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牛痘研究組

瑚圖靈阿眨眨眼,真遭遇了千百回,也依舊無法適應皇阿瑪毫無預兆地突然闖進來。

不過淡定!

這里是大清,不是她以前的仙府。不能直接將非請擅入的家伙教訓一通,甚至抹殺掉!

但不滿也還是要表達一下的,小公主氣呼呼站起來:“人家在跟額娘說悄悄話,皇阿瑪怎么可以突然沖進來?這是沒有禮貌噠!”

兩句話嚇得貴妃躬身:“福瑞年幼無知,宮規禮數等還未嫻熟。還請萬歲爺贖罪,回頭,回頭妾必定嚴加管教……”

一聽說管教兩字,小公主這桃花眼就又瞪成了杏兒。

滿滿震驚地看著額娘:“錯的明明是皇阿瑪,怎地就要罰福福?額娘不要偏心,要一碗水端平哦!”

兒女都一樣,要一碗水端平——

是貴妃常掛在嘴邊的話沒錯了!

康熙哈哈大笑,一把撈起愛女:“瑚圖靈阿別氣啊,是皇阿瑪的不是。太心急來看咱們的乖乖小公主,忘了使人通傳。乖女看著皇阿瑪也是一片思女之心的份兒上,原諒這一遭成不?”

瑚圖靈阿笑著點頭:“成啊,額娘說知錯就改,下次不再犯,就是好孩子!”

被好孩子了的康熙笑著頂了頂她的小腦門:“好好好,不犯不犯。睡了這么久,乖女可有哪兒不舒服?頭暈么?小胳膊腿兒酸不酸?”

“不不不!”瑚圖靈阿搖頭:“精精神神的,好得能,能吞下一頭牛!”

貴妃扶額,很有幾分無奈。

康熙愣,俄而大樂,簡直笑到停不下來。

父女倆好生親香了一會兒,康熙又著人傳太醫,細細給小公主診了脈。確定小公主安全無虞,再無一絲癥候后,帝王似閑聊般地問及對方可知牛痘,以及牛痘防御天花之法。

被問話的太醫一愣,繼而躬身作答:“回萬歲爺話,天花惡疾古來有之。晉葛洪在《肘后備急方》中便有記載,此病起于漢光武建武年間。永徽四年,此瘡從西流東,遍及海中。最早種痘記載,則是在宋真宗年間。明隆慶年間,寧國府太平縣,姓氏失考,得之異人丹徒之家,由此蔓延天下?!?/p>

先侃侃而談了一波兒自身對于天花惡疾的來源與了解,然后再慚愧拱手:“微臣愚鈍,只知那牛痘癥候與天花相差無幾,卻從未想過研究牛痘預防天花的可能性……”

“那就試試呀!”瑚圖靈阿奶聲奶氣地答:“七哥說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光聽別人說這道菜怎么好吃是不夠的,非得自己嘗嘗才知道美在哪兒。是吧,皇阿瑪?”

前一瞬還在為愛女才華驚呆,后一息就被她的貪吃絕倒什么的……

貴妃娘娘也是很無奈。

忙上前拽住她,輕點她的小額頭:“你皇阿瑪說正事呢,小孩子家家亂插甚嘴?”

康熙笑:“福瑞雖小,但字字句句在理,怎就亂插嘴了?嗯,就按福瑞說得辦!著人成立個牛痘研究組,專門研究牛痘防治天花的辦法?!?/p>

“張長寧!”下首跪著的太醫被點名:“就你吧,由你來任這個組的組長。朕給你便宜行事之權,著十名組員,百名死囚供你實驗之用?!?/p>

“你且小心在意,細細研究。若敗,只排除個不可行的法子。若成……你可便是大清的功臣,天下與后世子孫們都將牢記爾等功勛!”

“棒棒!”小公主海豹式鼓掌。

就帝王心血來潮一問,小公主隨隨便便一說,這……這專項研究組就成立起來了?從兒科大夫到研究組組長,去研究天花防治什么的……

張大夫就覺得不止一般地扯。

但是圣旨已下,他又能如何?唯跪地謝恩,保證全力以赴,力爭不負萬歲爺重托耳。

當然若干年后,名滿天下張太醫再回憶起這段兒的時候,也都還忍不住慶幸:好在當日他當值,好在他欣然領命未曾有半點兒遲疑。

太醫退下后,康熙又趕緊著人給小公主上了幾道她最喜歡的菜色。

親眼看她大快朵頤,吃得忘乎所以。

這才閑話家常般地問,特別循循善誘的樣子:“福瑞哪兒聽說的種了牛痘就再也不怕天花了呀?”

正吃得歡快地瑚圖靈阿無辜眨眼,奶聲奶氣地答:“夢里啊,福福夢見的!一群頭發胡子都白白的老爺爺、老奶奶,常常來夢里找福福哦!”

“叮囑福福要乖,要聽話。要幫皇阿瑪分憂,給江山社稷做貢獻??伞毙〖一飻Q眉,一臉懵懂地問:“可是皇阿瑪,到底什么是江山社稷???”

