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解謎

第二十四章解謎

*

蒲斯沅此刻注視著歌琰精致小巧的臉龐, 那雙淺色的雙眸正在泛著淡淡的波光,還有她挺翹的鼻子和柔軟的朱唇。

他之前不是沒有遇到過各種各樣的女性,其中的一部分, 也都擁有著相當出眾的外貌, 是會讓男人看一眼都會本能地產生心動的類型。

只是,他似乎終究在情|事上欠缺了一些竅門, 不僅無法感知這些男女之間獨有的漣漪, 也無法從心底里對任何女性產生真正的情愫和共鳴。

他曾以為他可能天生不會被點燃這一方面的七情六欲。

也因此,他一直以來的做法都是回避所有的女性, 就這么,一直孑然一身至今。

可是, 歌琰不一樣。

她和他之前遇到過、看到過的任何女孩子都不一樣。

他坐在離她近在咫尺的地方, 只是這么看著她,就可以完完全全地感受到, 她身上所釋放出來的所有女性魅力。

她精致的五官,她身上淡淡的清香, 她纖細柔軟的身體,她狡黠地笑起來時微彎的眼角……所有一切關于她的畫像, 都仿佛被用放大鏡放大后,直接投影在了他的腦海里,再復刻進了他的心里。

這讓他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了自己的不對勁, 但又無法去控制這種陌生的感覺的快速蔓延。

幾乎是這樣僵持般地對視了片刻, 蒲斯沅才終于開了口。

他眼眸微垂, 淡聲道:“為什么?”

歌琰輕笑了一下。

她兩手托著自己的腮幫,故意學他說話的語氣:“不需要問?!?/p>

蒲斯沅斂了下眸子里一閃而過的笑意,沒吭聲。

她這時深呼吸了一口氣,又說:“謝謝你?!?/p>

他在黑帽大會上放她和南紹離開, 后來又讓她從cia的圍剿里堂堂正正地活著走出來?,F在他還給了南紹棲身之地,給了她安全寧靜的庇護。

這對她和南紹來說,像是給溺水的人重獲新生的機會。

雖然他只字未提,但她知道,他所做的所有一切,是頂了多么巨大的壓力和風險。但凡她反水,他就會面臨著可怕的后果。

而現在,他還提出要和她合作,將要把自己的后背也毫無保留地展露給她。

這份鄭重又真摯的信任,是她很久很久,都沒有感受到、得到過的東西。

半晌,歌琰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他,一字一句地問他:“蒲斯沅,你會幫我找到我妹妹的,對嗎?”

他看向她,過了片刻,輕點了下頭。

她莞爾一笑:“希望我在答應幫你抓o之后,還能夠活著見到她?!?/p>

他這時從椅子上起了身,居高臨下地看著她:“有些話,只有你自己活著才能告訴她,沒有任何人可以替你代勞?!?/p>

她仰頭看著他堅毅的下巴,輕飄飄地說:“但愿如此吧。我等會給o回個訊息,就說我答應加入他的陣營了?!?/p>

蒲斯沅沒再說什么,他將椅子推回了原位,準備離開審訊室。

快要走到門口的時候,他忽然停了步子。

他沒有回頭,背對著她,淡聲說:“之后我會讓童佳帶你去一間有床的封閉房間,o那邊有什么回音,等明天早上起來再說?!?/p>

她隨口應了一聲。

“還有?!?/p>

他的手觸在門把手上,微微側過臉,風輕云淡地扔下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我沒有病,哪一方面都是?!?/p>

歌琰:“……”

等某人大步流星地離開了這間審訊室,歌琰在自己的椅子上面紅耳赤地憋了老半天,終于憋了一個“草”字出來。

她可算是看明白了,這男人哪能是個禁欲系,分明是一肚子的壞水!

正好童佳這時進了房間,一進來就聽到她那句中氣十足的“草”,嚇得童佳在門口抖了一下:“……怎,怎么了?”

她從椅子上一躍而起,表情不自然地回了一句:“蒲斯沅他不做人!”

童佳:“?”

