負擔的是整個地球的安危。

他焦躁不安,想著大衛出現在馬里布別墅門外,他是有多么驚異和驚喜:艾莉西亞沒有忘了我!

甚至還很得意:瞧!她最愛那個男孩,可她沒有孕育彼得的孩子。

他愚蠢的認為自己總算贏了一次,但——

他想著大衛這孩子可以算是心思深沉了,他從來沒有提過自己還有弟妹,直到阿西莫夫監控到一個孩子出現在帕克家門口。

他嘲笑自己的天真,還以為自己總是被珍愛的那一個。但現實——噢不,是艾莉西亞,給了他重重一擊。

“Daddy?!?/p>

他收回思緒,“大衛?!?/p>

大衛從書桌前的椅子上下來,“這些我學完了?!?/p>

“有什么不懂的嗎?”

“沒有什么不懂的,網絡上什么都有,公開課非常棒?!?/p>

托尼微笑,“那很好。我想你不需要去大學念個學-歷-證-書……或者,媽媽說過什么嗎?有關你們的將來?”

“她沒有說過?!?/p>

“她會來接你們嗎?”

“我想會的。她說過將來等我們長大了——”大衛皺起小眉頭,“她說會來看望我們,她的‘時間’概念跟地球不一樣,也許會很快就回來,也許會過很久?!?/p>

“她說過她跟仆人人類不一樣嗎?”

“她說過。她永生不死,也不會老去。但她不知道我們會不會遺傳她的——‘能力’,我是說,她總不能把我們殺了吧?”

托尼扶額,“她不會?!?/p>

“她是怎么發現自己不會死的?”

“這我不知道,她也沒說過?!?/p>

大衛很驚訝,“你怎么不知道?我以為你無所不知?!?/p>

“我是知道很多事情,在某種意義上我確實‘無所不知’,但我不知道她的很多事情?!焙⒆涌傄詾楦改覆凰荒?,直到長大才發現父母并不是神。大衛的覺悟來得太快了,也太早了。

大衛想了好一會兒,“你們不能理解她?!?/p>

“我想是的?!?/p>

“她肯定不是地球人類?!?/p>

“我想,是的?!?/p>

大衛出神了一小會兒,“她也許會死?!?/p>

“也許?!?/p>

“‘死’是什么意思?在阿斯加德,人們幾乎不會死,我從來沒有見過有人死去?!?/p>

“那是你還太小,沒有經歷過‘死亡’。人經歷死亡會突然長大,尤其是父母……”他撫了撫大衛細軟的金發,“阿斯加德人有地球年5000年的壽命,在地球人類看來,他們就是‘神’,是不死的?!?/p>

“但他們也是會老的,奧丁就很老了?!?/p>

“你媽媽是超越地球人類和阿斯加德人類的——物種。如果你遺傳了她的基因,那么,你也會像她一樣不老不死,而我,再過幾十年我就會死去?!彼袂榛秀?,想著自己的一生難道就要這么過去了嗎?沒有愛人的陪伴,孩子也不知道能在身邊待上幾年。

他傷感起來,“你知道人類為什么需要生育后代嗎?”

“知道。為了延續種族,為了延續基因?!?/p>

“不是,是為了愛?!彼种篙p動,碰了碰大衛的小臉,“我曾經想過要是有我和艾莉西亞的孩子,他會長什么樣子。你很像我小時候,幾乎一點都不像她,要不是……我已經檢測過你的DNA,說不定會以為你是我的**體?!?/p>

“媽媽說她的**體有缺陷,不能復制她的能力?!?/p>

也就是說,正因為如此艾莉西亞不能簡單的復制她自己作為基因的延續。

這完美的解釋了她為什么會需要一顆精子。

他能理解大衛的出生,也能理解安吉拉的出生,但是,斯露德到底是怎么回事?據他所知,艾莉西亞跟索爾沒有什么關系。

試圖理解艾莉西亞的想法是不可能的。

托尼沒有繼續為大衛解釋“死亡”的概念。大衛知道死亡是什么意思,只是從來沒有經歷過什么人的死亡。

孩子要經歷身邊之人的死亡才會明白那到底是什么意思,如果是至親的死亡,或許會很痛苦。

他不確定大衛是否能體驗到這種“失去的痛苦”。

*

“托尼,托尼?!?/p>

像是在夢中,但太清晰了,又不像只是一個夢。夢中的艾莉西亞跟一年前她離開時沒有什么不同,看上去仍然只有16、7歲,一張過于稚嫩的臉,一張過于美麗的臉。

“照顧好我們的孩子,”她說:“我可能很快就能回去看望你們,但別告訴大衛?!?/p>

她的笑容恬靜又優雅,“你想我嗎?”

