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Prelude·Op.34

【音樂是我們無法割舍的喜歡】

可愛的暖橘色燭光恬靜地在餐桌上跳躍, 香料的氣息混合著食材的誘惑,在似有似無的花香襯托下,更加令人食指大動。刀和叉將細嫩的小牛排像在五線譜上劃小節線般輕松又嫻熟地分割開, 牛排肉丁點綴著醬汁, 在白瓷盤里散成譜紙上的音符群。

歐羅拉此時正拿著叉子,一口口地消滅著她的晚餐。盡管今天去應聘工作并不太順利,但依照原先的約定,她去確認新工作的那天晚上,弗朗索瓦會訂好一桌晚宴聊表心意。

“所以, 出于你雇主的精神狀態……這份工作你并沒有得到明確的答復,是嗎?”弗朗索瓦問完話后, 往嘴里送了塊土豆。

“對。但我認為, 我應該進入‘試用期’了——畢竟除了我, 其他人似乎全都放棄了這份邀約……如果哈莉特愿意上臺的話,那我的鋼琴伴奏應該就敲定啦?!睔W羅拉停下手里的活計, 撐著臉望著對面的人。

燭光下的弗朗索瓦, 宛如被時間的流逝渲染成一張頗有年代感的照片般,散發著一種復古式的優雅。他持刀叉的姿勢簡直賞心悅目到極致,再聽他皮粉色的薄唇里吐露迷人的法語……根本不用額外飲用佐餐酒, 歐羅拉早已經沉醉在勃墾第最好的那桶葡萄酒酒液里了。

愛情啊……

少女眼前突然閃過哈莉特垂淚的臉,心中不禁為這個詞生出幾分無奈和心酸。尤其看到未婚夫先生正和自己用著用著同樣的菜色,不免又多了幾分悵然。

十九世紀的法蘭西巴黎,會有無垢的愛情存在嗎?

能相互扶持的,能完全理解對方的, 既不會因為愛情迷失自我,又不會因婚姻被迫做抉擇,沒有背叛和埋怨, 始終如一的愛情?

眼前,男士手掌在左右輕晃,回過神來的歐羅拉發現,弗朗索瓦正略帶擔憂地望著她。

她似乎瞬間就從幻夢的不安中,重新回到了現實的安定里。

“歐羅拉,你在想些什么?”

“不,沒什么,弗朗索瓦,我只是在想‘愛情’這件事……”

她看著他眉毛一挑,雖然紳士地緘默著,但大有一副愿意洗耳恭聽的模樣。

少女笑了笑,她隱去了相關人物的特征,搜刮著腦內的詞匯組織語句,盡量模糊地轉述了哈莉特的故事——她沒有嚼人舌根的習慣,斟酌著幾乎將這段經歷換了個皮,不發表任何引導偏向,只做單純地復述。

抓過佐餐酒淺抿一小口,清淡的酒味和水的潤澤終于讓長時間工作的嗓子得到舒緩。歐羅拉放下杯盞,一抬頭便看見弗朗索瓦輕蹙著眉頭、認真思索的模樣。

少女耐心地坐好,期待聽到青年的心聲。

“歐羅拉,我以為……他們的結合一開始就是‘奇怪’的,除了激情、迷戀、自我感動和逃避之外,我看不到太多東西……”

“如果真正愛一個人,為什么不能去學對方的語言,難道和對方無障礙的交流不是件美好的事情嗎?你口中的男人讓我想起一個荒唐的朋友——用死亡去‘威脅’一位女士嫁給自己[1],這種行為本身就錯誤的?!?/p>

青年重新拾起餐具,忽略了少女一幅目瞪口呆的模樣。

她支吾著可是了半天都沒有下句,他好笑地勾起嘴角,終于給出她想聽到的回答。

“歐羅拉,我絕不會把自己弄到那種地步。你可以去彈你喜歡的鋼琴,做你想做的事,我不反對你有一個燦爛的人生?!?/p>

“但如果,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如果我會變成你的負擔,我會放你自由,把你推出地獄?!?/p>

弗朗索瓦又開始專注于他的餐盤,歐羅拉被他溫柔而決絕的話驚得半晌發不出一個字音來。

她看他重歸云淡風輕,平靜地用著餐。但她知道,他的話沒有絕不摻假——以上都是這個人,絕對可以履行的誓詞。

這是告知未婚妻,還是只告知眼前人?

