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第 33 章

“讓你去相親?”傅思衡發動車子, 車身震了震。

嚴荀順勢環住他的腰,隔著頭盔,聲音嗡嗡的:“是啊, 你媽不讓你相親嗎?”

“沒提過?!备邓己獗凰D移了注意,絲毫沒有察覺他的手, “她對這種事比較豁達, 不會催?!?/p>

“阿姨可真好啊, 是什么仙女轉世!要是我媽有她一半讓人省心就好了?!眹儡鳠o比羨慕地說道。

兩人騎著車往機場方向去,一路上不時有人用怪異的眼光打量他們。

嚴荀渾身散發著一種“老子a炸星際”的王霸之氣,卻小鳥依人地靠著一個纖細青年的腰坐在后座上,不時還要露出點顛簸受驚的做作表情。

那感官, 像極了一個穿j.k的少女騎車帶了個保鏢。

嚴荀絲毫不在意別人的眼光, 手掌摸到薄薄的肌肉輪廓,傅思衡的腰瘦得他覺得自己一只手就能攬的住。

前面還飄來若有若無的蜜桃香,嚴荀簡直想在他后背蹭一蹭好嗎, 管路人怎么看。

到了機場, 傅思衡將車停在外面,摘下頭盔道:“我先進去了, 我媽說她在t1出口?!?/p>

嚴荀看了眼通訊器, 說:“我媽也在t1,應該是同一個航班吧。阿姨也是從海姆回來的?”

“嗯,這么巧?那一起進去吧?!备邓己獠淞怂能?,現在也不好意思再那么排斥他。

他們走進機場的玻璃門,頓時吸引來不少omega的視線。

嚴荀邊插著褲兜走路,邊壓低聲音道:“那個omega一直在看你,她肯定以為你是alpha?!?/p>

他的酸味已經要溢出來了,傅思衡沒他那么幼稚, 淡淡地看了那人一眼,女孩子立馬羞澀地低下頭。

“說不定是在看你?!彼隹?,無聊地說道。

嚴荀聽不進去他的話,到處亂看,說:“自動販賣機那個人也在看你,他以為隨便買瓶可樂我就看不出來了嗎??上麄兌疾恢滥闶莖mega,死心吧朋友們?!?/p>

傅思衡就知道自己不能跟他說話超過十句,否則必然會感到光火。他嘲諷道:“那你要不要去廣播播報一下,讓所有人都知道?”

嚴荀這才發現自己傻逼了,低下頭不吱聲了,像個不小心說錯話的孩子。

陸娜老遠就看見自己那個頭躥得老高的兒子了,旁邊還站了個白白瘦瘦的omega。至于她是怎么認為那人是個omega的,別問,問就是女人的天性。

她難以置信地眨了眨眼睛,發現嚴荀的的確確是一臉委屈地在聽那個人講話,連嘴都不回。

陸娜歷經七十二小時的飛行疲勞瞬間一掃而空,抄起推車就催促旁邊的陳曼:“快點快點,我兒子好像真給我帶了個兒媳婦回來了!”

陳曼正在找數據線想給通訊器充電,聞言茫然地抬頭道:“什么?”

她順著陸娜的視線看過去,剛好看見傅思衡,立即笑著揮手道:“小衡,這里!”

傅思衡正打算好好跟嚴荀掰扯一下,讓他以后不要這么中二。嚴荀身子沒動,眼睛卻東張西望,突然說了句:“我媽和她姐妹來了,靠,我還以為是個老女人,怎么這么年輕!”

“老女人”揮了揮手,甜蜜地喊出他想喊卻不敢喊的名字。

傅思衡看見她,冷冷地瞥了他一眼,走上前叫了一聲:“媽?!?/p>

嚴荀瞬間石化了,整個人一寸寸由里到外地碎裂,宛如被當頭一棒敲懵了。

陸娜叉著腰道:“崽崽,你傻了?都不知道過來幫媽媽推行李!”

因為這個嘹亮的稱呼,嚴荀再一次覺得想就地挖個坑把自己埋了。

他頂著傅思衡鄙夷的注視,走過去結果行李推車,硬著頭皮道:“媽好,阿姨好?!?/p>

陳曼和陸娜面面相覷,又紛紛打量他們。

“小衡,你們認識嗎?”陳曼問道。

傅思衡說:“我們是上下……”他看見陳曼使了個眼色,立刻改口道,“我們是高中上下鋪的舍友?!?/p>

嚴荀猛然轉頭看向他,眼神中透著不敢相信。

啥情況?他們什么時候成舍友了?

