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Chapter47·食死徒,在騷動

“西,西澤。你在干什么?你盯著,盯著棋盤看了很久了?!币恢幻q絨的腦袋湊到了西澤的肩膀上,撘在上面不動了。

西澤確實一整天都在研究這幅阿爾贈送的古董巫師棋,試圖解構鉆研里面用到的古代如尼文。

他伸手扶住好友,“伊萊,你今晚到底喝了多少酒?”

伊萊的腦袋扭動了一下,他嘟囔著說,“不,不知道。一,一點點?”他伸出拇指和中指,比了個代表少許的手勢。

“和阿爾那家伙比起來的話,確實是一點點?!碧m登坐在一邊嘲笑,他今晚也喝了不少酒,面上的緋紅一直沒消下去過,但看起來他的酒量比起伊萊是好多了。

“我注意到阿爾終于安靜了。原來他睡死過去了?!蔽鳚纱蛄恐吭跁褪业姆鍪稚嘲l上直打呼的阿爾,如此評價。

“謝天謝地,謝天謝地。他已經嚷嚷了一整晚的巴里·瑞安了。我看他已經愛上了那個大個子?!碧m登翻了個標志性的白眼。

巴里·瑞安是愛爾蘭國家隊的守門員,他在今晚的比賽里為愛爾蘭隊做出了突出的貢獻,幾次展現了異常精彩的撲救技術。

因為他對己方球門的堅守,保加利亞隊整整一晚只打進了一個球,贏得了可憐的十分,這逼得保加利亞的克魯姆不得不率先出手抓到了金色飛賊,以免兩隊比分拉得更大,讓保加利亞淪為笑柄。但顯然,一切都已經遲了,愛爾蘭隊因為領先對手整整160分,獲得了本次魁地奇世界杯的冠軍。

“畢竟他也是守門員,很難不被領域里的頂尖技術給打動?!蔽鳚烧f著,使用了一個漂浮咒,將阿爾飄進了自己的那間臥室,送他躺進床里。

“我這里有清醒劑,我們可以給他倆灌下去?!碧m登說。

西澤搖搖頭,“等明天起來再說吧。那玩意喝了之后容易頭疼?!?/p>

蘭登挑挑眉,“你倒是挺清楚?難道我們這里還有一個潛藏的酒鬼?”

西澤笑了,他對此自然再清楚不過。童年時代為了完成祖父那里過于繁重的課業,他沒少偷偷喝這玩意兒,以便能熬夜挑燈夜讀。當然,清醒劑這東西其實只是飲鴆止渴,頭一天晚上喝了,第二天難免精神不濟還頭痛,效率自然下降,于是事情就成為了惡性循環,最后終于事敗被祖父發現,狠狠罰過一頓后,他就再也不隨意濫用這類魔藥了。

他沖蘭登挑挑眉,“你看我像嗎?”一邊如法炮制飄浮起東倒西歪的伊萊,將對方送進帳篷里的另一間臥室。

等朋友們都睡了,西澤便一個人在閱讀室里繼續研究著他拆解出來的如尼文。如果用這種魔文稍稍變體,念誦古代咒語,應該——

就在這時,帳篷外的嘈雜聲突然大了起來。

此時已經臨近凌晨兩點,但英國巫師們的歡慶聲還是不肯停歇,夜空里一直飄浮著響亮的歌聲。

但,現在的聲音變得有些不一樣了。

如果一定要形容的話,人們的喧鬧聲甚至聽起來有些驚慌失措。

西澤站起來,走出帳篷,遠方的騷動、尖叫聲清晰起來,火光大得不正常,像是什么東西被點燃了。

西澤心中生出了不好的預感,他立刻往回走,推開蘭登臥室的門,大力推醒了他,“蘭登,醒醒,出事了,快醒來。你的清醒劑放在什么地方?”

