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恍然大悟

涅墨西斯無視了彼得·帕克快寫到臉上的吐槽,繼續道:“他最近不得不養一個孩子,不是他親生的孩子,是他……雙胞胎妹妹的孩子。那個孩子,非常粘人且吵鬧,這給那個地球人的生活造成了很大的不便?!?/p>

說到這里,涅墨西斯停了下來。

內心槽點滿滿的彼得看向涅墨西斯,然后呢?

涅墨西斯忽然有些惱羞成怒,如果他知道應該怎么“然后”,他會跟彼得說這些?

彼得撓了撓頭發,先問出了一個關鍵性問題:“那個孩子年紀多大了?”

涅墨西斯做沉吟狀,年紀多大?

這是個好問題。

涅墨西斯的精神觸絲第一次主動戳了一下死死黏在書包里面的Reality,【Reality,你的年齡?!?/p>

雖然將涅墨西斯和彼得的對話聽得完完整整,但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正在被內涵了的Reality抬爪撓了撓腦袋,喃喃:【年齡……Reality不記得了?!?/p>

涅墨西斯:要你何用!

用力地抿了一下嘴唇,涅墨西斯回想一下Reality之前的表現,不能考慮它存在的時間,應該只算它的心智年齡,勉強道:“大概,五歲吧?!?/p>

彼得:“……這還能大概?”難道那個地、球、人、還不知道自己雙胞胎妹妹生孩子的時間?

涅墨西斯回以冷冽的眼神。

“行行行,大概五歲?!北说米旖俏⒊?,暗罵自己多此一問,這個句式雖然很像是“我有一個朋友”加“朋友即我”,但涅墨西斯假設出來的背景跟他目前可是一點重合的地方都沒有。退一萬步講,涅墨西斯真的有一個雙胞胎妹妹,那他的雙胞胎妹妹今年也就十七歲。大概五歲的孩子,豈不是說他妹妹十二歲就生孩子了?

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嘛。

這是完全建立在假設上的故事背景,認真找邏輯的他才是個大笨蛋。

彼得自我檢討了一下,然后順著涅墨西斯的思路,提出了一個頗有價值的建議。

“五歲的話,可以送他去幼兒園啊?!北说靡槐菊?,“或者請個保姆回家照顧他也可以?!?/p>

涅墨西斯的眼睛微微亮了起來。

“彼得?!?/p>

“嗯哼?”

“你是一個聰明的人類?!蹦魉谷缡钦f道,還抬手揉了一把對方的棕色小卷毛,活像是給予愛犬獎勵的寵主。

彼得:“……實話說了吧,埃爾維斯,你是不是想養狗了?”不然,為什么總是盯著他的頭發揉。他這頭小卷毛是倔強得點,手感是還不錯,但這不是涅墨西斯一而再再而三上手的理由。

涅墨西斯用力地按了一下書包,書包里的Reality雖然沒聽懂涅墨西斯的“有一個地球人”系列對話,但它非常敏銳地捕捉到了彼得剛才給出來的訊息,即養狗。

狗,一種生活在地球上的動物,因其忠厚可愛,向來深得人類喜愛。

不要小看了上過網的Reality,它的想象力因網絡而豐富,在涅墨西斯想著如何將壓在水晶球里老實待著的時候,它已經在網絡上圈出了十幾種可能影響到它家庭地位的生物,狗便是其中之一。

【父親,不要狗!】Reality努力撒嬌,【您已經有我了,不需要狗了?!?/p>

涅墨西斯:【……閉嘴,不然弄一堆狗塞進你的窩里?!?/p>

Reality:【QAQ】

將Reality懟得眼淚汪汪,涅墨西斯對彼得道:“沒興趣?!?/p>

養一個Reality,哦,還有一只彼得就夠了,什么狗不狗的,他完全沒有興趣。

***

將Reality送去幼兒園是不可能的事情,走正規渠道也雇不回一個能夠照顧法則聚合體的保姆來,但這不代表涅墨西斯沒有別的方法。

等到校車抵達哥倫比亞大學的時候,涅墨西斯已經下了決心,還想要現在就回家將Reality給安排上。只是,他目光一瞥,看到彼得寫滿興奮的臉,想到剛才他向自己提出來的有用建議,涅墨西斯心中“嘖”了一聲。

