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第 17 章

忽然,童子期接到一個電話出去談,殷子伍說到吃過蘇千涼做的美食,詳細地描述薯條薯片的味道。

陪他們的小姐姐中有一個明高陽的粉,因為工作的緣故每次都只能看回放,吃不到虛擬數據很遺憾。

有了共同話題,喝了些酒的殷子伍沒忍住多說了些。

誰知道這幾個溫柔漂亮還特別會說話的小姐姐,是孽緣三混蛋特地派來探他們行蹤的。

聽到這,三混蛋蹦了出來,齊罵殷子伍吹牛逼。

兄弟被罵,金子六自然不能干看著,等童子期打完電話回來,就變成了三對三的六人對峙。

“你們想怎么樣?”童子期頭疼不已,他不過出去兩分鐘沒看著就捅出簍子來了。

薯片吃完了,沒有現成的證據,蘇千涼又遠在天邊,實在難以證明。

三混蛋中的老大名叫辛雪風,名字很文藝,行為很操蛋。

聞言,痞痞地勾手指,“那還不簡單?讓你們的妹妹再弄點來吃吃啊?!?/p>

“你踏馬傻逼嗎?”也就是殷子伍嘴快,不然童子期也得問候一句辛雪風的長輩,就這智商怎么能放出來禍害首都星?

殷子伍:“妹子在那么遠的星球參加節目,光腦又關了聯系不上,就算能聯系上,她憑什么做給你吃?是你出星艦把人恭恭敬敬地請回來,還是你出大把大把的帝國幣給她當辛苦費?”

“我出就我出!”辛雪風半點不怵,當著他們的面分分鐘聯絡人,“媽,我要一艘星艦,今晚就要?!?/p>

不知道那頭說了什么,掛了電話的辛雪風神氣十足,屁股翹得半天高:“走吧,哥哥帶你們吃薯片去!今晚七點,港口見,不來的是汪汪獸!”

三混蛋趾高氣昂地踏出包廂,走了還要帶走他們的小姐姐,左擁右抱的好不快活。

那牛氣沖天的背影,氣得殷子伍恨不得上去給他們幾腳。

金子六和童子期對視一眼,都有同一個疑問。

就算辛雪風家里再有錢有勢,真的就因為他一個電話把星艦挪出來用了?

星艦可不是懸浮車,價格不高,誰都能有那么幾輛。

星際航行會遇到很多突發意外,比如天外隕石、星際海盜,所以星艦必須配備一定數量的駕駛人員、警務人員、服務人員,還有每年的保險維護費用,開銷那么大,說給就給了?

除非,這是早就準備好了的。

越想,童子期越覺得今天的事從頭到尾像是被人算計好的。

他們中了套。

*

黑鍋咕嚕咕嚕地冒著泡,蘇千涼盯著鍋好半天,終于下了手。

末世的動物不是變得兇殘肉質太老啃不動,就是變成智慧動物下不了口,弱小待宰的太少,太久沒吃鹵味了。

末世沒來前吃鹵味多方便啊,點個外賣就分分鐘送到家,還能挑選不同口味的,每一家都有其特點。

以前蘇千涼最喜歡黑鴨家的,夠辣夠麻夠勁。

就是自己怎么搞也琢磨不出那個配方,總覺得哪里還差一些。

這回不用琢磨了,能吃就行。

她挑了根鴨脖,也不用匕首跺開,那么大一根直接上嘴咬,不要太過癮。

接連煮了兩個小時,鴨肉非常入味,第一口就把蘇千涼辣得咳嗽起來。

她太久沒吃辣,原主是從來沒吃過辣,一時間身體受不住這個刺激。

一個咳嗽,辣味到了喉嚨里,那就更忍不住要咳了。

蘇千涼咳了好一會兒,咳得面色通紅。

屏幕前的明高陽和觀眾都在擔心她是不是不小心弄了有毒的東西進去,把自己給毒到了。

“不行,我得過去看看!”明高陽站了起來,面對直勾勾看著他的一個個隊友,他有點不好意思。

隊友愿意跟著他,聽他命令,是覺得他的贏面大,有希望活到最后贏得五百萬的獎金,而節目開始將將兩天,他即將第二次丟下他們。

說他不在乎隊友吧?并不是。

但是蘇千涼,他也非常在意。

明高陽想向隊友說明他只是暫時離開一下馬上回來,剛剛開口說出一個“我”字,杭一龍到了。

只見那個高高瘦瘦的中年男人快步上前,一手伸向蘇千涼的衣領后方,另一只手食指和中指并攏,就要往蘇千涼的喉嚨里摳。

屏幕外的人對著彈幕看得懂這是怕蘇千涼中毒幫忙催吐,但對只是被辣嗆到的當事人來說,那就是有人在后面襲擊。

拎后領是為了挾制她不亂動,食指和中指是為掐她的致命部位咽喉。

蘇千涼彎身躲過杭一龍拎她后領的動作,抬手格擋住他的另一只手,同時一個翻滾拉開和杭一龍的距離,迎面對峙。

動作利索成這樣,嘴唇沒白沒紫,杭一龍自然知道她沒事。

不過蘇千涼行云流水一般的流暢動作勾起了他的好奇心,“兄弟以前在哪練的???”

