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第 23 章

“采訪一下?!?/p>

昨晚下了場雨, 敞篷小三輪的紅漆被洗刷得明亮鮮艷,瞧上去嶄新嶄新,可惜不知道是哪兒壞了, 馬達聲巨大,篤篤篤在大道上一路向前,走哪兒都不可避免地引來一片驚奇目光, 儼然是整條街上最矚目的崽。

于是三輪后面, 坐在車沿邊上的倆人就更為顯眼了。

一水兒的身高腿長,一水兒的氣質不凡, 也一水兒的格格不入。

在這種環境下, 沈霽強迫身體穩定在上下顛簸的車廂邊上, 以強大的平衡能力控制著身體, 微笑著手握成拳, 遞到傅在桐面前:“傅前輩, 擁有這種新奇的體驗,你現在的心情如何?”

傅在桐活了快三十年, 人生中第一次坐在小破三輪后面,游街示眾似的任人圍觀。

他氣質華貴,往寒酸的小三輪后面大馬金刀一坐,什么從容、什么優雅都隨風而逝, 成為飛灰,臉色涼涼淡淡的, 仿佛生無可戀。沈霽看一眼笑一次, 都快忘記自己也在三輪上了。

見他樂不可支的,傅在桐斜斜睨他一眼,張口就咬向那只不知死活伸過來的白皙拳頭上。

沈霽連忙抽回手,嘀嘀咕咕:“你是狗嗎?!?/p>

傅在桐懶洋洋的:“汪?!?/p>

“……”

你已經自暴自棄了嗎。

雖說小三輪的速度也不快, 不過還是比兩雙腳好使,很快過了鎮上鋪的瀝青路,一猛子扎進顛簸的黃土地。

鎮外除了青山綠水,就是鎮民開辟的田地,此時正是豐收季節,四下都是忙著秋收的鎮民,路過塊田地邊上時,還遇到了唐冶。

唐冶帶著個鏟子,跟在頭老黃牛身后,聽見這么大動靜,抬頭一看,噗地笑噴:“哈哈哈哈哈我的天,老傅小雞,你們倆……壯觀??!”

沈霽扭過頭,幽幽望著他:“唐哥,你怎么過來的?”

“跟老鄉借了輛小電驢啊,”三輪車要過去了,唐冶扯著嗓子喊,“兩位,你們在我心里——永垂不朽!”

沈霽:“……”

沈霽瞅了眼平時嘴很能叭叭的傅在桐:“傅前輩,你剛剛怎么不叭叭回去???”

“傅前輩是誰?”傅在桐一臉超然忘我,主要是忘我,“不認識?!?/p>

“……傅桐桐?”

傅在桐淡定無瀾地掃他一眼:“沈小霽,珍惜生命?!?/p>

沈霽吭哧吭哧忍著笑,剛要開口回擊,三輪車從一塊石頭上碾過,猛地一晃,狠狠一抖。

沈霽猝不及防,身體失去控制,慣性驅使一頭扎向傅在桐。

傅在桐已經伸出手準備接人了,電光火石之間,沈霽腦中冒出個念頭:

不成!

要真摔進傅在桐懷里,被壞心眼的節目剪進去了,那樂子可就大了!

而且這和投懷送抱有什么區別!

骨氣促使他半空一扭腰,竭力控制身體,想抓住三輪車車廂的邊沿。

然而現實卻不給反應時間,一秒的天旋地轉之后,砰地一聲,膝蓋一痛。

沈霽倒嘶了口氣,淚花花瞬間就移除了眼眶,眼圈都疼得微微發紅,咬著唇死死忍著沒吭聲。

緩了會兒,他才忽然察覺自己的手似乎按在某個人的腿上,并且這個視角不太對,心里生出不好的預感,愣愣地抬起頭。

視線從兩條微微岔開的筆直修長雙腿,緩緩移到了因為近距離而非?!目璨?,迅速越過再往上,是傅在桐的臉。

傅在桐坐得穩穩當當,好整以暇低頭望著他。

他一抬頭,臉對著的就是傅在桐的胯部,頭發凌亂,眼眶濕潤發紅,仰頭望過來時,濕紅的嘴唇無意識張著。

活像被人糟蹋了似的……傅在桐腦中閃過這個念頭,喉頭忽然一緊,目光幽深下來,盯了他幾秒,哼笑著伸手把他拉起來:“讓你躲,膝蓋疼不疼?”

