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第037章

賀綿綿第一次談戀愛, 完全沒有經驗,也不懂戀愛具體要怎么談,她雖然看過不少言情, 但那些書里的套路, 和她現在的狀況絕壁不一樣。

她的戀愛順序,好像搞反了。

別人是先談情說愛, 然后情到濃時,水到渠成地發生關系。

而她跟賀聞川是先發生關系, 再確定關系, 因為從一開始就不純粹,所以一旦確定關系,他們的熱戀期, 幾乎只體現在床上。

上床時,他們是熱戀中的情侶, 下床后, 他們是相處融洽的家人。

賀綿綿有時會想,這樣的戀愛模式, 好像不太對!

這一晚, 賀綿綿又被賀聞川纏著,在浴室里洗了個黏黏糊糊的澡后,氣呼呼地裹著浴巾出來, 然后坐在床邊生悶氣。

賀聞川過一會也出來,頭發濕噠噠的,下半身也只圍了條浴巾,見她坐在床邊發呆,他嘴角彎了彎,朝床邊走去, 然后坐在她身邊,低頭親了親她的肩膀,“還氣呢?”

賀綿綿扭頭瞪他眼,說:“我都說那姿勢不行,你還非要那樣?!?/p>

賀聞川低低笑出聲,說:“最后不是也爽了?嗯?”

“閉嘴!”賀綿綿惱羞成怒。

賀綿綿將腿收回床上,轉身面對他,一臉嚴肅地說:“賀聞川,我們打個商量行不行?!?/p>

見她這么嚴肅,賀聞川只能收起滿腦子的黃、色廢料,清了清喉嚨,說:“你說?!?/p>

賀綿綿眨巴著眼,說:“我覺得,我現在還小,天天這么做,對身體也不太好,蓮姨都說我虛,要不我們約個時間,一三五,怎么樣?”

賀聞川皺眉,“一三五才能做?”

賀綿綿連忙點頭,“對?!?/p>

賀聞川想了想,說:“可以,但次數由我決定?!?/p>

“那不行,數次也有規定,每晚最多兩次?!辟R綿綿堅決地說。

賀聞川雙手抱胸,擺出一副談判的姿勢,嚴肅地說:“你這不叫商量,你是單方面通知?!?/p>

賀綿綿揚起下巴,努力撐大氣場,說:“不管,你若想我配合你,你就得按我的來?!?/p>

賀聞川想了想,說:“你的要求我可以配合,但周六晚上得我說了算,這是我唯一的條件?!?/p>

賀綿綿頓了下,有點猶豫,周六晚是在兩個休息天中間,就算他想多做幾次,應該也應付得來,畢竟第二天還能休息,這么一想,她便點點,“行,成交!”

后來,每個周六就成了賀聞川的大狂歡,這點賀綿綿是萬萬沒想到的,她是能想到,也就不會輕易點頭了。

不過這些都是后話。

兩人就這么談了一段時間的戀愛。

然后賀綿綿越來越覺得,自己談戀愛跟沒談戀愛的區別,也就是晚上身邊多睡了個人而已,而且這個“睡”,大部分時候還是個動詞。

其他時候,學照樣上,日子照樣過,賀聞川照樣忙得整天不見人影,時不時還得出個差,出差時給她打電話,也不是說些情情愛愛的話,而是上來就讓她哼哼,好幾次都氣得賀綿綿直接掛電話。

賀綿綿思來想去,覺得這樣的戀愛模式,根本不是兄妹轉戀人的模式,而是直接從兄妹轉老夫老妻的模式!

賀聞川這個lsp,說是要跟她談戀愛,其實就只想和她睡而已??!

賀綿綿覺得自己虧了。

時間已進入寒冬,馬上就要放寒假,但高三的寒假很短,而且放假時卷子更多,所以大部分人都不怎么期待放假,當然,成績普通卻有背景的那幫人除外。

賀綿綿就是個例外,她沒有任何升學壓力,平時在家學習若超過一小時,蓮姨就會大呼小叫讓她別熬壞眼睛,然后一個勁地趕她出去玩。

蓮姨甚至放過狠話,說她不想讀的話,高中畢業就可以離開學校了,左右不用她賺錢養家,賀聞川顯然也是這個意思。

有這樣拖后腿的家人,想學習好都很難。

午休時,白晴和黎夏猜拳,誰輸誰去買熱奶茶,結果黎夏輸了,但黎夏撒賴不去,兩人鬧成一團。

外面實在太冷,教室里有暖氣,誰都不想出去挑戰自我。

“那就不喝?!辟R綿綿說,打了個大大的呵欠,然后伸個懶腰,實在困得不行,她又很快又趴回桌子上去。

白晴看她一副嚴重缺覺的模樣,隨口問她:“你昨晚做賊去了?怎么困成這樣?”