“我們有仇?”蘇千涼沒有感受到任何敵意,弄不明白他為什么要攻擊自己。

“沒仇啊?!焙家积垱]懂她的腦回路,“今天第一次見面,哪來的仇?”

“那為什么攻擊我?”蘇千涼的姿勢里依然帶著防備,一旦他回答得不對,隨時能夠出手。

“哦,那個啊?!焙家积埫靼走^來是自己的錯,一樣的情景換成是他,怕是也會做出相同甚至更過分的反應,“是觀眾看你咳得厲害,以為你吃到毒了,正好我在離你比較近的位置,有觀眾跑來求救,我就過來了?!?/p>

蘇千涼:???

我只是吃個麻辣鴨脖而已?????

她一向沒什么表情,這個難得懵逼的反應立即把觀眾逗笑了。

杭一龍特地打開自己的光腦,拉彈幕給蘇千涼看,“前面很多被刷掉了,不過還是有一兩個的,可以證明我沒說謊?!?/p>

彈幕里確實還有稀稀落落的一兩條,聽著他們的對話,還有觀眾幫忙解釋杭一龍說的是真的。

經歷過末世的人,對軍人總是有一種天然的好感。

那些哪怕沒有覺醒異能,子彈對付不了高階點的喪尸,依然以血肉之軀擋在普通民眾身前的軍人,值得民眾給予最高的敬意。

于是,觀眾們就發現,蘇千涼不再防備杭一龍。

不止如此,她還邀請他坐下來,請他吃洗洗刷刷許久又煮了兩個小時的東西。

杭一龍頗為受寵若驚。

他倒不懷疑蘇千涼想毒死他,可她先前咳得觀眾都懷疑她被毒死了到處求救,就有點不敢下手。

蘇千涼看出來了點,“咳嗽是因為辣,你帶水了嗎?”

“沒帶?!焙家积堁杆俑目?,“哦,帶了?!?/p>

不等詢問,他看到旁邊的空碗,手指往碗沿一磕,透明的水流汩汩流出——他是一名水系能力者。

蘇千涼把碗往他身邊推了推,從鍋里撈根鴨脖出來,“吃吧?!?/p>

杭一龍沒看過蘇千涼的直播,不清楚這黑乎乎的東西能不能吃,但是彈幕都在催他吃,說蘇千涼手藝很不錯,錯過這村沒這店。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他吃了,跟著就咳得驚天動地。

蘇千涼一副早有所料的表情,抬手拍了一下杭一龍的背,他頓時如同腳底踩了彈簧似的咻的一下射了出去。

觀眾:???

彈幕:???

那一巴掌的威力有那——么大?

“不好意思咳……”杭一龍邊咳邊道歉,不用他多做解釋,蘇千涼都懂,把那碗水推了過去,杭一龍幾大口喝下這才覺得好受一些。

“兄弟,不是,妹子你這東西實在太……”因為找不到合適的形容詞,半路卡殼。

蘇千涼:“這個,是麻辣鴨脖。舌頭有一點麻痹感,是花椒帶來的麻。舌尖感受到熱熱燙燙的刺激感,那是辣椒帶來的辣?!?/p>

“又麻又辣?!焙家积埖纳囝^上還殘留著那種感覺,“味道是刺激了點,但是非常痛快,如果這時候有酒就更好了?!?/p>

“工作時間不飲酒?!碧K千涼說得一本正經,杭一龍想了想覺得她說得有道理,退而求其次,大口大口地喝水,就當喝酒了。

觀眾:???

彈幕:???

說得好像工作時間吃吃喝喝還睡覺的人不是你一樣!

吐槽歸吐槽,福利時間還是要有的。

“龍哥,你有好吃的別忘了我們??!”

“是啊是啊,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嘛~”

“龍哥,最好的龍哥,給一點嘗嘗唄?”

“求龍哥憐憫?。?!”

杭一龍還是很寵粉的,他們都這么要求了,自然得滿足。

經得蘇千涼的同意,又從鍋里取出一根鴨脖,放在一邊請開全息模式的觀眾們品嘗。

這一天,史稱“辣得撕心裂肺的日子”。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