“想你,在夢里也一樣想念你。你好嗎?”

“我很好?!?/p>

“你會帶走大衛嗎?”

“會的,將來,某一天?!?/p>

“我不能留下他嗎?”托尼難過的問。

“抱歉,不能。托尼,”她停了一下,又笑,“我不知道能說什么,也許說什么都會讓你難過。他是我的繼承人,不是你的繼承人?!?/p>

這正是他最擔心的一點,他不僅沒法“擁有”她,連他們的孩子也不能“擁有”。說白了就是一個工具人嘛,除了是大衛的一半基因的貢獻者,別的什么都不是。

他驚覺這是非??植赖囊患虑椋核?,斯塔克企業的老板、最大股東、億萬富豪、天才、花花公子、超級英雄,居然得不到一個女人,說出來根本沒人相信!

*

彼得知道自己在做夢。

那是什么地方?一大片一大片的花海,都是地球上不曾有的花卉,五色斑斕,當然在他的人類的視網膜看來,沒有特別奇怪的顏色,不管在哪個星球,光譜應該都是差不多的,視網膜接收到的顏色都是一樣的。

天空中是5顆大小不一的月亮,當然科學的說法應該是“衛星”。

太陽倒是只有一顆,很明亮,但感受不到熱量。

畢竟,是夢。

艾莉西亞穿著一條白色的長裙,樣式奇怪,材質奇特,但很美,人更美。

穿著地球上的T恤牛仔褲的艾莉西亞是個美少女,美貌,但可能因為記憶是會變模糊的,即使天天看著她的照片,記憶仍然會磨滅,記憶中的映象會變得普通?,F在的艾莉西亞,從任何一個方面來說,無限接近于“女神”。

“這是我自己的星球,你喜歡嗎?”

“喜歡?!?/p>

“將來,你可以到這兒來,這里還沒有人居住,我們可以成為亞當和夏娃?!?/p>

他激動得要命,“是嗎?我可以嗎?可我要怎么過去呢?”

“我會去找你,帶你過來?!?/p>

“你在哪里?”他還記著有一項重要任務,忙問:“你有坐標嗎?”

“坐標?有,但不是以地球為觀測點的坐標?!?/p>

這確實是個問題,假定地球是X軸與Y軸的中心交叉點,A星系在第一象限,B星系在第三象限,但你要挪動交叉點,就不好說兩個星系是否還在原來的象限范圍了,交叉點的選擇不同,坐標也不同。更何況宇宙是立體的,坐標數字會更復雜。

“你是想知道怎么從地球到這兒嗎?”

“是。你在哪里,我就去哪里,我不想再這么跟你分隔在宇宙的兩端了?!彼Σ蛔屪约嚎蕹鰜?,“我受夠了!我們都有孩子了,可我都不知道你還會不會回來!”

“照顧好安吉拉?!?/p>

“我會的?!?/p>

“我還有一些事情沒有做完,我要等到完全沒有危險了……這很難,但總會有這么一天的?!?/p>

“我想見你。我要見你?!本髲姷纳倌昝蛑?。

“你這不是已經見到我了嗎?”

“那不一樣。你瞧,”彼得伸出手,想要抱住她,但手臂從她的“身體”穿過。他不太能分清是她是虛影,還是自己是虛影?!澳闱?,我都沒法抱抱你?!?/p>

“會有那么一天的?!彼谒缴陷p輕吻了一下,就像是一個真正的親吻。

他閉上眼睛。這感覺太真實了,就像她真的在親吻他。

這個夢如此美妙,他簡直不愿醒來。

*

早上6點,AI管家星期五喚醒了他。

“帕克先生,我接收到了一組數據?!?/p>

“什么數據?”彼得打著呵欠。

“一組星系坐標數據,我需要一些超級計算機的優先接入權限?!?/p>

“你不能直接接入嗎?”

“不能?!?/p>

“阿西莫夫呢?”

