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第 28 章

由于羅睺想事想得太難過,突然一只溫熱的手從天而降,放在他頭頂替他輕按。

剛準備送上一句來自祖宗的問候,抬頭就看見鴻鈞略帶擔憂的看著自己,“頭還很疼?”

羅睺艱難的把話憋了回去,被死敵捏腦袋的感覺不要太復雜。

“疼得說不出話?”

羅睺只能點頭,他怕自己一開口,就送“祝?!?。

覺醒后微紅的眼眶,心情沮喪的憂郁模樣頗有種我見猶憐的錯覺,鴻鈞突然沒由來的心一軟,拉起蹲在角落的“小可憐”,直接抱進懷里。

這一刻,鴻鈞什么都沒想,也來不及反應,身體自己做出了選擇。

不知何時何地,他似乎真的把這個暫時柔順的魔,放在了心上。

喜歡上這樣一個家伙,是福是禍明眼人都能看穿。

可鴻鈞,再不想去探究孰是孰非……

被迫擁入鴻鈞懷里的羅睺,一雙眼睛瞬間猩紅了。

鴻鈞是身體反應,他也是……

不過他是嚇的!

操操操!

他居然抱我?!

鴻鈞想干嘛?他腦子里在想什么鬼東西……

他不會真的愛上我了吧!

突然菊花一緊的羅睺,有點慫了。

這注定是個愛情悲劇,他身體不好。

不,應該是他身體再好,也經不起鴻鈞折騰,牲口不配!

以前還沒心沒肺的開玩笑調戲鴻鈞讓他做自己魔妃的事,現在就是打死他,都不會再嘴賤!

他那時是太天真無邪了。

鴻鈞聽著對方呼吸似乎有些凝滯,還頗溫情的用手替羅睺順氣。

“……”別順了……我寧愿被你一掌打死。

羅睺只覺得這樣的待遇簡直有如天崩地裂,三觀俱毀。

一時間打擊太大,身為混沌魔神的他,也不由得有了一絲猝不及防的脆弱。

為什么會這樣……

為什么……

羅睺絕望且悲涼,心里的秋風比外頭更勝。

鴻鈞也第一次做這樣親密的動作,還是對著羅睺,腦海里突然又回想起羅睺之前說的話,以為對方還在擔心夢里的事,開解道:“你放心,不管你變成什么樣子,我都不會離開?!?/p>

什么不會離開???

鴻鈞不會離開他?

???

把腦子里的記憶迅速調節到那段對白,羅睺瞬間僵硬。

他真是在孜孜不倦作死自己的路上越走越遠……

“我……我要是想起了什么變成了原來的樣子呢?”羅睺斟酌的小聲問道。

鴻鈞按捏的動作突然一滯,隨后淡淡的說了句:“不重要?!?/p>

這是什么回答?

什么叫不重要?這個答案明明很重要,關系到我以后還能不能愉快的玩耍。

羅睺懵了。

被死敵抱在懷里的感覺不要太酸爽,而且又又又是自己作的……

“你今天到底發生了什么事?”鴻鈞拉開羅睺,直視對方的雙眼,企圖從對方眼里看出什么。

羅睺尷尬的咽了咽口水,他現在不能暴露真實狀態,以免到時候引起鴻鈞的防范,得不償失,“看著我做什么?我就是剛剛摔下去磕到腦袋了,覺得自己沒用,不好意思說?!?/p>

鴻鈞眼睛一動不動,智商永遠在線,“撒謊?!?/p>

羅睺這個時候就無比痛恨鴻鈞的觀察力,不顯擺自己聰明會死?

“你為什么不敢看我的眼睛?你在害怕什么?”

羅睺口干舌燥,這個時候好像什么理由都不好使。

正當此時,墻另一側突然傳來一對年輕女男的嬌笑聲。

男人道:“寶貝,你又在害羞?我們都在一起這么久了,還是不敢與我對視,難不成怕我……把你吃了?”

“討厭,光天化日之下,說吃不吃也不害臊,反正人家每次看你的眼睛,就會心跳加速……”

“小笨蛋,還是這么純情!”

“你是人家第一個男人,當然…當然不一樣……哎呀,別老說這個話題!人家會不好意思啦!”

“好好好,不說?!比缓竽腥艘魂囌{笑后,墻側就傳來隱約的親吻聲。

羅睺:“……”

鴻鈞:“……”

聽了一段完整版的打情罵俏后,鴻鈞開始若有所思的想著什么,羅睺被幾個重點詞弄得整個魔都不好了。

相顧無言一分鐘后。

鴻鈞眼神略有些飄,干巴巴的說道:“以后…別害羞了……”

害羞……

羅睺突然感覺胃不太舒服,很酸。

“別人說話不回,不禮貌?!?/p>

“……” 羅睺差點沒忍住,最后還是靠著九死一生的混沌精神才干巴巴說了一句,“哦……”