剛才那個姿勢比撲到懷里還曖昧,沈霽也是個成年人,當然知道那個動作會讓人聯想到什么,尷尬地縮縮脖子,扶著邊沿站穩:“還,還好?!?/p>

草帽大爺戴著墨鏡,一路迎風招搖,都沒怎么注意過后面的情況,隱約聽到聲響,才抽空回頭看了眼:“這邊路有點陡,你倆忍忍啊?!?/p>

沈霽忍著痛蹲在小三輪里,提高聲音應了聲。

一轉頭遇到傅在桐含笑的目光,又紅著耳根偏開視線。

好在這段路也不是很長,三輪車終于停下來的時候,沈霽的屁股也快麻了。

他從未發覺坐車是這么漫長的事情,長長地松了口氣,下車時腿竟然沒什么力氣,差點軟倒。

傅在桐眼疾手快,扶了他一把,嘖嘖搖頭:“嬌弱?!?/p>

沈霽訕訕站直:“腿有點麻了?!?/p>

說這,把車上的籃子拎下來,塞傅在桐手里:“好了,強壯的采蘑菇的傅前輩,走吧?!?/p>

倆人跟大爺道了謝,提著籃子上了山。

和那天去撿雞蛋的山坡不太一樣,這邊山路不太好走,倆人一前一后,慢慢往山上走去。

蘭和鎮這塊兒盛產蘑菇,沈霽想著應該不難找,撿了根樹枝,扒樹根底下看。

運氣還不錯,扒開就見到樹下的枯葉間長著幾朵灰白色的蘑菇,顏色還挺低調。

沈霽對蘑菇的知識僅在于“顏色艷麗的蘑菇是毒蘑菇不可以吃”上,觀察了一下,下意識地拉了拉傅在桐的袖子問:“傅前輩,這個應該不是毒蘑菇吧?”

問完才想到傅在桐應該也不知道,干脆又蹲下來觀察。

雖然那位陳大爺會分辨,而且按照節目組的安全標準,為了防止各種隱患,他們采的蘑菇其實是不會交給陳大爺的,他們采什么蘑菇都可以,但還是少采點毒蘑菇的好。

傅在桐低頭仔細看了看,又毫無公德心地抬腳踢斷一根蘑菇瞅了瞅:“很大概率是毒鵝膏菌。巧了,不僅是毒蘑菇,還是致死率很高的毒蘑菇,手氣不錯嘛?!?/p>

沈霽:“……”

出乎意料,傅在桐對蘑菇還有點了解。

掠過這一簇毒蘑菇,倆人繼續往深里走,傅在桐認識些能吃的蘑菇,對野外知識了解得也挺多,邊走邊給沈霽介紹哪種野果子能吃,沈霽順手摘了幾串小果子,嘗了一下,略感詫異:“傅前輩,你還懂這些???”

“那是,”傅在桐夸起自己來從不臉紅,“我什么不懂?!?/p>

他走在前面開路,速度很慢,沈霽耐心地跟了會兒,驀地就聽前面傳來句問話:“膝蓋還痛不痛?”