陸娜驚喜地說:“哎呀,你兒子長得好乖啊,居然和我家崽崽是高中舍友!寶貝,你叫什么名字呀?”

嚴荀一聽“寶貝”這兩個字,馬上不干了:“媽,你冷靜點,別嚇著人家。第一次見面叫什么寶貝,他叫傅思衡?!?/p>

陳曼笑了起來:“你兒子也很帥,個頭比小衡都高,是個alpha吧?”

陸娜也覺得自己失態了,抿嘴笑道:“是的,高中畢業的暑假分化的。小衡看起來像個漂亮的omega呢,已經分化了嗎?”

“他還沒有,我家寶貝比較遲?!标惵崛岬卣f道。

兩個男生的表情都變得精彩紛呈起來。

陸娜的希望落了空,便招呼大家邊往外走,同時和陳曼閑聊:“你先生的皮草生意最近怎么樣了?華納這兩年經濟不太景氣,人們的消費水平下降了不少?!?/p>

“是的,不景氣。年年虧損不說,而且現在又呼吁保護野生動物。我們用的都是人造皮草,可顧客又不喜歡買人造毛?!标惵鼑@了口氣,有板有眼地說道。

嚴荀走在她們身后,斜眼看了看傅思衡,意思是你媽怎么這樣,連句實話都不說。

陸娜趕忙道:“我家化肥廠也是,最近都這樣。哎,你不知道我先生愁的啊,今年的工人工資都沒法結算?!?/p>

傅思衡哂笑著看向嚴荀,你媽又好到哪里去?

嚴荀:“……”

之前陸娜也和他打過預防針,說是讓他不要聊自己在部隊的事,但沒想到她會編得這么離譜。連化肥廠都出來了。

陳曼回頭看了他們一眼,說:“你們有個好孩子就夠了,阿荀一定很喜歡運動吧,這身形跟軍人一樣挺拔?!?/p>

“啊是、是的,他平時喜歡去攀巖?!标懩扰ゎ^給嚴荀拋了個眼神。

傅思衡諷刺地翹了翹嘴角,他知道嚴荀一直恐高。

迫于陸娜的壓力,嚴荀只好點了點頭:“我喜歡攀巖?!?/p>

待她們轉過頭后,他不怎么高興地低低地說道:“你那眼神幾個意思?”

“你幾個意思我就幾個意思?!备邓己夂敛皇救?,反擊道。

他們刻意落后了兩個媽媽一點,嚴荀說:“你語氣這么沖干什么,我又沒有說阿姨什么壞話?!?/p>

他說話間一時忘了自己身處何時何地,不知不覺就回到了幾年前兩人相處的模式中。

傅思衡很容易就被他帶跑了,連帶脾氣也變得不好起來:“那你剛才那個表情,是在跟我說哥哥我要冰淇淋吃嗎?又不是我媽一個人撒謊,你媽還不是一樣?!?/p>

前面的姐妹花絲毫沒有察覺到身后的異常,還在開心地討論著去哪里吃大餐。

嚴荀有點急了:“你家還是賣皮草的呢,我媽整個別的不過分吧?!?/p>

“那你家還開化肥廠,你爸每天拖肥料嗎?”傅思衡懟了回去。

他突然眼神一凜,厲聲道:“你怎么知道我家不是賣皮草的?你調查過我?”

嚴荀心虛了一下,磕磕絆絆地說:“我……我聽別人說的,你藏得夠深??!傅元帥那么大的職位,居然變成皮草商人了!”

傅思衡冷笑道:“嚴司令堂堂國防總部司令,還不是去開化肥廠了。哦,連工人工資都要拖欠,君主知道嗎?”

嚴荀瞪大眼睛:“你不也調查我?咱們誰也別說誰!”

傅思衡一不小心說漏了嘴,氣惱地和他互瞪了半天。

陳曼轉身道:“小衡,阿荀,我們想去西北山區的民宿住一天,明天再回家?!?/p>

西北校區所在的地方是一大片山區,除了帝軍大之外,前幾年又開發了一批民宿。

平時城里的人生活壓力大,到了周末或假期,都喜歡開車過去住幾天放松一下。因為軍校地界都圍上了護欄和標志,所以他們平時看不見游客。

但糟就糟在,上次學校領.導來慰問,由于宿舍不夠,他們住的就是這家民宿。

當時傅思衡和嚴荀都在,民宿的人和他們還聊熟了,互留了聯系方式。

他們對視了一眼,嚴荀立即說道:“住山里干嘛,蚊子那么多。媽,你不是說想和我爸去海島嗎,現在就去唄?!?/p>

陸娜白了他一眼:“臭男人有我姐妹重要嗎?你曼曼阿姨想吃那家民宿的花雕醉雞,提上行李,我們這就出發!”