賀綿綿沒回她,心想昨晚妖精打架去了,最后她還被男妖精吸干精血。

前排有個女生,回頭看了賀綿綿她們一眼,然后叫賀綿綿的名字,對她說:“你們是想喝奶茶嗎?我男朋友要幫我買,我讓他順便給你們帶呀?!?/p>

白晴激動地大叫一聲,“好啊好啊,我現在就把錢轉你,真的太麻煩你男朋友了?!?/p>

女生名叫陳若,是個很文靜的女孩,她對白晴笑了笑,說:“不麻煩,他本來也要去給我買?!?/p>

黎夏感慨道:“嗚嗚,有男朋友真好,大冬天也特地給你送奶茶,他是哪個班的呀?”

陳若臉頰紅撲撲的,說:“他是大學部的,今年大一?!?/p>

“哇,這么冷還特地從大學部過來幫你買奶茶,也太寵了吧!”白晴回頭看一眼賀綿綿,說:“老大,我也好想要甜甜的戀愛??!”

賀綿綿突然就覺得有被冒犯到了!

她懨懨地說:“別想,誰說談戀愛就一定是甜的?”

白晴看了她一眼,想起上次旅游時撞見老大跟她哥在接吻,之后又發生逃跑事件,導致白晴始終認為,老大是被她哥強迫的,所以到現在都不敢問他們兩人的情況,這會聽到老大這么說,就覺得她過得并不好??!

白晴忙說道:“那還是算了,我還是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吧?!?/p>

沒讓他們等多就,陳若的男朋友就將幾杯奶茶送過來,把幾個女孩高興壞了,然后熱情地將陳若拉到后面,邊喝奶茶邊聊天。

賀綿綿隨口問她:“你跟你男朋友,是怎么認識的?”

陳若笑道:“我們是鄰居,從小就認識的?!?/p>

旁邊兩人鬼叫?。骸巴?,青梅竹馬,太美了吧!”

賀綿綿也是眼前一亮,說:“從小一起長大,那是不是跟兄妹差不多?”

陳若想了想,說:“是啊,高一以前,我還一直將他當做哥哥?!?/p>

賀綿綿仿佛找到了同類,找到了知音,說:“一直當哥哥,又怎么變成情侶的?”

一旁白晴若有所思地看賀綿綿一眼,也沒多問,就安靜地聽著。

“我高中才來這邊上學,他當時高二,整天陪著我上下學,我爸媽不在家時,他還會過來給我做飯,休息日經常帶我去看電影,游樂場什么的 ,漸漸的,我也察覺到他的心思,然后他就跟我表白了,我想著他算是我遇到的最好的男孩子,而且從小認識,知根知底,就同意跟他交往了?!?/p>

“真好?!卑浊缋柘漠惪谕暤卣f,說完兩人又同時嘆氣,白晴說:“我怎么就沒有這么好的鄰家哥哥!”

賀綿綿也嘆氣,想了想,她摸出手機給賀聞川發信息,“放學來接我唄,男朋友?!?/p>

過一會,賀聞川回復道:“下午有個會議,要開到晚上8點?!?/p>

賀綿綿:……

她不死心,又發信息道:“哥,這個周末去看電影吧,我聽說有部片子不錯?!?/p>

賀聞川回復:“昨晚我和你說過,這個周末要去首都出差?!?/p>

賀綿綿:……

這樣的男朋友不趁早分手留著過年嗎???!

他果然只饞我的身體!

她咬牙切齒地發消息:“我們分手吧!”

那邊賀聞川倒是淡定,回道:“可以,周末分,周一我回來再復合?!?/p>

賀綿綿:……

這就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嗎?

同一屋檐下談戀愛就這點不好,想分手還分不掉!

就,很煩躁!

