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第030章 二更

陸英嘗試說了段單口相聲。

段子不長, 是她自己編的。

里面加了些她感興趣的元素。

宇宙。

她盡量把學術上的詞語,用淺顯的方式講出來。

效果竟然意外得好。

相比陽春白雪,在座的人其實都更喜歡通俗些的節目。

陸英的相聲剛好戳中了他們的點。

一群相貌狂野的人笑得合不攏嘴。

都夸這是今天晚上看到的最好節目。

曾佳慧氣得臉都扭曲了。

本來想今天晚上大出風頭。

哪兒成想風頭都被陸英搶去了。

她到底是哪兒來的1000瓦大燈泡啊。

怎么大家的關注點總能都匯聚到她的身上。

陸英回到位子上, 繼續吃剛才沒吃完的鴨腿。

曾佳慧起身湊到她身邊, 笑道:“我們交個朋友吧,我爸是曾氏安保集團的老板?!?/p>

陸英:“......”

哈, 這個女人會變臉嗎?

剛剛一直在瞪她, 對她翻白眼。

怎么突然跑來笑著交朋友了。

在末世摸爬滾打過來的經驗教育了陸英。

會變臉的人,都是不值得相信的。

她不禁把手伸下去, 捏緊了自己的錢包。

見陸英沒有回應,曾佳慧繼續說道:“你平常都喜歡干什么?唱ktv?泡吧?”

陸英:“我喜歡看書?!?/p>

曾佳慧:“言情?”

陸英:“論可持續發展對化學的挑戰?!?/p>

曾佳慧:“......”

這是什么東西?

是高中生看的嗎?

陸英:“你不懂?”

曾佳慧一臉懵逼地搖頭。

陸英嘆了口氣:“你連這個都不懂, 看來我們沒有共同語言, 做不了不朋友?!?/p>

被陸英惋惜地看著,曾佳慧覺得自己宛如智障。

氣死人了!

難道這是在嫌棄她智商低嗎?

曾佳慧立刻冷下臉, 轉頭回去座位上。

一旁有個圓臉女生湊到陸英耳邊,小聲道:“你幸虧沒信她, 曾佳慧老是這樣,每次看誰不順眼, 就故意和她做朋友,然后再借機搞她,讓對方有苦說不出。前兩年來的女孩子里, 有不少被她這么欺負了?!?/p>

陸英:“......”

這么心機, 搞宮心斗嗎?

圓臉女生對陸英自我介紹:“我家是搞物流運輸的, 你呢?”

陸英回想三聯商會的業務。

好像什么都做,所以也說不上來具體做什么。

陸英:“什么都做點,都是小生意?!?/p>

圓臉女生點頭笑道:“既然都是小生意,那我們應該差不多啦?!?/p>

“嗯, 算是吧?!?/p>

陸英隨口應道。

眼看著手里剩下的醬鴨腿要涼了。

她有些著急。

怎么這里的人聊天打趣表演節目。

就是不肯好好吃飯。

先把桌上的飯菜吃完再干別的,不行嗎!

想到這里,她大咬了幾口把鴨腿吃完。

總算舒服了一點。

-------------------------------------

小鎮夜里的風很涼。

但風景確是出奇得好。

各個路口都有街燈。

釋放出微弱的亮光。

把隨處可見的紅葉,照出了一抹抹迷離而神秘的光彩。

晚宴結束后,陸英和陸又彥、祁峰走出來消食。

繞著小鎮逛了一圈,又餓了。

便站在一家燒烤店的門口,吃烤串。

陸又彥花錢。

陸英和祁峰敞開了肚子吃。

當叫到第四百串時,陸又彥眼看陸英還意猶未盡的樣子,擔心地問道:“你吃這么多,真的不會不舒服嗎?”

陸又彥的胃口算大了。

也平時最多吃七八十串。

除去祁峰吃的一百多串,陸英已經少說吃了快二百串。

陸英認真地感受了下自己的胃,回道:“不會啊,這才哪兒到哪兒啊?!?/p>

陸又彥:“......”

他怎么都不愿意承認。

他的妹妹是豬嗎?

雖然是只過于可愛的豬。

他瞥了一眼也一直在吃進行時中的祁峰。

默默塞給老板錢,又加了三百串。

曾佳慧坐在馬路對面的店里。

眼睛一直盯著陸英,充滿了怨氣。

從飯桌上陸英和其他的人對話中,她得知陸英家里只是做小生意的。

所以憑她的家世,有什么資格搶她風頭?

還嫌棄她傻逼?!

這實在太氣人了!

看她的爺爺坐在蔣董事長的身邊。

據說是三聯商會下面一個分會的負責人。

三聯商會雖然龐大,但下面的一個分會,還不足以爬到他們曾家的頭上。

到底是誰給的他們臉?

據說酒店里最好的兩個房間,也給陸英和她那個也很討厭的哥哥了。

這一點也很讓她生氣!

憑什么??!

難道就憑他們爺爺和蔣董事長關系好?

旁邊有個男生看曾佳慧氣了一晚上,安慰她道:“別氣了,今天晚上我去教訓她,給你出了這口氣!”