生平第一次經歷了如此詭異的一段對話,羅睺有些顫顫巍巍。

這件事給兩人的心靈都染上了不同的色彩。

鴻鈞自己把自己又掰彎了一點。

羅睺堅定了自己的決定,此地不宜久留,不然后果很嚴重。

晚上飯局里的人并不多,除開他們三人,還有導演、男女主角和兩個投資方一共八個人。

所有人坐下后,都一副其樂融融的彼此打著招呼,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是家宴年夜飯,稱兄道弟,哥哥妹妹。

親熱得不行。

只有羅睺和鴻鈞兩耳不聞窗外事,自顧自的吃著。

經紀人張英俊看見對面導演打的眼色,連忙站起來敬酒,“黃總、李總,真是百聞不如一見,久仰久仰?!?/p>

黃總笑著點了點頭,看了一眼羅睺和鴻鈞說道,“你小子眼光不錯,確實是兩個好苗子,前途不可限量,若是再有那么一股東風,就……”

話到這里就猶有未盡的斷了,但久在名利圈打滾的人,都聽出來黃運才的意思。

張英俊哪里不懂,只是打著哈哈,點頭稱是,卻并沒有其他的動作。

一旁的李總看不過去了,雖然也是總,確是個副的,頂頭上司的喜好自然心知肚明,“小張,我們運祥集團接下來還準備再投一部高品質的古裝劇,那可不是網劇,大制作大班底,直接沖著上星去的作品,主演可都還待定……我看你家藝人都還不錯,很有潛力……”

這還有什么不明白的,這個圈子不就是錢色交易,鴻鈞羅睺倆有什么一目了然。

張英俊心動也做不了這兩位的主,他們沒有簽長期合同,說不定也就這一次的緣分,這話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索性,也不用他特意去回應,身邊的男女主角嗅到什么,又忙著言笑晏晏的對黃總套起近乎,敬起了酒。

由于張英俊沒有第一時間應承,已經失了先機,此時也只能看著爆紅的機會在自己眼前走了個過場。

而這一切并沒有被兩個當事人當回事。

羅睺內心的沮喪,無人可說,面對眼前無數美食也是有一筷子沒一筷子的戳著。

他的胃口被自己和鴻鈞折騰得只剩下鬧心。

鴻鈞抬頭看了對面巴結的一套,突然也無師自通的夾了一塊魚放進羅睺的碗里。

看著碗里憑空多出來的菜,羅睺感覺自己要心梗了,鴻鈞這一天天的是要做甚啊……

他們真的不合適。

特意討好他也不行。

“吃啊,你平常愛吃魚,心情好能吃十碗?!?/p>

多么觀察入微的鴻鈞。

羅睺一點都不覺得這是好話,你他媽才吃十碗。

發現羅睺只是看著不吃,鴻鈞就一直盯著,羅睺欲哭無淚,為什么好好吃個飯這么艱難。

顫抖的夾起道祖夾的魚,往嘴里送的過程,就跟被迫吃毒藥一樣。

臨死前的掙扎。

吃了就完事了,淡定??!不能被鴻鈞看出端倪。

吃個菜都需要心里建設的羅睺,突然加快速度,一下把魚塞進嘴里。

早死早超生。

吃完了就魔生輕松!

正當羅睺解決完難題舒出一口氣,一雙熟悉的筷子又夾了東西過來。

“???”

然后接二連三……

直到碗里再也堆不下,鴻鈞才住手,“吃吧?!?/p>

羅睺:“……”

吃吧……

吃………

吧………

這種特別的照顧,讓羅睺嘴角僵直得無法自控。

要是再出事,鴻鈞下次會不會把他直接關在紫霄宮……這個問題實在太值得思考了。

羅睺咽了咽口水,心里出現了巨大的陰影。這樣下去可不行……再磨嘰下去,可能會晚節不保,只要孩子到手,立馬遠走高飛,最好此生不要單獨再見。

黃運才余光一直在羅睺他們這邊,看見兩人的互動,心里有所覺悟。

看羅睺的眼神也多了幾分探究。

而且他也更喜歡這種精致妖孽一些的美人。

“咳,你們倆新人別光顧著吃飯,太拘束了,喝酒!喝酒!”黃總笑得油光滿面,導演懂味的直接帶頭朝他敬酒。

其他人也依次站起來敬酒。

輪到羅睺,他抬頭看了一眼那個中年油膩男,并且在對方眼里看到了熟悉的曖昧。

羅睺:“……”為什么這個世界的人總是對他這張臉如此偏愛。

以前在別的世界也沒這種待遇。

羅睺忽視了在這個世界沒有靈力的獨特性,以往不管是魔祖還是道祖都被籠罩在巨大的魔力之中,沒有人敢抬頭去窺探他們的真容,當然除非法力比他們高,不然也只能看見一團陰影而已。

這個世界幸也不幸。

張英俊在另一旁揚了揚手中的酒杯,小聲說道:“小羅,跟黃總敬個酒!”

羅睺看著眼前的酒杯,讓他給這樣一個家伙敬酒?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