嚴荀:“……”

兩人只得推著行李,跟上了興致盎然的女人們。

傅思衡神色凝重地說:“你如果不想看見她們姐妹關系破裂,最好現在就去跟民宿交代一下?!?/p>

“不是,你也勸勸你媽啊,合著就我一個人勸也沒用?!眹儡鞑话驳卣f。

傅思衡說:“我媽身體不好,在家我和我爸全依著她?!?/p>

嚴荀沒話了,他家也是這樣,他認命地拿著通訊器借口打車,跑去跟民宿溝通了。

他們打了個車到了山區,陸娜很健談,一路上和司機說著這幾年華納的變化。哪里拆了哪里建了,哪里的烤羊肚好吃,哪里的小伙子最俊。

陳曼一直含笑望著他們,似乎心情很愉快。

傅思衡看見她這樣,難免心里覺得幾分安慰。

以前她在華納的時候,整天心事重重,因為身份特殊,闊太圈子里幾乎沒有交心的真朋友。但現在明顯不一樣了,她看起來是真的很喜歡陸娜。

傅思衡的眉頭皺的愈深,心想至少這幾天,一定不能讓她們知道對方的身份。

車停在了鐵藝雕花的大門口,宮殿式民宿坐落在山腳下,周圍是葉片逐漸泛紅的楓林,空氣清新好聞。

陸娜下車后深深吸了一口氣,說:“真漂亮!我還沒來過這里呢,這民宿也太適合拍照了?!?/p>

嚴荀心想你就扯吧,八歲的時候你還帶我來探老爸的班,生怕他跟哪個女連長曖昧上。

陸娜拉著陳曼,到處擺姿勢讓嚴荀給她們拍照。

嚴荀受過她的長期訓練,拍照片還是有兩把刷子的,還把傅思衡叫過去和她們合影。

有人出來把他們的行李提了進去,并對嚴荀點了點頭。

陸娜拍夠了,才發現行李已經拿進去了,不由贊賞道:“這家服務態度還挺好的,不像我上次去的那家,人影兒都看不見,燈還是壞的?!?/p>

他們進了大堂,經理彬彬有禮又帶著陌生地鞠了一躬:“歡迎四位,請問有什么需要嗎?”

“幫我們開三間房吧,謝謝?!标懩日f。

她在海姆的時候發現,陳曼夜里睡得不安穩,有時候會從夢中驚醒,便自動和她睡一間。

經理說:“不好意思,我們的房間都是要提前預定的,今天只剩下兩件大床房了?!?/p>

陳曼笑道:“那就兩間吧,兩個男孩子擠一擠也沒事?!?/p>

“好的?!苯浝砣マk理手續了。

傅思衡的眼神射向嚴荀,嚴荀立馬一攤手,小聲說:“我也不知道?!?/p>

“你打給他的時候不會問嗎?”傅思衡咬著牙說。

嚴荀:“你讓我交代別露餡兒,又沒讓我訂房間?!?/p>

傅思衡沉默了,深呼吸告訴自己冷靜。

“湊合一晚上吧,反正明天就散伙了?!眹儡鞔蛐牡子X得那經理上道,雖然他不認為今晚會收到什么好臉色。

傅思衡沒理他,直接拿了房卡上去了。

兩人上樓放東西,然后準備下去吃飯。

嚴荀在袋子里找到了一枚粉色的發卡,自言自語道:“我媽不會戴這個,應該是你媽的,你下去的時候帶給她好了?!?/p>

傅思衡正在房間的小客廳喝水,沒聽清他在說什么。

嚴荀走過去,一伸手道:“喏,你媽的?!?/p>

傅思衡放下水,本來就一肚子的不爽徹底被點燃了,眼中帶著怒意看向他:“你媽的,你是不是想打架?”

作者有話要說:  嚴荀:那年杏花微雨,你約我談一場絕美戀愛,終究還是錯付惹。

-

現在你們知道他們為什么會分手了,因為小學生不配談戀愛。哦對了,請記一下本文的新名字《皮草大亨之子:霸道化肥廠少爺愛上我》

評論發五十個紅包。.
你是天才,一秒記?。?,網址..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