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留痕

蘇徊意差點把胯崩裂!

他又扶著床腳緩緩升起, 像個合攏的圓規,“大哥,我是……”

“是在給我表演劈叉?”

“……”蘇徊意乖巧垂頭, “是啊, 助個興?!?/p>

蘇持放下胳膊走過來, 停在兩張床跟前, “這也是助興?”

“助眠?!?/p>

蘇持呵呵一聲, 拎起人的后頸皮出了休息室, 蘇徊意又變成了一只小雞崽, 撲棱撲棱地自救道,“我看大哥昨天在沙發上睡得不舒服, 就想再添一張床?!?/p>

“一張蹦床?!?/p>

蘇徊意訕訕,“二哥不小心買大了?!?/p>

蘇持停下,意味深長, “喔……原來還有老二的摻和?!?/p>

蘇徊意羞澀地把人賣了, “不然搬家公司怎么進得來公司呢?”

對不起二哥, 黃泉路上我們相依為命, 你也不算落單了。

后頸皮一松, 蘇持收回手脫了外套搭在沙發上。蘇徊意試探,“大哥, 那你中午進來睡嗎?”

“都裝好了,為什么不睡?!?/p>

蘇徊意為他的理性折服。

兩人出門吃過飯, 回來時看到小秦等在辦公室,現在這個點不是工作時間, 一般來說不會過來匯報工作。

蘇持問,“怎么了?”

小秦說,“蘇董, 信銳集團的董事回話了,他明天上午有空,問要不要談談榕城的投標?”

“那就談談吧?!?/p>

“好的蘇董,我這就去答復?!?/p>

小秦走后,蘇徊意問,“大哥明天上午要出去嗎?”

“看約在哪里,如果約在對方公司就要出去?!?/p>

“我還需要留守嗎?”

蘇持垂眼看他,思索片刻,“你也一起?!?/p>

蘇徊意開心了。他不喜歡一個人待著,以前上學的時候他連上廁所都要拉著朋友一起去,還被人笑說“怎么跟女生一樣”。

他大概是有點黏人,黏人但是不纏人,只要身邊有人陪著,哪怕不說話也是好的。

“那大哥我們睡覺嗎?”

蘇持走進休息室,從衣柜里翻出一套換洗的被套,“先把床鋪了?!?/p>

蘇徊意殷勤地湊過去,“我來就好~”

上午的會客拖延了十幾分鐘,鋪床又花了十幾分鐘,剩下的午休時間不過四十分鐘。蘇徊意鋪好床就立即脫了外衣鉆進被子里,還招呼蘇持,“大哥快抓緊時間睡!”

蘇持不緊不慢地松開領口,邁著長腿走到床另一側。蘇徊意躺在床上看他大哥這樣走過來,居然覺得還蠻有侵略性的。

他趕緊往被窩里挪了挪。

蘇持掀開被子躺進去,是中規中矩的平躺,手搭在小腹上,挨了枕頭便合上眼睛。

兩人中間隔了有一米多寬,蘇徊意轉頭去看他。

譏冷和銳氣褪去后,蘇持周身的氣勢松懶了很多。青松之上覆雪消融,都化成清潤的水流。

他大哥大概也只有在睡覺的時候最溫柔。

醒來的時候,眼前是一團被子。

蘇徊意腦子還沒轉過來,從被窩里伸手出去摸了摸,企圖搞懂那是什么。

“蘇徊意,你在往哪里摸?”

聲線抖著冰渣落在他發昏的腦子上,蘇徊意騰地翻身坐起來,發現自己橫睡在床上,頭正對著蘇持的腹部,想必剛剛是摸到的就是腰腹了。

他趕緊撤開了半米,對上蘇持深邃的眉眼,“大哥的腹肌真不錯?!?/p>

蘇持冷笑,“隔了床被子就摸出來了,中醫號脈都比不上你?!?/p>

蘇徊意規勸,“我們還是不要拉踩比較好?!?/p>

“……”

午睡過后繼續一天的工作。

因為明天臨時約了信銳集團的董事,接下來的行程都有所調整。蘇徊意跟著小秦一起去做協調,電話打了幾通、樓上樓下跑了幾趟,回到秘書辦公室他就原地癱起。

一杯水遞到他跟前,“蘇助理辛苦了?!?/p>

蘇徊意接過來,“謝謝秦秘書?!?/p>

他感覺小秦還是把他當做蘇家少爺來看的,雖然也會安排他工作,但言行中依然透露著恭敬。

秘書行業要求其從業人員具備嚴格的上下級觀念。小秦在這方面就做得很好,不卑不亢不逾矩,所以才能在他大哥身邊待這么久。

相比起來,自己可能隨時會被送走。

“秦秘書,你有沒有在我大哥底線上蹦過迪?”