算了,看在小信徒一直盡職盡責侍奉他的份上,涅墨西斯決定給他一個恩典,稍微陪他參觀一下哥倫比亞科學院的實驗室吧,雖然他不知道蜘蛛這類節肢動物有什么好看的。

不過很快,涅墨西斯發現,彼得也不是那么喜歡蜘蛛——最起碼,在科學院的年輕教授向這群高中學生介紹他們研究院正在研究的項目,那些融合了諸多普通蜘蛛基因而誕生的超級蜘蛛時,彼得小眼神亂飛,手中的相機根本沒有對上那些玻璃展柜中的蜘蛛們。

涅墨西斯微微瞇起眼睛,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

被邀請來哥倫比亞大學科學院實驗室進行參觀的人員是中城高中整個十一年級學生,來這里的交通工具并不局限于校車,也不止他們那一趟線上的校車。此時讓彼得眼神飄忽又藏頭露尾專注中的是一個金發藍眼的年輕女生,以著地球人的標準,那是一個漂亮姑娘。

那個女生正跟旁邊的女生小聲說著什么,說到興奮處,還不時露出一個甜美的笑容來。

涅墨西斯睨向彼得的目光格外不滿,這就是他對這一次參觀的期待?說好他是沖著融合基因蜘蛛來的呢。

回想一下彼得當時的言論,涅墨西斯的目光暗了暗,沉聲道:“她是誰?”

“???哦哦?!北说玫哪抗馄屏艘凰?,有點不好意思撓了撓臉頰,故作不在意地道:“她是麗茲·艾倫,她……”深吸了一口氣,“她是弗萊士·湯普森的女朋友,這學期的英國文學、法語、歐洲歷史和社會科學這四門課程,咱們跟她是一起上的?!?/p>

“哦?”涅墨西斯挑眉,意味深長地道:“你記得倒很清楚?!?/p>

彼得干笑兩聲,他裝作很認真地擺弄一下脖子上掛著的相機,十分主動地道:“埃爾維斯,你站在玻璃柜前,我給你拍幾張照片啊?!?/p>

來參觀一回,怎么能不留個紀念呢。

“免了?!蹦魉股袂槔涞?,直接道:“我討厭蜘蛛?!鳖D了一下,涅墨西斯扔下一句“我有事先走了”,也不等彼得反應,轉身就往外走去。

“埃爾維斯?”彼得一臉懵逼地看向涅墨西斯頭也不回地走出實驗室,完全不知道這是怎么一回事。不過考慮到這一次參觀跟社會實踐掛鉤,事關學分,彼得雖然滿頭霧水,依舊沒忘幫他向帶隊老師請個假。

大步走出科學院的大樓,涅墨西斯回頭看了一眼那棟建筑,目光微沉。

麻煩的人類。

身為他的信徒,彼得不僅武力值渣得一批,信仰還不夠堅定,心里居然有別的人類在,這簡直——

倒不是說信仰涅墨西斯后就不能結婚生子正常繁衍了,可問題是,彼得是涅墨西斯的第一個認可的信徒,地位差不多就是祭司等級,再深刻一點,代言人也不是不可以的。

給予了這么多倚重,結果,彼得卻看著個普通的地球女人直了眼,真當神祇沒脾氣呢?

是,涅墨西斯不曾向彼得揭露自己的真實身份,但他都跟彼得生活在一個屋檐下了,難道彼得·帕克就不能機靈一點,機智一點,自己意識到神明就在他身邊嗎?

好歹是他第一個承認的信徒,有望升職祭司、代言人的,比起直截了當宣布他是神,涅墨西斯更想要看到的是彼得自然而然、對他由衷敬愛并成就信仰。做得多了就太過刻意了,涅墨西斯又不是死亡,靠著耍神跡來收服信徒,活像是個雜耍的。

今天的天罰依舊在以各種角度內涵死亡。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