若說前頭康熙還有何疑慮,在聽到瑚圖靈阿對那些個老爺爺、老奶奶們的衣著形貌等敘述后,也是徹底沒有了。

這,這分明是列祖列宗們心憂天下,特特通過教導愛女來輔佐于他呢!

曾親自參與過夢境策劃編排等的瑚圖靈阿竊笑:就知道這招兒一出,皇阿瑪立馬疑心盡去!誰叫,他曾親身感受過,又一一應驗過呢?

等牛痘研究成功,保準他對自己是個福佑家國小仙女兒的事情深信不疑。

事實上根本就不用那么久!

瑚圖靈阿剛擦好嘴,就遭到了來自于皇阿瑪與額娘的雙重教誨。

康熙蹲下,雙手扶在小公主的肩膀上,保持視線與之齊平:“瑚圖靈阿不怕,那是列祖列宗在天有靈,福佑咱們的小公主呢!不過茲事體大,不宜對外人言,你千萬記住,再不可對任何人說起知道么?”

小公主憨憨撓頭:“連皇阿瑪跟額娘也不允許?”

康熙輕咳,就很想說皇阿瑪可以,額娘不可以。但孩子從小養在貴妃身邊,母女倆感情甚篤。只有人娘倆合著伙瞞他,又哪有他們爺倆瞞著貴妃的呢?

既無可能,他也就不說出來徒傷帝妃之情:“唔,皇阿瑪跟額娘是例外。瑚圖靈阿記得,只準對皇阿瑪跟額娘說,其余人等都不行?!?/p>

瑚圖靈阿歪頭:“烏庫媽媽也不可?”

“哥哥跟七哥也不可?”

“不可!”貴妃娘娘果斷搖頭,搶在帝王之前跟女兒勾了勾手指頭:“喏,都已經拉鉤上吊了,就誰都不能說。只把這個,當成咱們仨的秘密?!?/p>

一點都不想節外生枝,只恐太聽話了顯得不夠小孩兒的瑚圖靈阿點頭。

還真絕口不提,只當這事兒沒發生過。

乖巧得叫康熙龍心大悅的同時,又在琢磨自己前世到底在佛前上了多少爐子的高香。

宮闈之中無秘密。

更何況當日宜妃差點兒把整個太醫院的太醫都齊聚翊坤宮,動靜本來不小。她又哭啼啼不修邊幅地去了永壽宮,接著萬歲爺與貴妃抱著小公主移駕翊坤宮。

整整一夜未出。

次日,藥石無靈的十一阿哥轉危為安。倒是生下來便結結實實從無一絲病痛的小公主暈厥,四五天不見醒轉。這幾日里,宜妃每天親自洗手作羹湯,三餐不斷地往永壽宮端,卻至今都沒成功送進過去點滴。

原本與宜妃私交頗好的貴妃娘娘怒目,就差弄快牌子戳在永壽宮門口,上書:宜妃與狗,不得入內了!

宜妃那般氣性上來,連萬歲爺都不慣著的主兒卻一反常態。恨不得被貴妃打了左臉,再巴巴奉上右臉去。嘖嘖,諂媚的簡直沒眼看。

這里面要是沒點細情,那才是真真見了鬼!

可惜萬歲爺貴妃雙雙下令封口,所有知情者都緘默不言。余者自然也都諱莫如深,死死壓制住滿心八卦。

慈寧宮中,不用忍著的昭圣太皇太后正襟危坐,滿臉正色地聽康熙親口講述事情始末。

聽完后,歷經四朝、見證五個年號,輔佐培養了兩位皇帝。一生風雨無數,早已波瀾不驚的昭圣太皇太后哭得老淚縱橫,聲音中都發著顫:“太好了,太好了!我大清終于有了遏制天花惡疾的法子,天下百姓再無懼惡疾之危!”

雖則研究組才剛剛成立,遠沒有見到成果。

但瑚圖靈阿打從出生到現在的種種神異,都足夠叫康熙與太皇太后相信這事兒的可行性與最終結果。

是以,康熙點頭,親手給太皇太后拭了淚:“是啊,皇瑪嬤!孫兒也是剛剛聽到這個好消息,安排好就急匆匆過來給您報喜了!一切都已經安排妥當,只靜候佳音。也只可惜這好消息來得晚了些,不然皇阿瑪也不會……”

已經緩過神來的太皇太后擺手:“傻孩子別說癡話,好消息肯來,就總也不晚。我孫厚福,得此佳女福佑輔佐,必定繼往開來,將大清帶入個祖輩們不曾達到的高峰。但……”

“翊坤宮一事,想必你也有所察覺。不管瑚圖靈阿那孩子前世是個甚出身,今生也只□□凡胎一個。會累,會病,甚至……”

那個死字過于不祥,太皇太后舌尖轉了幾轉也終究還是沒有說出來。

只給了康熙個你懂的眼神:“所以,即便她有些個常人所不能及的神通,玄燁也該慎用。免得因小失大,倒叫這福氣成了災殃?;首影⒏缭俣嗾滟F,也貴不過大清江山,貴不過祖宗社稷!”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