-

等童佳把她帶到一間有專門設計過門鎖和防御網的封閉房間后,她舒舒服服地去里間的浴室洗了個澡,然后躺在床上給o之前留給她的一個加密號碼發送了消息。

她本來以為明天早上醒過來時才會看到o的回復,卻沒有想到,o回復得意外地快。

【o:火吻,很高興你終于愿意答應來幫我。但是,在你正式進入血蝎子的核心巢穴之前,你需要先和我玩一個游戲?!?/p>

她看著這條訊息,蹙了蹙眉。

一看到“游戲”這兩個字,她就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

但是為了獲取o的信任,她還是必須明知山有虎,偏往虎山行。

【歌琰:什么游戲?】

這一次,o間隔了大約有十分鐘左右,才回復她。

他發給了她一串沒有規律的數字。

她盯著這行數字,滿腦門的倦意頓時都消散了。

于是,歌琰從床上一咕嚕地爬了起來,開始解這行字謎。

由于這些數字之間沒有符號,也沒有聯系,因此她判定這應該不是一道需要她自行加減乘除的算術題。而后她試著用英文字母去替代這些數字,卻發現解出來的拼音或者英語都是混亂沒有章法的。

她死死地盯著這行數字,腦子里忽然閃過了一個念頭。

要是蒲斯沅在這兒就好了。

某人不是天才少年么?玩代碼玩得那么溜,解謎對他來說不更是小意思?

然后,她又瞬間被自己的這個想法給驚到了。

什么時候她竟然會在遇到棘手的問題時開始依賴仰仗起某人了?居然還想著讓他來幫自己解謎,這難道是在血蝎子的巢穴里和他合作對敵留下的后遺癥么?

呸呸呸。

她自己就能解,才不需要那位不高興呢!

于是,歌琰就這么握著手機,在床上和這行數字死磕。

不知道死磕了多久,她忽然聽到這間封閉房間的門被人從外面輕輕地敲了敲。

起先,她還以為自己是不是幻聽了,然后等到那低沉的敲門聲再次響起來的時候,她才終于意識到原來真的有人在門外。

歌琰順勢看了一眼手機上的時間。

這都凌晨三點了,哪個瘋子不要睡覺的???

于是她沖著門外喊了一聲:“別敲了,我又不能開門,自己進來啊?!?/p>

然后,五秒鐘之后,她就看到門外那位“瘋子”走了進來。

歌琰一看到門背后出現的那條長腿,就已經知道是誰來了。于是,她從剛剛趴在床上的不雅觀姿勢,瞬間一個鯉魚打挺變成了盤腿坐在床上。

她抓著手機,看著那位把一身黑色制服都能穿出西裝男模感覺的人,沒好氣地說:“誰允許你半夜三更進女孩子閨房的?”

蒲斯沅站在她的床邊上,居高臨下地看著她,撩了撩唇:“閨房?”

他可真算是長見識了,第一次聽到有人把shadow的封閉隔離間稱作閨房的。

歌琰仰頭看著他,氣勢上毫不示弱:“本姑奶奶睡覺的地方,就是我的閨房,你有什么意見?”

見他抿著唇不說話,她又說:“你大晚上的不睡覺來找我干嗎?想挨揍么?來,湊近點兒,我肯定能滿足你?!?/p>

蒲斯沅聽到這話,眼眸輕閃了一下。

然后,他忽然微微彎了腰。

歌琰感覺到房間里的光源一下子就被遮擋了一半兒,而那張英氣逼人的俊臉也陡然和自己拉近了。

她沒來由地咽了口口水,然后全力維持著自己的氣勢,就這么眼睜睜地看著他的臉龐最終和自己處于同一條水平線。

蒲斯沅兩只漂亮白皙的手掌輕撐在自己的膝蓋上,黑漆漆的眼眸就這么平視著她,慢條斯理地開了口:“第一次看到有人解個數字謎解了兩個小時還毫無頭緒的,所以過來看看?!?/p>

歌琰:“……”

草。

行走江湖向來以臉皮厚著稱的火吻小姐的臉一下子就紅了,連帶著連耳根都紅了,根本攔都攔不住。

她瞪大著眼睛和他對視了幾秒,從喉嚨里蹦出來了一句尾音都破了的話:“你踏馬怎么知道?!”

蒲斯沅這時微勾了下唇角,然后轉身將她房間里擺著的一張椅子抽了過來,輕輕地擱在她的床旁邊,不慌不忙地彎腰坐了下來。

歌琰感覺自己這一輩子都沒有那么丟人過,就連在adx監獄的通風管道里跳脫衣舞都顯得沒有那么狼狽落魄了!

他微側著身子靠著椅背,一條胳膊慵懶地擱在椅子上,輕偏了下頭,示意她去看她床對面墻壁上掛著的那個平平無奇的白色時鐘。

歌琰臉紅脖子粗地側目望過去:“這鐘里有監視器?!”

變態的shadow!

