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第十天

六十樓:不就碎個玻璃杯嘛,我也可以毫發無傷,可別見一個人就說是超能力者,超能力者哪那么滿大街走。

六十一樓:得了吧,你沒見過滿大街走的超能力者是你見識淺短。

六十二樓:得了吧你這個中二病的小屁孩,別把幻想世界搬到現實生活中。

......于是這兩個人吵了一百多樓,其中夾雜著一些沒有營養的廢話。

紗窎一邊吐槽這兩個人精力十足一邊繼續看下去。

兩百樓:話說你們吵得這么兇,有沒有發現一件事啊。你們看那女孩的照片,從各個角度上來看,好像總是模糊不清的樣子。

......

兩百二十二樓:好像的確是這樣,樓主拍照拍得也太垃圾了了吧,都不對焦的嗎?

......

兩百四十一樓:也有可能是為了保護女孩的隱私?我是說照片。話說你們怎么還在吵,無不無聊。

接下去除了猜測為什么看不清紗窎的臉外,又是一片沒什么意義的廢話了。

當然,他們也猜不出什么要點就是了。

退一步講,就算他們列出了一大堆的證據,證明紗窎是超能力者,那有如何?

這不是正中了紗窎的下懷么?

不然她為啥要在大庭廣眾下捏碎那個杯子,引起眾人的注意?就因為那個狗比惹怒了她?

紗窎一邊走著一邊瀏覽著論壇,掃視著論壇里有關超能力者的事情。

“是達到根源的人類?超能力者?”

時鐘塔日本分部。

這一層,是一個擺滿了電腦的大型辦公室,里面有12個人,一個人負責一塊區域。

看著像是一大堆程序猿,但實際上所有電腦的主機都是由硬件輔助,由魔術拓展,顯示屏的背后也接上了魔術回路,可以在空氣中投影出許多個屏幕。而在普通人看不見的地方,還有著奇怪的符文閃爍。

其中一名“程序魔術師”正指著屏幕上流動的數據問隔壁的小伙伴這個問題。

隔壁的小伙伴瞅了一眼:“恩,估計是的。不過肯定不是代號Z,代號Z心思縝密,和我們玩游擊,藏了兩年的時間,在暴露了自己的魔力后,肯定會瞬間隱藏起來,而不是在沒多久后就出現在大庭廣眾之下,還讓自己的照片流到網上?!?/p>

“恩,我也覺得是這樣,這個女孩估計就是個普通的達到根源之人?!彼阪I盤上敲了幾下,似乎在歸檔,“歸到區域A吧,回頭再查一查背景?!?/p>

“多虧了代號Z,網絡上又有一大堆不明身份的到達根源之人出現了?!毙』锇閲@了一口氣,“工作量又要增加了?!?/p>

“不過說到底其實我們也就是干這種事,揪出代號Z這種好事肯定輪不到我們?!?/p>

“嘖嘖嘖,怎么就這么容易?!背绦蚰g師的語氣里充滿了羨慕嫉妒恨。

“哼?!毙』锇閹еσ饣亓艘宦?,“話說回來,你聽說那個強力粘合劑了嗎?”

“你是說那個之后會給我們發一批的玩意兒?”

“是啊,沒想到還挺好用的,用力蹦噠假發都不會掉下來,而且還不傷頭皮?!毙』锇橘潎@了一下,“說實話我沒想到光靠科技,就可以制造出這樣的產品,真是讓人無法小覷?!?/p>

“那是肯定的,畢竟這可是關系到全人類的利益,既然長不出頭發,那就只能從如何不傷頭皮的前提下把假發黏住這個課題下手了?!?/p>

兩年時間的測試,已經讓所有人對生發劑之類的東西不抱希望了,所以科學家們就另辟蹊徑。

通過全球聯盟,花費了一年多的時間,從材料的選取、制成到人體試驗,終于創造出了這款不傷頭皮的強力粘合劑——用來粘假發。

如今全世界各地拿著已經確認無害的強力粘合劑,正在從上到下派發,同時也在快速提高產量,爭取讓每一位民眾都擁有一頭秀麗不會掉的假發。

“誒,你準備用這個強力粘合劑嗎?”

