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第 34 章

張少昌早就聽林鴻提起自己與林侄女相認一事,又聽他自夸黛玉侄女有多美,有多妙,屬于世間罕有,原本他的心中是打了折扣的,可是今天親見,方知世間果真有這般清絕之人。

說她仙,她比天宮仙子多了幾分雅,說她雅,她比雅致閨秀多了幾分傲,說她傲,她又比傲氣貴族多了幾分志。

作為過來人,生生地看見四皇子淪陷,張少昌心中感慨萬千。這么個金玉之質的人,果然與四皇子是天造地設的一雙。

此時的四皇子,怔怔凝望著林黛玉,平日能說會道,今日嘴巴不聽使喚地,突地不知該說些什么好。

驚鴻一見,已過半生。

林黛玉既驚訝于他知曉絳珠一事,又是初次與外頭的年輕男子相見,不免也有些小小慌張。幸而有林鴻叔叔在場,她很快摒棄了生澀,而是落落大方地道:“諸位貴客蒞臨,小女方才不在府中,招待不周,敬請諒解?!?/p>

林鴻接過話道:“侄女不必介懷,今日我與幾位友人微服私游,進來閑坐片刻,不想你回來了,真是太湊巧了?,F下咱們只當對方是熟人親友便好,不必大動干戈?!?/p>

清巖也終于恢復了正常的理智:“正是,正是,我們都是林大人的尋常友人,來姑蘇游玩,聽聞林家四世列侯,書香門第,遂想來參觀一二,不想林姑娘在府,真是冒昧?!?/p>

張少昌說道:“既然大家都是親友,何必見外拘謹,林姑娘又是府中女公子,可介意帶我們府中一游?”

林黛玉頷了頷首:“若不嫌府小宅寒,便隨我來罷?!?/p>

林鴻這時候把管家林松拉到一邊,交代著:“眼下已是午后,你去吩咐下人,做一桌清淡些的家宴,去買些陽澄湖的大閘蟹上屜蒸了,酒要紹興黃酒?!?/p>

林松連忙點頭答應,說話就去了。

方才掛匾的小廝道:“姑娘,匾我已經掛好了,你看看可還行?”

林黛玉抬眼一望,不偏不倚,剛剛好。

清巖有些不解地問:“為何換為瀟湘館?”

黛玉回道:“只因我這些年住在外祖母家的園子中,所居之處恰好叫瀟湘館?!?/p>

她只是已經習慣了瀟湘館,習慣了自己瀟湘妃子的別名,習慣了院子中那幾叢翠綠的斑竹,回來后才想把自己住的小院也換成了一樣的名字。

清巖邊走邊說:“原來如此,起初我以為林府中有人曾在瀟湘之地做官?!?/p>

“并沒有?!?/p>

清巖侃侃地道:“瀟湘二字本也極好,劉夢得曾做《瀟湘神斑竹枝》,‘斑竹枝,斑竹枝,淚痕點點寄相思。楚客欲聽瑤瑟怨,瀟湘深夜月明時’。依我瞧,你這院中,正好可栽幾叢湘妃竹,以景應名?!?/p>

只是可惜,舜死之后,娥皇、女英二妃淚灑青竹,染竹成斑……不知眼前這位宛如仙子的姑娘,是否也有些許悵惋。清巖下意識地瞧了她一眼。

黛玉莞爾道:“已經安排人去花匠家訂下了,這兩日應該就會送了來栽下?!?/p>

清巖淺笑一聲:“看來咱們想一塊兒去了?!彼^心神契合,便是如此。

隨后,清巖又道:“不過舊詩作中,瀟湘二字也常代指‘淚水’,所謂‘斯人已逝,瀟湘無聲’?!?/p>

黛玉聽罷,沉默良久。

是了,所以那些年,才有那么多淚。

只是,淚已盡,痕已干,這一世,還清了。

此去經年,或良辰美景,或凄風苦雨,也不再與之相干。

清巖見黛玉有些默然,不知道自己哪里說得不當,急忙停下腳步,改口道:“秋高氣爽,清朗舒適,鴻三爺,你說是吧?!?/p>

彼時,清黛二人因邊行邊聊,不知不覺拋開林鴻、張少昌有幾步遠,林鴻、張少昌二人皆在后邊慢行,看著前方二人有說有笑,十分投契,心中暗暗有了計較,也有意留一些距離。

林鴻一聽四皇子都叫自己“鴻三爺”了,嚇得一激靈,慌忙湊上前去,應道:“正是呢,江南秋季天氣十分適宜,秋景又令人賞心悅目?!?/p>

卻說林黛玉原本就有些懊悔自己情緒突然低落,引得貴客感到不適,但是見他迅速轉移話題,還搬救兵,心中頓感滑稽,莫名發笑。

兩處梨渦淺淺,笑靨如花,卻令清巖看得再次癡癡,不由自主地在心中默念著這笑顏,甚美!

“姑娘應是個愛笑之人,瀟湘二字,自然是瀟湘夜雨后,渺渺楚天闊?!鼻鍘r不好意思地找補。

林黛玉見他還在解釋,不由愈加覺得此人頗有趣致,旋即問道:“秋來確實適宜旅行,不知叔叔帶著貴客在姑蘇游玩了哪些景觀?”