“蘇助理,蹦過迪的都不在公司里了?!?/p>

蘇徊意一抖,心說果然,“你知道他們都去了哪里嗎?”

小秦回答,“抱歉,本公司不做售后?!?/p>

“……”

.

臨近下班時天色昏暗,只余天際一道亮線,是要下大雨的前兆。

蘇徊意走到整面落地窗前,從這個視角往下看,已經有很多員工從樓里離開了。

“大哥,還沒到下班時間誒?!?/p>

“還差十分鐘?!碧K持抬眼看手機,“要下雨了,從大門離開的人一般都是坐公共交通回家,提前點就提前點吧?!?/p>

蘇徊意覺得像他這樣的上司很難得,“大哥是個好上司?!?/p>

蘇持關了電腦收桌子,“少拍點馬屁?!?/p>

離開公司的時候,雨點就已經落下來了。蘇持開著車,擋風玻璃上砸出點點水痕,蜿蜒滑落。

亮紅的車尾燈在雨幕里偏折出霧蒙蒙的紅光,雨刷打落了逐漸變大的雨勢。車外的世界越是嘈雜,車內就越顯得靜謐。

“前面有點堵車?!碧K徊意看著導航說,“不過也就幾百米?!?/p>

“知道了,坐車別看手機?!?/p>

“沒事,我不暈車?!?/p>

蘇持瞟了眼被他吃了大半袋的餅干,嗤笑,“胃口這么好,看你也不像暈車?!?/p>

他又說,“摸了手機還拿手吃東西,不知道手機有多臟嗎?!?/p>

蘇徊意心虛,“我又不喂你?!?/p>

蘇持聽得青筋直跳,“你自己就能吃了?”

“大哥,我沒有這么脆弱?!?/p>

前方駛入擁堵路段,車流停滯下來,蘇持伸手在他后頸皮上捏了一把,頸側立馬留下大拇指的紅印子。

“不脆弱?”

蘇徊意被他的指腹擦得一陣刺癢,抬手捂住脖子狡辯,“我的皮是脆的,器官是強大的?!?/p>

“呵呵,你怎么不說心靈是無敵的呢?!?/p>

路上時不時擁堵,等兩人回到家已經是六點半。

車庫在宅院一側,距離大宅門口有一段距離,蘇持停好車,從后備箱找出一把傘撐開,“過來?!?/p>

兩人并肩走進雨幕,傘是單人傘,要完全遮擋兩個成年男子還有些困難。

蘇徊意側頭看見蘇持半邊肩膀全被雨淋濕,趕緊握住他的手腕把傘往他那頭帶去,“哥,你肩膀淋到了?!?/p>

在嘈雜的雨聲中,蘇持倏地低頭看他,眼底的情緒被睫毛掩下。

兩三秒后他又轉回去,把蘇徊意帶近了點,“不礙事?!?/p>

今天的雨勢不如上次的暴雨,兩人進屋時只有肩肘有點濕。吳媽已經做好飯端上桌了,于歆妍叫蘇持兩人趕緊上樓換衣服。

上樓時正好遇到蘇簡辰換過衣服下來,三人在樓梯上相遇,目光相對,同時停下腳步。

蘇簡辰尚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他還沉浸在給蘇徊意買床的自我滿足之中,把合群的目光投向了后者。

蘇徊意第一反應是自己賣了蘇老二,他頓時緊張地看向身側的大哥蘇持。

蘇持從見到蘇老二那一瞬,視線便如有實質,望著對方一動不動,頗有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意味。

三人的視線在樓梯間形成了一個單向大三角,莫名其妙卻又合乎情理。

——最后是蘇紀佟出現打破了氣氛的凝滯。

他扒著樓梯扶手往上看,“老大老二小意,都傻站著干嘛,炒米粉要坨了!”

三人,“……”

.

一家人吃過晚飯,蘇持淋了雨回屋里沖澡。

蘇徊意跟著蘇簡辰上樓,他覺得有必要跟人通個氣,“二哥,那個……”

“你要不要來我房間……”兩人同時開口。

蘇徊意說,“什么?”

蘇簡辰有些窘迫,“我是說我把羅漢松搬回去了,你要不要過來看?!彼f完又問,“你剛剛想說什么?”

“……”蘇徊意,“沒什么,我想說我怎么沒看到羅漢松?!?/p>

蘇簡辰說,“那要來看嗎?”