歐羅拉發現,弗朗索瓦的話術過于狡猾,加上他們之間確實存在一種緊密的關系,似乎怎么理解都可行。

青年的意思是,如若他身在地獄,就不必再多拉一個無辜的人陪著痛苦。

的確是弗朗索瓦會有的溫柔啊。

“但如果,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們早已存在不可分割的關系……弗朗索瓦,即使你在地獄里,我也會跳下來救你出去?!?/p>

青年的刀在瓷盤上滑出老遠,差點發出刺耳的聲音。他愕然抬頭,只看見少女正微笑著專注在那塊小牛排上。

就和他方才一樣,她的許諾,亦不是玩笑話。

*

歌劇院。

第二次踏足這里,歐羅拉找起路來的確有些輕車熟路了。山不來就我,我便去就山。雖然昨天離開時,助手先生并沒有說今天還需要來,但她實在放不下——不僅因為第一份工作就需要更加努力去爭取,更多的原因其實在于哈莉特。

雖然她目前情緒不定,但歐羅拉完全可以理解她的掙扎。關于音樂的喜愛和追求還在哈莉特的心里,就因為不能完美地呈現,反而更容易陷入自我厭棄的怪圈。

腿腳不利索的歌唱家啊……

歐羅拉下意識看了眼自己的左手,抬起右手食指在左手背上清晰地描畫著一條條并不存在的線。那是她失去左手靈敏觸鍵感時被上帝贈予的東西,直到現在,她都能記得它們的長短走向。

越過兩個世紀的時空,歐羅拉再次擁有了彈響鋼琴的資格。那哈莉特呢?

歌唱家的嗓音從未離開過她。聽助手的轉述,她的腿傷早已痊愈。那她害怕的,就只有“受過傷后就一定不完美”的自己了。

如果 ,能讓哈莉特再次找到自信的話……

歐羅拉放慢步子,她思索著要怎么去說服歌唱家。突然,隱約的歌聲從前方飄了過來。

少女的步履變得更加輕盈,她越靠近那扇緊閉的門,歌聲就越來越清晰。

清淺的吟哦,婉轉的深情,迷霧似的幻夢,打碎鏡子般的決裂,一個人在夜色里的悵然……

沒有其他任何器樂襯托,僅僅就是簡單的人聲,由歌喉訴說的相思,便足矣令聽者落下淚來。

歐羅拉倚靠在門板上,終于綻放了一個成竹在胸的微笑。就憑這樣的聲線、控制和表達,哈莉特絕對不會放棄唱歌。

等里面歌聲一停,少女叩門后直接開門進去。

“真是美妙的歌聲,哈莉特,早安?!?/p>

……

哈莉特·柏遼茲認為自己再次回到歌劇院的小房間,完全是無意識的行為。等她回過神來的時候,她已經手執唱詞本,站在鋼琴前了。

這支象征著刁難的歌此刻卻讓她目中泛起淚花。如同著了魔癥一樣,她竟從頭一詞一句地開始練習它。

只有唱歌的時候,她才是哈莉特·史密斯遜,才能不是“柏遼茲夫人”,才不會籠罩在丈夫的陰影下喘不過氣。

嫁給一個先鋒的作曲家,注定要告別平穩的一生。不過這是哈莉特自己的選擇,她并不羞愧和后悔。只是看著愛人肆意地追求他的音樂,而她只能待在家中操持生活,這不免讓她心生悲哀和妒忌。

可她的腿……遇見愛情的那個晚上,就再也不能完好如初。哈莉特盡力爭取到的復出機會,本以為能慢慢找回自信,卻因為另一個女人再次被打落深淵。

歌唱家的歌聲里開始染上凄楚的哀愁,簡直令人心尖發顫。

瑪麗·普雷耶爾,為了光鮮亮麗的生活撕毀和柏遼茲的婚約,趁著作曲家在意大利游歷時,轉身嫁給一位大商人,甚至連名字都換掉的女人,為什么要來阻擾她的生活?