“只去了玄墓山、太湖,隨后入了城,因時間倉促,并未行太多地方?!绷著櫿f道。

清巖接過話:“你可有什么值得去的地方推薦?”

林黛玉凝神思索一番:“我原本生長在揚州,只在幾年前為父扶靈回來過,卻有一處景致,令我難以忘懷?!?/p>

“姑娘不妨說來聽聽?”

“那年從揚州回姑蘇,行到城西時棄舟登岸去往一處廟中停靈,回城途中,在天平山附近,看見郊外孤村,落日殘霞,幾縷輕煙,幾點飛鴻,原本覺得凄涼苦寂,一靠近山下,卻見青山綠水,粉墻黛瓦,紅葉黃花,一瞬間撫平多少寂寥的行人。我這才明白,白樸的那首《天凈沙·秋》,先抑后揚的妙處所在?!?/p>

清巖接過話念了念:“‘孤村落日殘霞,輕煙老樹寒鴉,一點飛鴻影下。青山綠水,白草紅葉黃花?!构嬗羞@樣的絢爛秋景,當去走一遭?!?/p>

林鴻拍手贊道:“正是呢!天平山的楓葉堪稱一絕,楓染山醉,的確很妙!”

清巖:“明日便去?!?/p>

卻見林黛玉輕輕搖頭:“眼下不過九月初,天平山的楓葉尚未紅透,并不是賞楓最佳時節?!?/p>

清巖又道:“無妨,那便過些時日再去?!?/p>

*

因林家園子并不大,一些院落又涉私隱,不方便進去,所以逛了會兒便走遍了。

不過林家世代讀書人,積累的藏書也有許多,遂單單僻了一處屋子,用以收放藏書,取名“明理軒”。

之所以取這個名,也是因為林家祖上向來認為讀書是為明理,而不是為了炫耀知識、謀取功名等。

林黛玉領著大家前往明理軒,對一些藏書一一介紹,引得清巖連聲贊賞。

軒內花廳中,林鴻、張少昌坐著歇了歇,張少昌嘆道:“雁聲吶,我今兒算是開了眼了,在他們二位跟前,襯得我簡直庸俗不堪?!?/p>

林鴻笑道:“大人何必妄自菲薄,小的才是真的大老粗一個?!?/p>

清巖繼續跟著林黛玉閑逛,不知不覺走到了藏書室外邊的廊子下,二人對著天井處的花木,閑聊起來。

林黛玉突地想到一個點,笑了笑,道:“說到‘藏書’,公子爺可知道姑蘇有個藏書鎮,鎮中羊肉也是一絕的?”

清巖:“我來的時間短,未能一一行遍,既然姑娘說藏書鎮的羊肉一絕,若得空一定要品嘗一二?!?/p>

林黛玉笑道:“眼下是吃蟹的季節,吃羊肉與賞紅楓倒是一個季節的?!?/p>

“都道江南是物寶天華的所在,不想僅是姑蘇就有這么多精華,真是令人目不暇接?!?/p>

“我雖是姑蘇人,卻也只聽聞過,這次回來,想住久一些日子,尋了機會去親自體驗?!?/p>

曾經清高冷冽,曾經顧影自憐,而今如同重活了一回般,放下執念,擱淺情思,只想細細品味人間煙火,認真活一回。

所以才不想管顧那些禮教規矩,即使是深閨女子,也愿意做一回女公子、女主人,與他們大方接觸,在他們跟前高談闊論,和同齡的外男一見如故……

那時候,她只覺得妙玉已經從出世變得入世,而當下的她,何嘗不是?

*

清巖見此時廊子下只有他們二人,終于開口問道:“你頭上簪的,可是絳珠?”

林黛玉原本也想一解疑惑,見他先開口,反問向他:“我也正想問,你是如何知道的?”

清巖看向那枚簪子:“我只是覺得,它應該就是叫這個名字?!?/p>

竟是直覺?林黛玉心中有了些許分寸,說:“確實稱作絳珠簪,你能一猜即中,足見也是個有心之人?!?/p>

正說著,林鴻與張少昌呵呵笑著過來,張少昌道:“見二位聊得頗是投機,令我等都不敢相擾?!?/p>

林黛玉垂垂頭,謙虛地說道:“讓張大人見笑了。走了這么久,料想你們也累了,不如先回廳堂用些茶點,歇一歇罷?!彪S即又喚了跟隨的小廝,“你且領著幾位貴客回正廳,我稍后就來?!?/p>

紫鵑與雪雁知她要先回一趟瀟湘館換衣裳,便跟著林姑娘回了院中。

一回院子里,紫鵑就道:“今兒可太湊巧了,誰也沒想到鴻三爺會帶了貴客光臨?!?/p>

“不過姑娘的表現也不輸于那位公子爺,我看他對姑娘十分贊賞?!?/p>

“紫鵑,休得胡言?!?/p>

“是,姑娘?!?/p>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