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萬萬沒想到

ABO,非性轉

一句話簡介:身為直男O,諸葛亮執意要找一個女朋友……

*

諸葛亮享受了25年的單身生活。

他終于熬不下去了。

“每次去吃自助餐根本不敢上廁所——”他抱怨道,“樓下的咖啡店搞活動永遠是買一送一,我要是喝了第二杯,晚上就不用睡覺了?!?/p>

這個世界上所有的商家似乎只為了兩個人服務。

張良從古文字典中抬起頭,推了推眼鏡:“聽起來,你只需要找一個搭伙的室友就好了?!?/p>

諸葛亮搖搖頭,擺出反對理由:“室友可不一定會和你有同樣的生活習慣,特別是飲食愛好?!?/p>

還是生活在一起的伴侶更穩定。

“可我覺得,只要你想,以你的條件,有大把猛A自薦枕席……”張良慢吞吞地說。

“我不喜歡猛男……”

諸葛亮看上去十分抗拒。

張良是看著他長大的,自然知道他從小喜歡的就是女孩子,就算后來分化成omega,也從沒有動搖過??上?,雖然虛長了幾歲,張良在這方面也是毫無經驗。

畢竟,他可是公認的異性絕緣體。

身為beta,張良顯得更無欲無求,不過,他不是不能理解Omega對感情的需求。

社會中omega極為稀有,男性omega更是萬里挑一,沒有多少研究對象,張良拿不出很好的數據下結論。但理論上,他們內心更柔軟細膩,也會更容易對伴侶產生依賴,一段穩定的關系往往能夠讓他們獲得難以想象的幸福感。

張良幫諸葛亮簡單地分析了下。

他的條件,可以選擇女性beta或者omega——剩下的不用考慮,是因為女性分化成為猛A的概率實在太低。比她們更稀缺的只有男性omega,諸葛亮就是這樣一個極為特別的存在。

“越是稀有,越搶手?!睆埩颊f,“只要做足了準備工作,對方一定不會拒絕你的?!?/p>

“但愿如此?!毕騺韯偃谖盏男√觳乓灿行╈?。

張良瞥見他的反應,隱隱有所猜測,試探著問:“你不會是,已經有看上的人了吧?”

諸葛亮便露出難得靦腆的一面,微不可察地點了點頭。

“我隔壁新搬來一個鄰居……”

那是一個令人過目難忘的美人。

諸葛亮并不是膚淺的顏控,第一次在樓下的便利店遇見時,也被那雙攝人魂魄的銀灰色眼眸吸引了目光。

個子高挑,五官深邃立體,有些混血兒的味道,如銀緞般的頭發束了條長辮拖在腦后,隨動作微微晃動著。

那是一種充滿了視覺沖擊力的美,諸葛亮并不是唯一一個受到影響的人。隔著一張桌子的收銀員,飲食區的客人,都情不自禁地跟著轉動目光。

她還沒有成年,16、17歲的年紀,甚至可能更小一些,處于的分化期到來前最穩定的時候,就像暴風雨的前奏,諸葛亮聞不到任何信息素的氣息,對方也對便利店內涌動的暗流毫無察覺。

她那修長白玉般的手指在屏幕上點了幾下,結完賬,抱起一大袋零食,朝收銀員微微一笑,溫柔又婉約,和她那極具侵略性的美貌截然不同。

……

“她還那么小?!敝T葛亮煩惱地說。

法律將婚齡定在了大部分人分化穩定后的18歲,但是對于相對特殊的alpha和omega來說,這個界限可以隨著分化的需要而適當前挪,青春期來得早,又發育成熟的,只要經過醫院的體檢即可獲得批準。

張良也微微驚訝,他沒想到諸葛亮第一次動心,就是這么高難度的對象。

不過也沒辦法,漂亮女孩,誰不喜歡呢?

“至少得再等幾年?!睆埩纪褶D地說。

“嗯……”諸葛亮嘆息。

“近水樓臺,機會還是有的?!睆埩加终f,“首先,你得了解她喜歡的類型吧?當徐徐圖之?!?/p>

漂亮女孩就住在諸葛亮的對門。

她養了一只狗,是大多數女孩子都喜歡的柯基,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活蹦亂跳。她常常牽出去溜,偶爾會和晚歸的諸葛亮在小區附近或是樓道里相遇。她便會露出那種明亮的、甜美的笑容,但很少說話,似乎有些內向。

諸葛亮開門的時候,活潑的柯基總愛繞著他的腿打轉,有時候會忍不住好奇心,蹦起來拉著牽引繩要往他屋子里鉆。

他便順勢邀請對方進去坐坐。

諸葛亮的客廳里有一個水缸,已經很久沒養魚了,被一只小小的巴西龜占據了地盤。他工作一忙起來自己都會廢寢忘食,只有這種省心的寵物適合他。

兩歲大的柯基圍著魚缸轉了一圈,伸著舌頭對著那小烏龜哈氣。

“他太寂寞了?!彼忉尩?。

高中生總是更多地待在學校,寵物獨自留在家里總是很無聊的。

諸葛亮點點頭表示理解,他也喜歡狗,但知道自己騰不出時間來陪伴它們,更容易疏于照顧,便從來沒打過養狗的主意。

女孩的家人呢?