??送袪柺沁@位夫人自己放棄的,那厚著臉皮向他透露自己曾經那些過往,引發她的家庭危機又出于什么心理?要知道,她的丈夫和這位前女友早已水火不容。

用“曾經全.裸演出”破壞他們夫妻的感情,再用暗箱操作毀掉她的復出……哈莉特真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得罪了這個瘋子一樣的蕩.婦——是的,依照她所知的,普雷耶爾夫人絕對不如她外表那般純潔。

或許,能夠恰到好處地賣弄風情,是她這一輩子都學不會的。

歌唱家的視線轉落在地上。

在這層層的裙擺下,她有一個并不利索的右腳——她所有不自信的源頭。

因為曾經完美過,所以更加恐懼這個不完美的自己。

愛情上是,事業上也是。

曲終。

哈莉特無力地放下那疊唱詞。

她沒有鋼琴伴奏了。就像這首哀歌,只能唱給寂寞聽。

“真是美妙的歌聲,哈莉特,早安?!?/p>

充滿活力的聲音自身后和海浪一樣襲向她,令她周身為之震顫。

她絕不承認,她的視線瞬間就變得模糊。

那一瞬間,在歌唱家狹小的黑暗里,仿佛照進來一絲曙光。

aurora。

……

新橋上,歐羅拉靠在護欄上,享受著塞納河的河風從背后吹來。一些稀碎的發絲被風撩起,將少女原本無暇的儀容染上些許親和與慵懶感。

哈莉特就站在她身邊,端著一小杯冰淇淋——這個哄人的法子是跟弗朗索瓦學的,簡單,卻十分有效。

“歐羅拉,你帶我出來到底要干什么……”

“哈莉特,放輕松,我又不拐賣你,就是想和你一起吹吹風——啊,他來了?!?/p>

歌唱家順著鋼琴伴奏的手指看過去,發現橋頭多了個男孩。

沒等哈莉特詢問,她便聽到隨風飛翔的歌聲——她愣在原地,為這稚嫩的、單純的、原始的、沒有絲毫技巧的歌聲。

在附近玩耍的小孩子哄鬧著跑過來,圍著男孩做鬼臉、轉著圈。但這些嘈雜卻無法將歌聲消磨掉,音量始終如初,并不衰減。

遙遙地,哈莉特似乎聽到那些小孩子無趣離開時喊出細碎的詞,應該是“瞎子”。

握住杯子的手驟然收緊。冰淇淋遭遇掌心的熱量,邊緣慢慢滲出些許浮沫。

“哈莉特,還能唱歌,還能看到這個世界,是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啊?!睔W羅拉仰頭望向天空,伸出左手去抓頭頂的白云,“能和音樂邂逅,能因音樂邂逅,真的太好太好了?!?/p>

哈莉特嘴唇微動,卻說不出話來。

“我的左手曾經有段時間無法演奏鋼琴……相信我,那絕對是件和死去一樣絕望的事。身為鋼琴家,卻再也不能彈出心中的樂章,每分每秒都是煎熬?!?/p>

“哈莉特,你的嗓音從未離開過你,當我聽見你歌唱的時候,只覺這真的是一種……無上的幸福?!?/p>

歐羅拉牽起身邊人的手,將她的心意傳遞給她。

“腿腳絕不會成為你的瑕疵,它絕對無法阻止你歌唱——因為,音樂是我們無法割舍的喜歡?!?/p>

歌唱家怔怔地看著鋼琴家,她在她那雙琥珀里看到璀璨的星空,看到無法言喻的希望和美好。

“哈莉特,如果害怕的話,就站在我的鋼琴前,只對著我唱歌?!?/p>

“信任我,如同我信任你一般?!?/p>

“我的鋼琴,就是你的勇氣?!?/p>

似乎有一滴眼淚,就這樣自然而然地乘著風,順著那張驕傲又掙扎的臉,砸落在新橋不曾改變的石板上。

那只手過于溫暖,那個人描繪的未來過于美好……沉淪的、黑暗的、無助的,都在只見過一面的人手里,被陌生的善意化成閃亮而溫柔的東西。

哈莉特閉上眼,順應內心回握住那只手,抓住友情的開端。

“我們活該一起演出,手有問題的歐羅拉?!?/p>

“我們注定一起演出,腳不利索的哈莉特?!?/p>

作者有話要說:  【注解·op.33】

[1] 用死亡去“威脅”一位女士嫁給自己:歷史上,柏遼茲求娶哈莉特時,曾吞服過過量的鴉.片,如果她不答應自己的求婚,他堅決不喝催吐劑。哈莉特和他的結合,愛情之余,也有些恐怖和逼迫的色彩,但女方當時也債務纏身,瀕臨破產。

柏遼茲個人傳記中隱去了這一段,但著重寫了女方的困境。

*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風信子、寧君、冷鈺黎櫳 1個。.
你是天才,一秒記?。?,網址..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