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第四十七章 誰搶了誰

袁曉峰如此簡單就簽下血印,是劉奎等四人始料不及的。

一直到離開怪妖林,一行四人祭起修為,馬不停蹄的重新回到云龍峰上,這才心有余悸朝著那處方向眺望一番。

他們所處之地乃是一方涼亭,信義行便在此亭西行百步之外。

感覺終于回到自己的地盤,持鋼鞭者薛亮如釋重負一般,一屁股坐在石墩上,雙手往桌上一趴,一副死豬上岸的姿態。

“劉師兄,今日也契約簽的也太容易了,我老是感覺,袁曉峰這家伙簽的太痛快,這里面怕是有什么陰謀?!?p>手握長劍,頭挽藍色綸巾的戴世高也頗有同感,張嘴說出心中疑惑。

“以往咱們搶別人東西,逼迫他們繳納保護費,簽了貸款契約,都有一種搶了人之后的成就感。

可今日,在這小子身上,我感覺到,好像自己是被他搶了,練了這么久的逼迫本領一點都沒能施展出來,反倒感覺很失落……

你見過被人搶東西,一點都不反抗,而且還好像見到親人一樣慷慨解囊的人么?至少我沒有。

另外,當劉師兄祭出血印,要他按下靈魂痕跡的時候,他簽字操作熟練得簡直叫人心顫。那可是血印,一旦加入精血和魂力,便如同立了道誓一樣。

一旦他有了毀壞契約的念頭,又或者跟別人透露了契約此事,血印立即就會將信息和訊號傳回劉師兄那里。

這契約就如同跗骨之蛆一樣,除非他靈魂強大到血印承受不住才會崩滅,要不然,一旦他不能及時償還靈石,屆時將會飽嘗萬蟻噬心之痛!

這么可怕的東西,換做是我,就算**也不會立下??伤?,太干脆了……”

“是啊,他被搶的也太配合了。以前搶靈石之時,哪一個不是在被揍得屁滾尿流之后才流淚妥協?

可他呢,像是怕咱們不要,怕咱們反悔一樣,太過積極了。他嗎的,比起老子這個老油條都看著熟練。今天這事,我怎么想也感覺不踏實……”

另一位之前埋伏時藏在樹冠上的弟子陳桓,也加入討論。沙包大的拳頭一往石桌上捶,厚重的漢白玉石面都有些似乎承受不住。

他們能想到的,劉奎會想不到?

他想的遠遠比他們更多,心里的不安,在這三人的牢騷吐悶下,越發濃郁了。

“是啊,今天這小子表現得太反常了,我懷疑,他手中是有著什么強大的倚仗。

方才辦完事后,我之所以會立刻率領你們撤走,防的就是突生變故。要不是怕陸羽升那個老雜**被他召喚過來,我才不會放著那四十多塊靈石不拿呢!”

四十塊靈石??!

想到自己走得匆忙,連袁曉峰掏出來的供奉都沒拿,他心都快要滴血。

說罷,或許感覺到自己是這三人的核心,一味將假想敵的能力放大有損自己威嚴,片刻后,又忙補充道。

“不過也不用擔心,既然他敢簽下血印,那本師兄也就有了制裁他的底牌。任他萬般能耐,終究擋不過本師兄一紙契約!

七日一過,本師兄便帶你們找他去收利息去!

三百五十塊靈石,想想都美??!”

……

片刻后,袁曉峰運氣調息,慢慢恢復了過來。

臉色雖說還有蒼白之意,但總的來說,卻已經又能釋放出凝氣三層所儲備的精純靈氣了。

今日之事,對他來說,可能是禍端,也可能是福緣。

若是自己被這契約壓倒,沒有與之抗衡的本事,那日后,可能就完全淪為信義行的還貸工具了。

可要是自己能另辟蹊徑,先給那群該死的家伙一點甜頭嘗嘗,放長線釣大魚,那到時候,自己所能收獲的,可就遠遠不止幾百,幾千塊靈石了!

一想到這,他忍不住利用當日從玄虛寶鑒中弄來的魂玉,滲入一團靈識,試著用如同游絲的靈線,與虛無空間中那只花豹溝通。

一股無形波動,在肉眼看不到的地方凝聚波蕩,直到撞擊在玉鼎峰上空被太陽散射出一片七彩光澤之地,立刻受到反彈,發出一陣輕微風鳴。

闊別多日,那頭蔫兒不拉幾的花豹,在養精蓄銳下,那不可一世的氣焰又重新恢復了過來。

此時它正在慵懶的趴著睡覺,細長的須子乍在半空,鼻子翕動,發出舒泰的輕輕鼾聲。

一道如同針芒的銀光帶著紅點,悄無聲息的接近,噌的一下自它后腦勺部位扎下,一股難以言喻的靈魂痛意,登時就叫它頭皮發麻,四肢靈氣猶如凝固起來!

“怎么回事?為何本豹會感覺到如此刺痛!是哪個天殺的又來給本豹搗亂了!

等本豹徹底恢復了實力,再吞噬一點老妖怪殘留下的元嬰之力,你們這群老烏龜,非得被老子打得屁滾尿流不可!

嗷吼!”

一聲獸吼狂暴的發出。

可這吼聲也僅僅就是持續了不到三息,剛才張口,猛然間,它卻發現,這剛剛刺痛自己的銀光,有一點莫名熟悉,并且莫名危險的氣息傳來!

一個令它這幾日氣的咬牙切齒的煞星,猛然在它眼前一亮!

“是……是他!”

袁曉峰的聲音隔著魂玉,無孔不入的傳過來。

“小花花,今日,休息的如何啊……”

花豹渾身豹毛根根乍立,像被雷電擊中一樣,毛骨悚然。

“你……你……你怎么會找我……”

聽到這一聲,袁曉峰楞了一下,不過很快,在察覺到豹子對自己的突然造訪有些不感冒,他就決定再度恢復強硬口氣,語氣一時冰冷下來。

“怎么,沒事就不能找你這個二弟聊一聊么?”

豹子如墜冰窟,恨不得用趾爪抽自己一下!

犯賤??!

自己好端端的招惹這個煞星干嘛!

心頭悔意如潮水蔓延。

下一瞬,它立刻變得畢恭畢敬。

“嘿嘿,我的好大哥,您瞧您把話說哪里去了。我就是個弟弟,大哥找我,那是小弟的福氣。剛剛,我不過是在跟您開玩笑,別當真,別當真。嘿嘿……

不過話說回來,大哥今天找小弟,是有什么事么?”

臨了,匆忙賠笑幾聲。

感受著豹子快速消滅的敵意,袁曉峰大為滿意,這才慢慢張口將事情問了出來。

“小花啊,你乃是玄虛寶鑒的器靈,想必,靈魂力量應該很強吧?”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