“嗯…?”蘭登迷迷糊糊地看了西澤一眼,“在…在我背包里的藥箱里……”西澤點亮了臥室里的燈,猛烈的光線刺激讓蘭登終于清醒了一點。

“換衣服,朋友,外面可能出事了,我們隨時準備得走?!蔽鳚烧f著,施了一個飛來咒,召喚蘭登的藥箱,將它攤開放到蘭登面前,“太多了,告訴我是哪一瓶?!碧m登拿出兩瓶白色標簽的藥劑給他。

西澤拔掉其中一瓶的蓋子,召喚一聲,“梅蘿?!毙【`出現了,西澤遞給他另一瓶魔藥,“把這個喂給伊萊,要快,可以使用冒犯巫師的手段,保證他立刻喝下去?!彼Z速急促,卻仍然保持了冷靜。

小精靈立刻去了。

西澤用魔咒撬開了昏睡中的阿爾的嘴,將藥給他灌了進去,然后在對方臉上淋了一杯冷水幫助清醒。

他不由得慶幸因為阿爾的醉酒,對方仍然穿著原本的那件麻瓜衣服,不用浪費時間更換。

”西澤?發生了什么?這是什么味道?嘔——“阿爾還有些茫然。

“外面出事了,你們兩個準備好,我們可能要離開這里。我去看看伊萊?!碧m登已經起來傳好了衣服,他和阿爾走出臥室來到會客廳的時候,伊萊也跟著西澤出來了。

西澤正準備向他們解釋情況,一個深金發色的女巫神色緊張的出現地撩開簾子出現在帳篷里,“謝天謝地,你們沒有事?!彼吹酱┐髡R且清醒著的四個男孩,大松一口氣。

“聽著,外面出了大事,我馬上也得走,去部里召集奧羅來控制局面,長話短說——食死徒在外面襲擊麻瓜,放火鬧事,你們千萬要小心躲著這些人,往反方向走,躲到樹林那邊去。然后在那里等著我,好嗎?西澤,你是個成熟的孩子,我把他們都交給你了。一切小心?!卑透裰Z女士甚至來不及擁抱一下伊萊,就匆匆走了。

帕特里卡是一個母親,但她更是魔法法律執行司的最高負責人。有時候成年人的世界是沒有私情可以講的,她必須顧全大局。

西澤囑咐梅蘿暫時回到金山莊園去,“那里更安全,你不用擔心我,立刻就走?!彼麩o視了小精靈的欲言又止,不容置疑地說,然后帶著朋友們離開了帳篷。

身后,帳篷被梅蘿嘭地一聲縮小,原地消失了。

此刻絕大多數人群都還在睡夢中,他們不知道外面正在發生著□□,西澤一邊和朋友們在帳篷的空隙里飛奔,一邊一只手握住一只書本形狀的掛墜盒,向哈利傳出了消息:[有危險,和布萊克先生離開這里。]

他希望西里斯能保護好哈利離開,不管那群食死徒今晚的目的為何,哈利是最有可能成為他們目標的人,他也想親自去找哈利,但他眼下必須照顧好跟在他身后的幾個朋友,他們是一種他此刻必須承擔的責任。

伊萊等人都只是普通的三年級學生,沒有受過相關訓練,真的遇到懷有惡意的成年人,還是食死徒那樣有犯罪歷史的成年人,是沒有自保能力的。

四個人很快來到了場地邊緣,他們走進樹林。眼下,魔法部曾經在這里點亮的幾百站指路燈籠已經完全的熄滅了,樹林里黑漆漆的,顯得有些陰森。

西澤帶著朋友們來到一塊平地坐下,然后他開始在原地布置各類警戒、鎮守類的魔咒,還掏出三枚他正在售賣的防護吊墜,塞給三個朋友,“一人一個。戴好?!?/p>

最后,他拿出魔杖,對著四周的幾棵冷杉樹念了一個奇怪的咒語,那發音非?;逎?,不像是現代的語言,蘭登和西澤一樣選修了魔文,他雖然聽不懂西澤在念什么,卻大致猜到大概是某個古代如尼文咒語。

