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第四十八章 十年

但好在,一切都沒發生。

那圓包一個個消退,最后,骨頭復位,珞華身上的疙瘩平復,一切仿佛恢復了原狀,除了那張宛如白雪的臉。

珞華的呻吟聲一點點變小,等外面的雷聲徹底停下,只有嘩啦啦的大雨淋在荷葉上的啪嗒聲。

連翹終于反應過來,抹了把臉上干掉的淚痕,顫顫走到珞華身邊,扶起她的身體。

她能感覺到自家小姐的身體仍舊是軟綿綿的,便在地上坐好,將珞華的重量都靠在自己身上。

“小姐,沒事的,沒事的,都過去了?!?p>她輕輕拍著珞華的背,能感覺到珞華身體仍舊在打顫,但比起剛才驚悚的模樣已經是大好了。

秦會蘭找來了連敬,在臥床只有些許呼吸的連冬開的病床前,只從表情上看不出她的心情,平淡的語氣跟問你吃飯了沒一個調。

“那宮家的丫頭都打聽清楚了?”

秦會蘭端著一碗藥,用勺子舀了少許緩緩喂連冬開吃下。

“和之前探聽的消息并無出入,不過,這次深入再查,宮珞華在宮景處的那十年卻有些詭異?!?p>連敬看了一眼連冬開嘴角流出的淡黃藥液,取出一份密函給秦會蘭。

秦會蘭沒接,只拿帕子將連冬開嘴角的藥液擦拭干凈,還順手理了理那干枯的白發。

“直接說吧,不必什么都要我看,年紀大了哪里還看得明白?!?p>連敬有瞬間的不自在,但很快遮掩下,應了是。

“這次我特意讓探子拿了她的畫像,但南山附近的人家都說沒有見過畫像上的人?!?p>“呵,宮家的老狐貍?!?p>秦會蘭將藥碗擱在桌子上,突然說道:

“這是婉兒帶來的大夫開的新藥,也不知道能不能抵點用處?!?p>此時,窗外突然下起大雨,雷聲一陣陣,秦會蘭無意的提了一句后,笑著問連敬:

“你說,住在蓮花小筑的那位是假冒的,還是那十年,真正的宮珞華根本就不在南山?”

秦會蘭這話說完,她的貼身管家秦婆婆就遞上了熱茶,笑著說道:

“夫人這話可嚇著老身?!?p>“誰都該被嚇,就是輪不到你。還不趕緊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p>秦會蘭笑著瞪了秦婆婆一眼,連敬卻低頭不說話。

這秦婆婆是秦會蘭從嫁進連家就帶著的婢女,幾十年來,一直都深受秦會蘭的器重,且他也知道這秦婆婆的武功并不比自己低。

至于秦婆婆的真名,日子長久,反而都忘記了。

“家主,老身在宮家有名近親,據她所言,宮家夫婦自從接回宮珞華后,便行事十分怪異?!?p>“表面上看雖事事皆依從,看似親密,但更像是害怕。此次宮珞華出嫁,那宮夫人還同宮珞華大吵一架,斷絕了母女關系,言語間,似乎是宮珞華有重病,命不久矣?!?p>“不過那宮珞華行事謹慎,一直沒機會查探更多?!?p>秦婆婆說話畢恭畢敬,連敬卻不敢輕視了她。

他警覺的看著秦婆婆,什么近親,分明就是細作,能探聽宮家諱莫如深的秘密,這老夫人的手腳真是長的可怕。

“真是越發有趣,重病、消失的十年、和宮家斷絕關系,這宮珞華神秘得很呀?!?p>秦會蘭喝著茶,一邊同連敬說道:

“說起這十年,我倒想起一個有趣的事?!?p>“正是十年前,宮家煉制出了第一顆長生丹,你說,這其中是不是跟宮珞華的消失有什么關聯?”

“兒子這就去查?!?p>連敬的自稱發生了變化,他本以為自己掌握的信息很全面,但在秦會蘭面前還遠遠不夠。

外人以為他很風光,實際上,連家很多決定還是要秦會蘭首肯。

他這個家主做的憋屈。

“嗯,好好查清楚。對了,外面下著雨,小心路滑?!?p>連敬急忙應下,這才轉身離開。

“冬開呀,你這兒子真像你當年?!?p>她用手帕仔細擦著連冬開的額頭,擦去并不存在的汗珠,突然憤憤地說著:

“你都聽到了吧?一個快要死的野丫頭就要嫁給你最心疼的睿兒了,你還不早點醒過來?!?p>說完,她還似笑非笑的嘆息一聲。

秦婆婆急忙安撫:

“老夫人莫要擔憂,老家主定會醒過來的,至于那宮珞華,那么不聽話,若真是重病了也好,現下都知道咱們要迎娶宮家的女兒,不好毀約,她若早早死了,少主還是可以再娶?!?p>“但愿如此,”秦會蘭捏著手帕,恨鐵不成鋼,“只希望他別學自己的爹,活生生為個死人終身不娶,才只得他這么一個孩子?!?p>“是是是,老夫人快些睡下吧?!?p>秦婆婆笑著扶起秦會蘭,叫來書茗整夜守著連冬開。

清晨。

雨后的河池空氣清新,只大雨凌虐過后,殘敗零落的花枝讓人看了惋惜。

連翹為珞華披上了一件披風,珞華端著冒熱氣的茶盞,看著滿池的荷花竟有一絲殘缺破碎的美感。

“小姐,要不先進屋去吧,您身體還沒大好?!?p>連翹再次開口勸道,昨夜的景象給她留下深刻的恐懼,就怕自家小姐一個不小心病疾再犯。

“不了,我想在這坐會兒?!?p>二樓的面積不大,除了睡房,在樓梯的另一側是空出的樓臺,這里配置了齊全的桌椅,還有一個臥榻,正對著蓮池,可以將美景盡收眼底。

珞華由殘破的蓮池想到自己。

昨夜丹核失去控制,險象環生,好在咬牙撐過來了。

此時身上懶懶的,便在臥榻上躺著休憩,讓連翹坐在自己的身邊。

“小姐?”

“我知道你很困惑,昨夜我犯病嚇著你吧?”

連翹倒是點點頭不隱瞞,之前在宮家她就知道自家小姐身體不好,在外人面前硬撐,私下里卻常年忍受著常人不能忍的痛苦。

尤其是她的背脊和腰最為嚴重,偶爾會疼的她直不起腰來,只能依靠著自己攙扶。

但這到底是什么病,就連神醫世家竟也無法治愈?

連翹惋惜,她倒是愿意為小姐診治,但小姐堅決不同意。

“這是煉制長生丹的后遺癥?!?p>珞華靠著木枕,側躺著,說話有些無力,臉色還是泛白。

“煉制長生丹本就是逆天而為,對煉制者的身體會造成負擔。我為相卿短期內煉制了太多枚長生丹,所以身體一日不如一日,不必為我擔憂……”

長生丹的煉制需要催動體內靈力,正是短期內靈力消耗過多,丹核反噬,釋放大量靈力,導致過多靈氣無處宣泄,在體內橫沖直撞,形成連翹看到的鼓起的肉包。

但這只是誘因,根本上還是沒有正確疏導靈氣的功法,所以九天圖上記錄的修仙時代秘法,才會是她的救命藥。

“小姐,那相卿,真的值得你為他做這么多嗎?”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