別人的愛情,是浪漫的青春偶像劇,而她的愛情,就是火辣辣地情。色片!為什么?是戀愛對象的問題嗎?

可能是教室里暖氣很足,下午幾節課,賀綿綿都是在昏昏沉沉的瞌睡中渡過的。

直到放學,才被白晴叫起來收拾書包,賀綿綿最后一節自習課,是睡得真熟,額頭壓在手臂上,都壓出個紅印子。

隨便收拾好書包,剛走出教室,冷風一吹,人立馬就被凍清醒了。

教學樓離門口還有好長一段距離,好遙遠……

賀綿綿將棉被似的羽絨服裹緊一些,帽子壓低,拉鏈拉到最頂,全副武裝地走出去教學樓。

一路走過去,路上的同學都跟她一樣縮成團。

遠遠看到自家的賓利,賀綿綿頂著寒風加快步伐,小跑著過去,然后拉開后座車門快速地鉆進去。

然后……

賀綿綿看一眼坐在另一邊的賀聞川,然后撅著嘴憋著笑,脫掉外套坐到位置上,說:“不是說開會到八點嗎?怎么又來接了?”

賀聞川伸手接過她的外套放好,又去摸摸她的手,有點涼,于是握在手心里捏了捏,“你叫的是男朋友,我肯定得來,叫哥就說不定了?!?/p>

賀綿綿斜他一眼,“切!”

賀聞川伸手去勾她的脖子,拉過去吻了吻她的唇角,問:“對男朋友的表現還滿意嗎?”

賀綿綿抿著嘴笑,眼神明亮,眉眼彎彎,“還行吧?!彼悬c小傲嬌地說。

其實在鉆進車里看到他的一瞬間,她的心情只能用心花怒放來形容,就好像一抬眼,就看到春暖花開,流水潺潺。

心里滿滿的,漲漲的,很開心。

這才是戀愛的正確打開方式吧。

賀聞川伸長脖子湊過腦袋,在她耳邊,吹著氣說:“那要怎樣你才滿意,床上多來幾次?”

賀綿綿心情好,不跟他計較,斜他一眼后,扭頭看一眼車外。

“咦?這不是回家的路?”賀綿綿好奇地說。

賀聞川靠著椅背,抬手揉了揉眉間,神情看起來有一絲倦怠,說:“去公司吃飯,然后等開完會,去看電影?!?/p>

賀綿綿楞了下,沒想到剛才在信息里拒絕得那么果斷的事,這會都已經被他安排得明明白白。

賀綿綿抬眼看他,說:“電影等你回來再看吧,不著急的?!?/p>

賀聞川枕著椅背,閉著眼,牽她的手放在胸口,說:“女朋友優先?!?/p>

賀綿綿想,好吧,戀愛還是挺甜的。

到了周末,賀聞川去出差,賀綿綿晚上沒被他纏著要,整個人都精神不少,一大早起來,照鏡子的時候,都覺得自己容光煥發,連額角那道粉色的疤痕,也幾乎淡得看不出來。

等等,疤痕怎么不見了?!

賀綿綿湊近鏡子,仔細看自己的額角,那里原本有道紅疤,是她剛穿進來那會,連續兩天磕出來的,很長一段時間內,只要她乖一點,那道疤就會發作,讓她頭疼,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紅疤漸漸變淡了,頭疼的次數也越來越少,最近這段時間,好像都沒痛過了!

為什么?是發生什么事讓劇情或人設改變了嗎?

這是不是說明,她已經完全脫離劇情的控制??

是因為她跟賀聞川發生關系嗎?在原文里,賀聞川雖然護著妹妹,但也僅此而已,可現在,兩人的關系早已經從親人變成戀人,是不是劇情大神覺得控制不住他們了,所以干脆放棄了??

不管是什么原因,疤痕消失,頭腦不痛,看起來應該是件好事吧??