接著,大家都感到大地震動了一下,蘭登等人幾乎是目瞪口呆地看著他們周圍的幾棵大樹如同人類活動手腳一般,樹枝搖曳招展,如同手臂,樹根從地里連根拔起,聚攏成兩條腿狀,向幾人圍了過來。

西澤鎮定地對幾棵樹吩咐道,“請保護這三個男孩,沒有我的允許,不要讓任何人接近這里?!?/p>

其中一顆大樹的樹干中間冒出了一個嘴一般的裂口,它說,“好的?!?/p>

一切安排妥當,西澤沒有時間再去解釋樹人的事情,他歉意地看著幾個朋友,“我恐怕得離開一小會,我得去接一個人。如果□□在向這邊蔓延,你們就往森林的中間走。如果有人試圖接近,就向空中發射藍色的火花,好嗎?”

幾人都擺手表示不介意,“騷亂在整個營地的反方向呢,我們在這里非常安全?!?/p>

西澤點點頭,疾步往來時的方向走去。掛墜盒傳來滾燙的熱度,[西澤,這里亂了,西里斯去幫忙了,你在哪里?]

[往小樹林來,遇到危險發藍色火花。我正來找你。]

[我丟了魔杖,和羅恩赫敏走散了。]

西澤狠狠皺眉,他告訴哈利,立刻往這個方向來,同時自己也加快腳步,逆著人群逃竄的方向往回走。

萬幸,這個營地不算太大,掛墜盒有短距離定位的功能,他順利在一個掛著風鈴的紫色帳篷后面找到了哈利,此時營地另一端的大火已經開始蔓延,到處都是沒頭蒼蠅一般亂竄的巫師和人們驚恐的尖叫。

”西澤!”哈利看到西澤就激動地沖上來,他想也沒想就拉住了西澤的手臂,然后才反應過來,想到了什么,想要松手,西澤卻反手緊緊握住哈利的手,“跟我走?!?/p>

哈利小跑著跟在西澤身邊,一邊說,“我被你發來的消息燙醒了,然后我去叫西里斯,他看到了外面的騷亂,就讓我去找韋斯萊一家,自己去幫忙了。他說那邊的都是食死徒,是以前為伏地魔做事的人。我在路上碰到了羅恩和赫敏,他們跟著韋斯萊一家,但人太多了,我們很快就被擠散,但我看到了,那些人在到處點火,還,還襲擊了這里的營地看守一家,他們都是麻瓜?!?/p>

西澤沒有回話,他一言不發地拉著哈利往樹林里奔去,同時留心著天空中隨時可能出現的藍色火花,但,好在一切順利,一直到他們回到樹人的包圍圈,什么事都沒有發生。

幾位朋友都神色不安的盯著西澤離開的方向,直到看到西澤確實很快就返回,還平安帶回了另一個人,他們才狠狠松了一口氣。

這其實很奇怪,西澤也不過是一個和他們同齡的小巫師,雖然對方的成績確實優異,但,也仍然還是個未成年人。

可今晚的一系列事件,從他甚至快了法律執行司司長一步將他們喊醒警戒,到對方這一路帶著他們避開騷亂的冷靜,一切都感染了他們,讓他們將西澤當成了可以依靠信任的對象,如同面對一個可靠的成年人一般。

幾人和哈利打了招呼,還沒來得及說什么,只聽見——

“轟——”

營地里傳來一聲巨響,如同炸彈被引爆,刺眼的綠光映照著天空,激烈的戰斗正在魔法部和□□者之間展開。

戰斗的中心不斷地向著這個方向移動著。

“我們得走得再深一些,避得遠點?!蔽鳚芍笓],沒有人在這個時候反駁他,男孩們都無聲照做。幾名樹人包圍著幾人,沿著小道往林子深處走去。

TBC.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