“他也不能,但我可以問問他?!?/p>

“她在哪兒?”

星期五在浴室的玻璃上顯示出一幅星系圖,“蜂巢星團?!?/p>

“蜂巢星團那么大!”彼得不滿的嘀咕。

“我需要超級計算機來運行算法,計算相應的坐標我的速度不夠快,我不是專門用來計算的機器?!毙瞧谖迦岷偷恼f。

“我來給斯塔克先生打電話,問問他該怎么辦?!?/p>

*

托尼·斯塔克弄來了美國億萬級超級計算機“山脊”的接入權限,只能用5分鐘。巨型計算機的運算能力無比強大,5分鐘之內便計算出了以地球為中心點的坐標。

從地球到蜂巢星團,是577光年。

*

彼得激動得要命,在客廳里走來走去,“她離我不遠,只有577光年而已!”

漢克打著呵欠,“別激動,彼得,接下來我們還要看看圣殿法師是否愿意、是否能夠開啟一個這么長距離的蟲洞?!?/p>

“我想那不是問題!艾莉西亞說過,圣殿法師是在蟲洞上開一個入口,切入的是空間,所以理論上只要知道坐標,他們能去宇宙中的任何地方!我是說,任何!”

“我以為‘多維度’指的是時間和空間?!?/p>

“但按照時間的概念,實際上你不能‘回到過去’。你一旦‘回到過去’,就在時間流中開啟了一個新的支流,出現了一個新的‘宇宙’,就不再是你的宇宙了?!?/p>

“這只是理論,沒有人驗證過。這是個悖論。我看,你不需要我了?!睗h克沉思片刻,“但是,我有疑問,你怎么知道這組數據是艾莉西亞給你的,而不是——她的敵人?你說過她有危險,而你是她的弱點,難道不會有人——外星人知道你的存在,于是想要利用你來給她設下圈套?”

彼得一下子愣住了,“會嗎?”

“她說了會給你數據嗎?”

“——沒有?!彼€真的沒有說過會給他數據。

“而且,聽你說的,你在夢中見到她,你確定那個真的是她嗎?”

彼得呆住了,遲疑的說:“不能確定?!?/p>

漢克攤手,“你做了一個夢,星期五接收到一組來源不明的數據,然后你就準備真的去577光年之外的外星球了?怎么看都是一個不可靠的決定?!?/p>

彼得的好心情突然消散了,不安的問:“會嗎?”

“她是變種人,能力接近無限,接近‘神’,能成為她的敵人的人,一定也同樣能力極為強大,我甚至都不能想象她的敵人會有什么能力,沒準——我說不好,你看,像琴是可以復活他人的,當然也能輕易的殺死他人;旺達的能力還沒有完全開發,但她好幾年前就可以毫不費力的抹去一座小城,現在應該更為強大;埃里克的能力其實不僅僅是操控金屬,如果給他一個合適的著力點,他可能能夠移動地球,改變地球公轉軌道。他們三個人即使在外星球也會是超人的存在。艾莉西亞的能力在于她只用意念就可以做任何事情?!?/p>

漢克打了一個響指,“她可以就這樣,輕輕松松,消滅對手。所以你想過嗎?能給她的生命造成威脅的人該多么可怕!”

安吉拉出現在客廳門口,“Papa?你要去見媽媽嗎?”

“是的?!北说眠^去抱起他,“媽媽告訴我她在哪里了,我就要去見她。你說好嗎?”

“嗯!”安吉拉用力點頭,“我也能去嗎?”

“你也能去?!北说迷谒∧樕嫌H了一下,“但Papa還不能確定是不是媽媽給我的坐標,如果是想傷害媽媽的壞人怎么辦?”

安吉拉一臉疑惑,“什么?”

“有人想傷害媽媽,他也許找不到媽媽,所以——”彼得覺得跟一個小孩子解釋這種問題可能太復雜了,安吉拉未必能明白。

“別擔心,Papa,我會幫你問問媽媽。媽媽說只要我跟她說話,她總是會聽見的?!彼е职值牟弊?,也在爸爸臉上親了一下。

漢克微笑看著這對不像父子的父子,頗為奇怪為什么彼得臉色忽然變得煞白,緊接著他便吃驚的看著彼得倒了下去——

倒在地板上!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