沈霽傻了傻,反應過來,臉不知道為何熱起來,抿著唇搖搖頭。

傅在桐有時候真是……體貼得過分。

彎腰在林間覓了許久,找了一路蘑菇,兩個籃子都差不多裝滿的時候,天色也暗了。

后面的跟拍也提醒倆人該下山了。

沈霽回頭看了眼,才發現他們不知不覺已經走了很遠,身后是茂密的樹林,來路已經被腳下的雜草與枯枝遮蓋。

傅在桐懶懶一點頭,提著戰利品準備下山。

天空中忽然直直墜下一大滴雨,啪地濺在沈霽手上。

沈霽心里略過些許不安,生怕自己立fg沒開口,倒是傅在桐抬頭看了眼昏沉沉的天空:”喲,看這樣子,要下大雨了啊?!?/p>

沈霽連捂他嘴大機會都沒有,天空中轟隆一聲悶雷聲,幾乎在傅在桐話音落下的瞬間,大雨就毫不留情嘩地潑灑而來。

跟拍攝像嗷地一嗓子,連忙護住了攝像機,傅在桐眼尖,瞅見個躲雨的洞口,拉著沈霽就跑。

后面那倆跟拍攝像連忙跟上。

也不知道是什么動物的洞,還是自然形成的,好歹能為四人擋住雨。

其中一個跟拍抹了把臉上的水,連忙道:“傅哥,小沈,你們別怕,下這么大雨,方導會讓人找上來的?!?/p>

傅在桐鼻子有些癢,偏開頭打了個噴嚏,帶著點鼻音嗯了聲。沈霽瞄了他一眼,稍一琢磨,脫下身上的外套,踮踮腳給傅在桐披上了。

傅在桐臉色古怪,低頭看他:“?”

沈霽穿著短t,脖子上掛著的狗牌一晃一晃,云淡風輕:“穿著吧,你比較嬌弱?!?/p>

這小混蛋。

傅在桐平生第一次接到別人遞來的女主劇本,哭笑不得地把外套還回去,察覺到那具單薄的身體似乎微微一顫,垂下眼睫望著昏暗光線中青年白皙瑩潤的耳垂,伸手撥了一下,把自己的衣服也給他披上:“少逞能?!?/p>

沈霽莫名其妙:“是誰逞能啊,剛還打著噴嚏……”

“小雞?!?/p>

沈霽瞬間卡殼。

錄制了幾天節目,唐冶和席彤微都會這么叫他,隊友和粉絲也是這么叫他的,不稀奇。

這是傅在桐第一次叫他這個昵稱。

傅在桐總是表現得和誰都能很親近,隨時一副要掏出大刀為兄弟兩肋插刀的樣兒,疏離感卻也無處不在,存在于每個細節。

他心底涌出股熱流,搭在袖子上的指尖微微一緊,小小聲應了聲。

傅在桐彎了彎眼:“真可愛?!?/p>

他伸手隨意撩開沈霽被雨水沾濕的碎發,想起件事,傾下身:“等回去答應我一件事吧?!?/p>

差點忘記給林綃綃要簽名照。

小丫頭鬧起來可不得了。

沈霽心里咯噔一下。

難道……難道是……

他狠狠咽了口唾沫,結結巴巴的:“我,我……等會兒,再說吧?!?/p>

怎么辦,該怎么拒絕他!

余光里的傅在桐微微帶笑,比網上流傳著的任何一張精修照片都要英俊好看,他腦子里一團亂,在這種時候,他居然想起了一件刻意遺忘許久的事,給某個皮孩子要簽名照。

稍微猶豫了一下,沈霽努力將拒絕的意思摻進這句請求里:“傅前輩,節目錄制完后,答應我一件事吧……這個綜藝錄完后,我應該沒機會再見到你了?!?/p>

所以你不要說什么奇怪的話!

傅在桐心里咯噔一下。

小金毛這個緊張又慌亂的神情,難道是準備那時候……!

心尖沒來由地發著燙,仗著臉皮厚囂張多年的傅影帝一時啞了聲,良久才緩緩點了下頭。

閃電在遠處劈開天地,撕裂了人間的昏暗。

兩個跟拍摸著手機艱難地跟節目組聯系完,詫異地發現身邊兩位嘉賓都紅了臉。

啊這!

兩個跟拍心里咯噔一下。

……難道是一起發燒了?

作者有話要說:  我心里也咯噔一聲:不管今天加不加班都更新啦!

感謝在2020-10-08 04:20:59~2020-10-10 00:50:21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山口家的賢二君、神經蛙、ya、臨淵、一條小咸魚 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風の軌跡 3個;soft他父多土也、鏡衍、南瓜燈、迷迷糊糊rj、你們兩個搞快點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霸道宗主俏仙督、倪礫、夏意 10瓶;44718121 5瓶;斷星星 4瓶;無眠 2瓶;愿雨淋漓降、玄玄、範小魚○ω○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你是天才,一秒記?。?,網址..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