殺千刀的蒲斯沅!

他似乎罕見地心情不錯的樣子,居然還耐心地“嗯”了一聲。

這讓歌琰更抓狂了:“你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監視我的?!”

蒲斯沅:“就在你像只地鼠一樣在床上撅著屁股的時候?!?/p>

歌-地鼠-琰:“……”

她今天一定要掐死他,不是他死就是她亡!

眼看她惱羞成怒想要動手,他終于收起了剛剛帶著幾分漫不經心的調侃,直接從她抬起的手里抽走了她的手機。

歌琰本想給他狠狠來一拳讓他哭著喊自己“爸爸”,結果卻發現這人自說自話地拿走了她的手機后,在她的手機上輕輕松松地隨便點了幾下,就將手機扔還給了她。

她狐疑地接過手機,定睛一看,傻眼了。

只見,她剛剛來回算了兩個小時都沒有摸到正確答案尾巴的那行字謎,此刻正靜靜地躺在她的手機備忘錄里。

同時,在那行字謎的下面,干干凈凈地羅列著一行全新的夾雜著英文字母和數字的文字。

而此時此刻,這些英文字母不再混亂無章,而是一個個完整正確的英文單詞。

歌琰瞬間感覺自己的智商再次受到了侮辱。

她最開始就已經推敲出要用數字轉換英文字母的這種算法,誰知道這行字謎中只有一半的數字要替換,另一半的數字則是完全保留的。

誰能想到讓她整整蒙了兩個小時的謎題,這人十秒鐘不到就給解出來了。

歌琰揉了揉太陽穴,無比努力地給自己做了一套心理建設,才能暫時好不容易咽下喉嚨口的那股氣,不當場和他大打出手。

她虛弱地扶著自己的額頭,盯著那行全新的文字看了幾秒,抬起頭,語氣僵硬地問他:“這難道是一個地址么?”

蒲斯沅眸色淡淡地點了下頭:“在亞特蘭大?!?/p>

歌琰張了張嘴:“o要我去亞特蘭大做什么?難道那里是他的基地之一?”

說完她就覺得不可能,o在上一條短信里提到過這是一個要考驗她能否加入血蝎子的“游戲”。所以,這個游戲一定是為了她而特意設計的,只有她自己才可以是那個唯一的參與者,而沒有血蝎子的其他人參與進來。

“應該不是基地,也不知道是什么,不過無所謂了?!彼@時收了手機,聳了聳肩,“反正不就是一個火坑么,跳就跳唄?!?/p>

說完這句話,她又想到了什么,轉而對蒲斯沅說:“你給你們局長打個報告,就說我明天一個人出發去亞特蘭大,會隨時讓你了解進展的。他也不用擔心我會跑路,一來我都把南紹當人質壓在這兒了、二來我還得等著你幫我找我妹妹……還有,你就別讓童佳他們去瞎摻和了,也不要告訴南紹,說不定這一趟就是有去無回的?!?/p>

蒲斯沅這時從制服內兜里摸出了自己的手機,他一邊聽她說話,一邊給言錫編輯消息,嘴上淡淡地回道:“他們都不去?!?/p>

歌琰放下心來,又開始嘴貧:“那你給我去弄把槍來,最好再弄幾個煙|霧彈之類的,你們shadow最新研發的那些酷炫的新產品也來點兒唄,以備不時之需,我畢竟是去送命的!”

蒲斯沅頭也不抬:“車里都備著了?!?/p>

歌琰樂了:“喲,你連車都給我準備好了??!”

下一秒,歌琰就看到她對面的這個男人淡定地收起了手機,從椅子上站起了身:“不是給你準備的?!?/p>

歌琰的腦門上緩緩地打出了一個問號。

他垂眸看著她,不徐不緩地對她說:“我不在,誰來幫你解密碼?”

作者有話要說:  我們小蒲哥哥真的太、帥、了??!嗚嗚嗚??!小蒲哥哥動凡心的樣子也太帥了??!接下去桑桑子會(暫時)讓火神夫婦好好二人世界??!好好談戀愛嗚嗚嗚!我想了好多好蘇的戀愛情節呢?。?!

火姐:他帥個屁!

死神:雖然老婆是只地鼠,還要我幫她解謎,但是那也沒辦法,自己的老婆只能自己擔著

火姐:滾?。。?!

桑桑子需要你們的一鍵三連收藏營養液留言??!昨天留言少了!你們都不愛小蒲哥哥了嗎!.
你是天才,一秒記?。?,網址..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