“用,為什么不用,不然每天還要用魔力維持假發,不累么?!?/p>

隨著魔術師們敲打著鍵盤,進行著數據處理,屏幕上的數據也快速閃爍著,就算他們偷偷在聊天,其實手上的動作也沒停,畢竟全日本的網絡信息以及從下級匯報上來的信息都交給他們處理,工作量還挺大的。

而且為了實時獲得最新消息,必須有人時刻在這里,所以,這里還是輪班制的。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在這個辦公室的所有魔術師都擁有魔眼,雖然說魔眼一般都是用來幫助計算和處理數據,等級不是很高就是了。

但由此可見,每一個時鐘塔內部都聚集了數量相當可觀而且有一定水平的魔術師。

樓上。

某間實驗室內。

“首先,代號Z的魔力只出現了一個瞬間?!币晃谎芯咳藛T正在對著屏幕,向屏幕對面的領導進行著報告。

“其次,通過全國各地魔力傳輸速度的不同,每個地區探查裝置的精確度,探查裝置的分布數量,以及每個地區的信息傳遞到日本分部的時間,可以排除各類小城市,將代號Z出現的城市初步鎖定為人口數量百萬級以上的城市——也就是十三個?!?/p>

“接著……”

屏幕對面的領導直接打斷了研究人員的解釋:“直接說結果?!?/p>

研究人員估計也懶得多費口舌,直接說了最后答案:“現在的研究結果是將代號Z出現的城市鎖定為埼玉、東京、橫濱、京都和大阪這五個城市之一?!?/p>

“具體在哪個城市還尚未確定?!?/p>

屏幕那頭由數據和魔力組成的領導大手一揮:“繼續查,另外你轉達一下命令。讓樓下負責搜查和歸檔的魔術師們重點搜查這五個城市,并把這五個城市查出來的達到根源者篩選出來,篩選完后讓他們聯系我?!?/p>

“是?!?/p>

屏幕里的領導身形閃爍了一下,似乎是想結束通話,但是又突然想起了什么:“加快破解速度,現在得到的情報不確定性太高了?!?/p>

而且就算獲取了代號Z之前出現過的確定地點,也要花費很多的時間確定代號Z的真實身份,所以就算現在出現了一絲光明,也只是曇花一現。

和領導結束通話后,研究人員嘆了一口氣,滄桑的眼神中充滿了憂郁。

要是可以進行占卜就好了。

可惜代號Z過于狡猾,在夾尾巴逃跑前,還和圣杯達成了交易,任何人都無法利用類似占卜或者說時間回溯之類的神秘力量追查出祂的下落。

就算使用了魔術,也只會獲得一個太平間的名額或者一個去醫院急診的名額罷了。

更別提上一次參加圣杯戰爭的人除了代號Z全部死亡了。

所以魔術師們想要獲得更多有關代號Z的情報都無從下手。

要不是因為禿頭這個原因,魔術師們或許早就放棄追查代號Z了。

“難??!難??!”

“難??!難??!”

紗窎非常沒有形象地以一個大字型躺在了自己家的床上。

她愁眉苦臉,翻來覆去,念念有詞,似乎遇到了什么非常為難的情況。

“這一千五百萬要怎么花??!”

汝聽,人言否?

不過說正經的,主要這玩意兒是臟錢,流動起來肯定會被港黑監控,而且日本這破地方基本上都是現金交易,取錢的時候肯定要帶著卡和可以證明身份的印章或者說存折。

當然了,紗窎開的卡是用□□開的,事先也做了一層偽裝。

但因為這次港黑已經給她匯過一次錢了,森鷗外已經知道了偽裝者就是她,所以在港黑的監控下取錢也只是掩耳盜鈴,讓人難過。

所以紗窎準備先來一個按兵不動,等真正缺錢的時候再行動。

恩,總之先定個小目標。

先賺他娘的一億日元再說。

那個狗比太宰治雖然很讓人討厭,但是這一次不出意外地話他應該會篡位成功,以后和他之間的金錢交易應該也會增加,互利互惠,完美。

“滋滋滋”手機震動起來,有人給紗窎發了信息。

狗比:

紗窎醬,港黑這邊稍微出了點意外,不過一切還在計劃之中,半死不活織田作今晚八點就要到東京了,吃過晚飯出門散步的時候順便接一下哦~

到時候直接扔在那些孩子們的住所就可以了,拜托你了~

當然,會給錢。

沒想到說曹操曹操到,紗窎誹腹了一下那個狗比,那個狗比就發信息過來了。

要是念叨一下錢,錢自己到口袋里就更好了。錢怎么就這么難賺呢?累死累活才搞了這么點錢,也不知道那些身家上百億的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恩,可能是投胎投的好吧,真羨慕。

還有半死不活織田作,這家伙也是一個好命的,竟然讓我出動三次,這輩子運氣都花在這里了吧。

正當紗窎散發著一些不切實際的想法的時候。

“紗窎醬,下來吃晚飯啦~”

“嗨~”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