曾佳慧瞥了男生一眼。

抿了抿嘴。

沒說話,就算是默認了。

曾佳慧才不管這些人會怎么教訓。

反正就算那個陸英倒霉。

誰讓她惹她不高興的。

給她個教訓。

就當教育了她一課。

以后不要再目中無人。

-------------------------------------

據說第二天要去爬山,陸英回去后,沖了個澡就睡了。

這里樓層不高。

四面非常開闊。

無論發生任何天災,都能來得及逃跑。

陸英睡得很放心。

頭一挨上枕頭,沒幾分鐘就睡著了。

張亮拉上了王力,一起摸上了酒店的頂樓。

由于上來得急,張亮忘了問陸英到底睡哪個房間。

發短信給曾佳慧,那邊沒回。

他便只好憑經驗猜。

一個房間已經沒聲音了,里面的人顯然睡了。

另一個房間里傳來水聲。

他悄悄撬開了門鎖,推開了條縫。

里面飄來淡雅的香水味。

房間盡頭的窗戶外是露天溫泉。

有人正在里面泡澡。

屋子里的擺設很精致。

床頭柜上有一排護膚品。

一張面膜袋已經打開。

隱隱約約能看出,窗外泡澡的人臉上,正敷著張面膜。

沒錯,就是這個了!

張亮踮著腳進屋。

王力緊隨其后。

兩人剛剛進去,就同時感到身后伸來兩只大手。

很輕易就把他們拎了起來。

扔出了門外。

陸又彥聽到屋里傳來動靜,探頭往里面看了眼。

門似乎關了下,什么都沒有。

他放下心來,繼續泡澡。

明天爬山。

指不定怎么風吹日曬。

要提前把皮膚好好保養一下。

門外,祁峰冷冷看向坐在地上的兩個人。

眼中掠過一抹狠戾。

雖然不喜歡這只花孔雀。

但他好歹也是主人的人??!

他覺得自己有責任保護主人的一切財產......

和人。

張亮和王力連滾帶爬地逃下樓。

媽呀!剛剛那個男人好可怕!

繼續留在上面。

感覺會被他殺掉。

兩人商量了一下,決定等到后半夜,所有人都睡了以后再去。

午夜12點以后,張亮和王力再次上樓。

祁峰就站在走廊里。

張亮、王力:“......”

凌晨三點,兩人踮著腳上樓。

祁峰站在走廊里。

兩人:“......”

凌晨五點,王力吃不消了,死活不和張亮一起,于是張亮只好自己上樓。

祁峰在走廊里,背靠在墻上,眼睛微瞇。

他的腳一邁上走廊,祁峰的眼睛立刻睜了開,看向他。

張亮:“......”

媽呀!這個人是狗嗎?

怎么都不睡覺!

陸英美美地睡了一覺。

醒來時,已是天光大亮。

她推門出來,就看到有個男人鬼鬼祟祟,先是在陸又彥的門前徘徊了一會兒,又扒著祁峰的門縫看。

陸英:“......”

操!這個人找死。

想對她的人干什么?

她走上前直接照著男人后背踩下去:“你想看什么?”

張亮感到后面一陣劇痛,勉強轉回身:“我,我就隨便看看?!?/p>

啊啊啊啊,這個才是陸英嗎?

可是我不是來教訓她的嗎?

怎么變成了被她教訓。

還有!這女人力氣好大。

完全反抗不了??!

祁峰回屋上了個廁所出來,就看到陸英把一個男人踩在腳下。

這個男人快讓他煩死了。

鬧了一整夜,害他都沒怎么睡。

他指了下男人,對陸英幽幽地說道:“這個人欺負我?!?/p>

張亮:???

我他媽怎么欺負你?

我不是被你揍了一整夜嗎?

“你他媽欺負我的人?”

陸英一把拎起張亮的衣領,反手直接扇了一巴掌。

張亮被扇暈了,眼冒金星。

祁峰:“我還看到他偷偷進陸又彥的屋子?!?/p>

換了另一邊臉,陸英又給了張亮一巴掌:“不知道那個也是我罩的嗎?你也敢動?”

張亮欲哭無淚。

他剛進去就被扔出來啦。

最多算未遂吧。

感覺兩巴掌就快把魂打出來了。

為了保命,他決定立刻認慫:“不是我,不是我,是曾佳慧讓我來教訓你的!”

把男人扔在一邊,陸英回想了下。

曾佳慧?

就是那個飯桌上搞宮心計的女人?

操!

這是放棄了拍宮斗戲。

直接改拍黑澀會了?

讓這么個菜雞來給她教訓。

也太看不起人了吧!

-------------------------------------

曾佳慧剛剛起床,就聽到外面的走廊里,突然響起一陣嘈雜。

門猛地被踹開了。

張亮被陸英扔了進來。

就砸在她的腳邊。

“你神經病???想干什么?”

曾佳慧嚇得尖叫。

曾康瑞從隔壁跑過來。

一看是陸英找自己女兒麻煩,立刻皺起了眉頭。

“你他媽有幾個膽子,敢欺負我女兒!”

如果是三聯商會,曾康瑞自然是不敢的。

但要只是三聯商會下的一個分公司,他認為自己還是有能力壓對方一頭的。

門外聚集了許多看熱鬧的人

曾家的安保公司近年來風頭正盛。

不少人忌憚他們家的勢力。

都不敢吱聲。

突然人群自動讓出了條路。

在蔣正恭敬的引領下,陸鯤鵬走了過來,說道:“有我在,她就是欺負了!你能怎樣?”.
你是天才,一秒記?。?,網址..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