諸葛亮沒見過他們,她是一個人租進來的,或許是為了方便上學——她學校就在諸葛亮的研究所附近,繞一點路就能看見。據說以前是住在宿舍,后來還是覺得校外自在些,就搬出來了。

除了這條狗,她總是獨來獨往的。

偶爾,諸葛亮忙完項目從實驗室里出來,到附近覓食,會看到她一個人等在對面的奶茶店門口買飲料,孤零零的樣子,和其他同齡的孩子顯得格格不入。

這讓諸葛亮想起自己念書的時候,盡管沒有特別追求特立獨行,不知不覺間也形成了這種習慣。

她可能不太喜歡過于熱鬧的氛圍,但并不排斥與諸葛亮接近。

人畢竟不是獨居動物。

……

“她不喜歡可樂,喜歡喝菠蘿啤?!敝T葛亮回憶起最初招待女孩的時候。他好久沒在家里做飯了,只找出朋友上次來時留下的啤酒。

他自己酒量不好,就算是啤酒的度數,喝多幾口就會頭暈,影響他思考,所以從來避之不及,結果剩下來那幾罐啤酒在女孩陸續的拜訪中迅速消失了。

“聽上去,是個很難讓人掌控的類型?!睆埩荚u價道。

諸葛亮也沒想著要在戀愛關系中把握絕對的掌控權。他一向喜歡順其自然、隨遇而安,連追喜歡的女孩都是第一次,完全不知從何處入手。

張良想了下:“唯一能確定的是,她也不容易被別人追到手……”

這么漂亮的美人,學校里肯定不缺追求對象,顯然是一個都沒看上,眼光極高。

這對諸葛亮來說好像沒什么幫助。

也許對方也對他有點好感,但這點好感還不如那只柯基對他的熱情。來諸葛亮家做客的時候,它恨不得把舌頭黏在他臉上。

諸葛亮被它拍掉了眼鏡,手足無措地把它抱起來放在一旁,然后去找自己的眼鏡。這時候,她會先一步撿起來遞給他:“老師,這里……”

諸葛亮其實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老師,只是他的研究所和學校有些合作,很偶爾地會被邀請過去開講座,或是組織學生開放參觀實驗項目。

他最近實在有些心煩意亂,進度推不下去了,只能跑來師兄這里訴說。

可能是發-情期快到了,張良猜測,很能理解他的處境:“要不你先把手頭的工作進度發給我,先休個假,讓自己放松一下?”

他們的交談被打斷了。

韓信夾著一摞書敲開了門,張良看了看時間,想起自己之前的預約,歉意地抬起手。諸葛亮也不想打擾他們的工作,先一步告辭了。

“記得打抑制劑——”張良朝他的背影喊了一聲。

然后門關上了。

韓信問:“他又怎么了?”

“最近好像戀愛了……”張良解釋道。

“那有什么問題?”韓信笑了,“諸葛老師不是人見人愛的么,還有他搞不定的對象?”

張良不說話了,他看著韓信,當他低下頭來將圖紙在桌上鋪開時,一頭紅發便落了下來。

他突然想到,長頭發的,也不一定就是女孩子。

*

諸葛亮最意外的是,他的鄰居邀請他周末過去,給她過生日。

她成年了嗎?他不太好意思問得太清楚,總覺得這種氛圍有點曖昧——沒有父母,也沒有同齡的朋友,反而請了他這個偶有往來的鄰居,是不是暗示了什么呢?

生日蛋糕是巧克力味的有些甜膩,她便拿出了飲料。

他望著對方亮晶晶的眼睛,實在無法拒絕,淺淺地喝了幾口紅酒。

后來……

再后來,諸葛亮便覺得有些暈,想早點告辭,結果卻被對方拉過去,坐在沙發上。沙發很大,他沒坐穩,失去平衡倒在后面,被炙熱的呼吸壓上來,幾乎貼在了他的唇上。

“老師……”

諸葛亮一睜開眼,便對上了那深邃的眼眸,不自覺地臉就發燙起來,抬起手想隔出一段距離,卻被握住,按在了一邊。

“我喜歡你?!睗駸岬淖齑接|碰上來,舌頭鉆進他的口中奪取空氣,把他吻得上氣不接下氣,大腦愈發地暈乎了。

“老師你也喜歡我的,對吧?”

在溫柔的呢喃中,諸葛亮突然發覺自己被一股彌漫開來的濃烈酒味包圍,不僅是面頰發紅,身體也開始不自主地發抖、被觸摸到的肌膚都變得滾燙。

怎么會是alpha呢?

又是什么時候分化的……諸葛亮已經沒有能耐再去思考這些問題。

他呆了下,聽到輕輕的笑聲,沒有平時那么清亮,而是更沙啞低沉。

“是第一次嗎?我會很溫柔的,老師?!?/p>

他被少年壓在沙發上,被狂放的alpha信息素如海洋一般包裹其中時,只剩下一個想法。

為什么漂亮女孩突然長出了大唧唧?!

(有刪減,見諒)

……

千算萬算,萬萬沒想到,諸葛亮還是跟猛男alpha在一起了。

他也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就算找了男朋友,晚上還是睡不了覺……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