“要的?!?/p>

他不敢通氣了,這一天的蘇徊意又回憶起了羅漢松差點在頭頂開花的恐懼。

蘇簡辰的房布置得簡潔利落,沒有多余的裝飾品,趴在沙發凳上的那只熊貓仔就格外惹眼。

蘇徊意看了一眼,那上面似乎有被揉搓過的指印……

羅漢松又被搬回了陽臺上,遒勁生長。陽臺底下正對后院,入秋過后的院景深褐青黃,眼前一簇深翠襯著秋色,生意盎然。

蘇徊意扒著盆沿,“長得真好?!?/p>

他手里沾了點盆邊的土,蘇簡辰轉身抽了張紙給他,“你能不能注意點?”

“謝謝二哥?!?/p>

蘇徊意擦過手,羅漢松也看過了,兩人一時找不到事做。蘇簡辰其實也只是隨口提一下,找個理由跟人緩和關系。

以前蘇徊意顛倒黑白裝模作樣的時候,他恨不得把人趕出家門,后來蘇徊意豁出去跟他道了歉,行徑在慢慢變好,他也就一點點原諒了。

蘇簡辰唯一不懂的是:同樣是和好,為什么蘇徊意跟大哥、三弟就要親近很多呢?莫非是他之前太兇了。

“那個床,你覺得怎么樣?”蘇簡辰開口。

蘇徊意本來在盯著花盆上的圖案走神,冷不丁被問道,下意識就說,“睡著挺舒服的,就是太大了?!?/p>

“大了嗎?”

“……”蘇徊意回神,他找補道,“有點。不過和大哥的床并在一起剛好也能放下?!?/p>

蘇簡辰抓住了關鍵詞,“并在一起?”

“我們睡得很遠,二哥你放心,我不會擠到大哥?!?/p>

“不是這個問題——”蘇簡辰氣一粗,又哽住,“算了!沒什么?!?/p>

蘇徊意不懂他二哥是如何做到糾結懊惱自責幾種情緒瞬息萬變的。

“怎么了二哥?”

“當我沒說。好了你回去吧,你是不是該洗澡了?”

蘇簡辰不說還好,一說他就覺得被雨淋過的地方癢癢的。蘇徊意隔著睡衣搓了搓肩頭,領口被牽開,露出脖頸來。

手腕突然被“啪”一聲抓??!

“二哥?”蘇徊意驚訝抬頭,對上蘇簡辰不敢置信的眼神。

蘇簡辰的目光直白而不加掩飾,手上力道之大,拉得蘇徊意幾乎往前跌了一步,一手撐在他肩上。

“你這里是什么?”

蘇簡辰伸手要去指,蘇徊意跟個小呆逼似的愣著,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什么?”

手還沒碰到,門口傳來一聲厲呵,“老二!”

蘇徊意跟蘇簡辰同時轉過頭,他們剛剛進來時門沒帶上,此刻蘇持就立在門口,剛洗過澡頭發搭在額前,卻遮不住凌厲的眉眼。

蘇持沉步走進來,“老二,你這是在做什么?!?/p>

蘇簡辰心里的震蕩還沒過去,被呵斥了一聲立馬硬氣,“我還沒問大哥,你又做了什么!”

作者有話要說:  蘇徊意:……然而事件中心的我并太懂你們在做什么。

*

蘇持:轉頭沒見,就又有人不懂分寸了!

蘇簡辰:大哥居然真的做出這種事!

【敲黑板】

跟我一起念大哥的名字:蘇持!持!吃一持?。?!持久的持,不是特長的特!

感謝在2020-10-10 00:13:01~2020-10-10 23:16:44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錦英 3個;rxrxrxrxrx14、么么馬戶子 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江一盞、祝永僖、可鹽可甜小蚊香、我想花錢、一個沒有名字的江崽崽、鐵柱、宮一清野、江添手里的望仔、姁姁、步北林、亮瞎狗眼、多喝熱水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鳳戾 54瓶;ooo啥 27瓶;沈鏡 22瓶;取id神煩、九酒久、喑啞、ling、風從哪里來 20瓶;小贊的酒窩 19瓶;豆腐o(∩_∩)o~ 15瓶;打酒的、勸你善良、桃子、多喝熱水、瓶子、愛吃麻辣小龍蝦、柚柚的媽 10瓶;eunhyuk 7瓶;難捱、橘子汽水、小鶴仙、磕cp令人上頭、jin-nwhms 5瓶;紫紫 2瓶;王侯折、草莓冰沙不加冰、不慫慫慫、alskdwyc、珍珠鵝鵝鵝鵝鵝鵝鵝鵝、南川柿子谷、木予兮言、agata_陸灸灸、褲子的褲子、冰布丁不靈不靈、小熊、千稚、草莓氣泡水、不加班、沈十三是仙女吖、糖蔥餅、小巴魚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你是天才,一秒記?。?,網址..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