賀綿綿這么一想,也就不再糾結,洗漱完換好衣服,就下樓去了。

一大早,秦月已經過來了,就坐在餐桌前,陪蓮姨一起摘菜,臉色看起來也不太好,愁容滿面的。

賀綿綿喊了聲“蓮姨,小姨”然后朝她們走去,“小姨怎么了,看起來臉色不太好?!?/p>

秦月抬眼看賀綿綿,眼眶紅紅的,像是有著萬般的委屈,又難以啟齒。

旁邊蓮姨也跟著重重嘆了口氣,對賀綿綿說:“秦東昨晚跟你小姨吵了一架,摔門出去后,就一夜沒回來?!?/p>

賀綿綿楞了下,卻又不覺意外,這應該才是秦東的真實本性吧,他的性格可不像他在秦月面前表現的那樣悶。

“知道他去哪嗎?”賀綿綿走過去,坐到蓮姨身邊,問著秦月。

秦月嘆了口氣,搖搖頭,“他一向不愛跟我說話,在學校里交的朋友,我也不認識,也知道是隨便找酒店住,還是去找朋友了?!?/p>

蓮姨拍拍她的手,說:“你也別太擔心,畢竟是大小伙子了,身上還帶著前,肯定不會委屈自己的?!?/p>

秦月說:“天氣這么冷,他也沒穿多少?!?/p>

賀綿綿等她說完,才問:“是因為什么吵架?怎么這么大氣性?”

秦月有些猶豫,像是不愿意說,可看看蓮姨跟賀綿綿,最后還是跺了跺腳,說:“他跟我要錢,我沒給,他就跟我吵了?!?/p>

蓮姨一聽,放下手里的菜心,說:“我還以為是什么要緊事,不就是要錢嘛,只要是用在正途上的,你給他就是?!?/p>

賀家最不缺的就是錢,能用錢解決的事,都不算事。

秦月從紙巾盒里抽出一張紙巾,抹了抹眼淚,嘆口氣說:“就是沒用在正途上,我才不給的?!?/p>

賀綿綿和蓮姨對視一眼,賀綿綿忙問:“他拿錢去干嘛了?”

這一問,讓原本默默掉眼淚的秦月,突然哇的哭出聲,然后抽抽搭搭地哭得說不了話,賀綿綿和蓮姨看得著急,又不好追問,只能等秦月哭夠了自己說。

秦月哭了有好幾分鐘,才哽咽地說:“他也不知道……不知道去哪里染上賭癮,最近這段時間,陸陸續續地跟我要了不少錢,每次都是幾千幾千地要,有次最多要了一萬,我問他拿去買什么,他都隨便找借口,說跟同學聚餐,說要買鞋子,我也沒多想,反正都是小數目?!?/p>

說到這里,秦月又抽出兩張紙巾,搓了搓鼻涕,才繼續說:“昨晚他挺晚回來的,一回來就跟我要錢,說要五萬,我當下就覺得不對勁,他要錢要得太頻繁,還一次比一次多,我就說我沒錢,可他不信,他知道聞川一個月給我多少錢?!?/p>

“他沒說這錢要拿去做什么嗎?”賀綿綿問。

“一開始沒說,后來跟我吵起來,才說是要去還賭債?!闭f到這里,秦月又大聲哭起來。

賀綿綿和蓮姨直接傻眼了,面面相覷,也不知該說點什么。

這才回國多久,一個學期還沒結束,他就玩得這么開了,還去賭博?正經人會去碰這玩意嗎?

賀綿綿沒吭聲,蓮姨嘆著氣說:“哎喲,怎么會去賭錢呢?秦東也太糊涂了,是不是只欠五萬?有沒有惹上高、利、貸?”

秦月被問得臉色都白了,搖搖頭說:“我也不知道,這事我昨晚才知道,但心得一夜沒睡,一早過來,就是想讓聞川給我出出主意,沒想到他出差了?!?/p>

蓮姨也是幫著緊張,“真是不巧,要不先等等看吧,看秦東今天有沒有回家,有的話,你就好好跟他講道理,欠多少錢,都他還清,然后讓他把這個賭給戒掉?!?/p>

秦月接著嘆氣,除了這樣,她也想不出更好的辦法,而且秦東才跑出去一個晚上,也不知道具體是什么情況,若這個時候找賀聞川,他再轉頭來問她,她卻一問三不知,也是麻煩。

秦月坐了一會就走了,擔心秦東回來進不了門,大廳是密碼鎖,但院子的鎖不是。

等秦月離開,蓮姨才嘆氣說:“這都什么事啊,小祖宗,你以后見到秦東,要躲得遠遠的,知道嗎?這孩子看來不是什么正經人?!?/p>

賀綿綿點頭說:“我知道?!?/p>

雖然秦東曾在學校提起他們是表兄妹,但兩人其實很久沒見過面了,如果不是秦月經常過來,她幾乎都要忘記這個人。

晚上賀綿綿趴在床上給賀聞川打視頻電話的時候,提起秦東的事,賀聞川聽得直皺眉,吩咐道:“這種破事你別理,真有事,小姨會來找我的,我來解決?!?/p>

賀綿綿撇嘴,“我才懶得理呢,又不關我的事?!?/p>

賀聞川嗯了一聲,說:“小事就不提了,我們說說正事?!?/p>

賀綿綿看他說得正經,也不由自主地做起身,問:“什么事?”

“給我哼兩聲?!?/p>

賀綿綿:……

正事就是給他哼兩聲?這男人腦子里除了ghs就沒有別的嗎?

“不哼!”賀綿綿果斷拒絕,這么羞恥的事,她每次做完都要臉紅半天,他卻每次提要求都提得坦坦蕩蕩的。

“真不哼?”賀聞川問。

“不!”

賀聞川沉默幾秒,說:“那我哼給你聽?”

賀綿綿:……

不等他出聲,她果斷伸出一陽指摁掉視頻。

賀聞川這趟出差不太順利,遇到點問題,光用兩天假日處理不完,于是又延長了兩天,賀綿綿得知后,心情瞬間跌至谷底。

以前不是情侶關系的時候,分開多少天,賀綿綿也沒覺得什么,現在只是換個身份,三四天不見,就有點受不了,就覺得渾身不得勁,干什么都沒興趣,想人想得緊。

周一下午有節體育課,難得是個大晴天,老師讓學生在操場上跑兩圈后,就解散讓他們自由活動。

這會太陽正好,曬到身上暖洋洋的,賀綿綿就領著白晴和黎夏,在操場邊找了塊舒服的草地,坐下來曬太陽。

白晴跟黎夏半躺在草地上,討論著校門口新開的一家奶茶店,說放學要去試試。

賀綿綿在一旁瞇著眼聽著,也不參與,她其實沒那么喜歡喝奶茶。

身邊兩人說著說著,聲音漸漸變小,隨后又小聲議論說:“朝我們走來的那幾個男生,是不是大學部的?”

“應該是吧,都很高?!?/p>

“他們是不是沖我們來的?”

“不知道啊,但這里就我們三個!”

賀綿綿皺眉,撩起眼皮看一眼不遠處的幾個男生,隨即皺起眉頭。

秦東,他怎么來了?特地來找她的?

賀綿綿瞬間想起他的賭、債。

走在幾個人最前面的秦東,果然喊了她的名字,“賀綿綿?!?/p>

賀綿綿站起身,拍拍腿上的草屑,說:“有事嗎?”

秦東說:“有事找你,到那邊說吧?!彼S后指著一處樹蔭。

賀綿綿搖頭,說:“有事你就在這里說?!?/p>

秦東皺眉,想了想,掏出手機點開相冊,說:“我這里有張照片要給你看看,借一步說話吧?!?/p>

賀綿綿戒備地看著他,想了想,她往操場邊走幾步,說:“就在這邊說?!?/p>

于是兩人在距離其他人幾米遠的地方,看秦東手機里照片。

賀綿綿只是瞄了一眼,就立馬皺起眉頭。

作者有話要說:  推薦基友的文《從末世回來的花瓶》by:桃花引(搜索文名或者作者名可以收藏)

末世的土著居民周舒一覺醒來穿越到了現代。

她的任務是在回到末世之前花完九百億。

周舒信心滿滿,但是進了超市以后她震驚了,泡面三塊五一袋,純牛奶三塊一袋,大米一塊八一斤???

要把周舒甩了的豪門男友拿了一千萬分手費給周舒,讓她以后不要再過多糾纏。

周舒:“我給你一個億,你能滾多遠滾多遠,別耽誤我刷卡!”

豪門男友:“???”

——————————————

感謝在2020-10-09 16:20:39~2020-10-10 20:52:39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佛系菇涼、離情 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趙小姐、笙笙、清觴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佛系菇涼 100瓶;西紅柿 25瓶;喵小妖、渺 10瓶;盛世盛世 9瓶;jessie 3瓶;熊大寶 2瓶;木兮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你是天才,一秒記?。?,網址..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