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參觀

朝聞眾人正忙著呢。逐晨將人手分成了三批, 一批去整理農田,一批去準備烤魚,還有一批繼續先前的房屋擴建事業。

修士示意乘客下來, 讓他們自行參觀, 而后主動加入行色匆匆的建設隊伍。公交車站點那里換了兩個人, 御劍上車, 奔赴余淵。

下車的乘客們站在空地上, 看著陌生的街景, 正覺得不知所措, 那邊張識文已帶著人前來碰頭了。

張識文今天被逐晨委以重任,目標就是招待好余淵的百姓們。這事兒對他來說簡直太過簡單, 他本身性格就熱情好客,不久前還住在余淵,與這些人都是左鄰右舍, 彼此間就算不認識也眼熟, 隨便聊一會兒, 就能攀上親戚。

張識文沒兩句話的功夫, 已與大伙兒熱絡起來, 帶著眾人在附近閑逛。

朝聞那么小,其實沒有哪里好去的, 張識文不過是與眾人天花亂墜地一通胡吹而已。

然而余淵百姓在看見他們的第一眼,已經被震撼住了。

這些人若非走投無路, 也不必離開余淵,彼時何其落魄不言而喻, 不過短短時日不見,已快認不出來了。

原先面黃枯廋的一群人,如今變得體格健壯, 紅光滿面的。連那個六十多歲,行將就木的張老太爺,看著都年輕不少,壯得能上山打牛。

還有五娘懷里的那個孩子啊,剛出生的時候只瘦巴巴的一個,哭起來跟蚊子叫似的,沒有力氣?,F在竟然也養得白白胖胖。

眾人在周圍繞了好幾圈,看見幾個木牌插在空地上,上邊寫了幾個他們不認識的字,附近還畫了粗淺不已的線條。

在又一次看見的時候,他們實在忍不住問道:“這些是什么???”

張識文笑著解釋說:“這是仙君以后想在這里建的房子。譬如澡堂、書店、商鋪一類的。如今尚在規劃,人手不足嘛,慢慢來?!?/p>

“哦……”眾人連忙點頭,“那真好?!?/p>

張識文驕傲道:“朝聞的人,手腳都利索。你看這路,這屋子,全是這段時間修起來的,前邊還有片農田跟魚塘呢。有道長們相助,那速度自然是極快?!?/p>

言語間,儼然已經把余淵的修士當成是自己人。一群聽眾也沒覺得哪里不對。

“那你們平日怎么吃???”

張識文認真答道:“目前人少,就是仙君管飽。但是仙君說了,等手頭的事情忙完,她就落實一下朝聞的規矩。像我們這些,能干活的,幫著搭建房屋,整理農田,一律按什么給工錢?!?/p>

邊上人補充說:“按勞分配!”

張識文拍手:“對!按勞分配。就你干得越勤越好,拿到的工錢就越多。每年也不用做勞役了,朝聞勿需我們做白工?!?/p>

眾人急問:“種地也給錢嗎?我只會種地呀。田地該如何租賃?稅賦如何算?這開荒,也要自己來嗎?收成不好的時候,又該怎么算?”

“田地都是朝聞的,此地有些特殊,除了仙君,我們誰都沒法兒種,因此平日只需聽她吩咐,幫著除除雜草澆澆水就成。不過這活計輕松,是個搶手事兒,如今仙君只讓孩子跟婦人做,工錢倒是給的不低?!睆堊R文笑了笑,“至于稅賦,仙君說暫時按工錢的兩成來收。若誰家中老幼多的,勤勞工作了,卻還是吃不起飯,可以找她減免。仙君素來仁善,只要做人踏實,她都會加以照拂?!?/p>

他知道這些人回去,必然會幫忙傳揚,于是也說得仔細,一條條都羅列出來,同他們掰扯清楚。

當然,他不是吹噓,他說的全是實話。

修真大陸自古皆以強者為尊,他們從前不知道風不夜有多厲害,如今知曉他是天下劍修之首,自然有了底氣。

朝聞有風不夜坐鎮,無懼外敵,如今百廢待興,的確比余淵的前景好上太多。

是,余淵發展百年,底蘊更足,可對于只想求口飯吃的普通百姓來說,底蘊有何用???

張識文見他們所有所思,心中已有計較,面上輕笑,又帶著他們往前面走去,介紹道:“喏,你們看,這可仙君特意為你們準備的。就為了做這幾個東西,我們耽誤了好幾天功夫才正式通車?!?/p>

前方地界上也插著一個木牌,但這個并不是空地。設計者用木質欄桿圍出一個長方形的空間,里頭擺了滑梯、蹺蹺板,還有幾匹搖搖晃晃的小木馬。

今天來參觀的大多是已經成家的青年,他們站在這個簡易游樂園前面深感格格不入??陕犝f是仙君特意為他們準備的,又不好意思離開。

“其實我方才就想問了,為何這里還有那么多娃娃玩的東西?”

逐晨吩咐的時候沒有解釋過,張識文起先也想不明白,但是經過了幾天的深思揣測,他覺得自己摸到了一點點逐晨的想法。

他解釋說:“仙君思慮向來周全,她認為朝聞目前過于冷清,而百姓一直勞碌勤苦,所以特意做了一個玩樂的地方以供眾人紓解疲乏。這些木制品造型簡單,頗有童趣,但朝聞并沒有那么多的孩子,仙君又特意將它們做成大人也能玩的樣式,為何?”

眾人一臉求知地看著他。

張識文振振有詞道:“仙君這是在勸勉你我眾人,不畏世俗,不拘小節啊。當真是用心良苦!”

眾人恍然大悟——原來還有這樣的深意!他們險些錯付了仙君的一片好心。

張識文邀請道:“來,都上去坐坐吧。我之前在上頭坐了會兒,便覺得煩惱都沒有了。這里當真是個忘憂的好地方!”

·

逐晨從農田那邊回來的時候,看見一群成年人在排隊玩滑滑梯,還玩得樂此不疲,莫名汗了一下。

……雖然大家年紀不小,但是還挺有童趣的。

都說想要征服家長,可以從征服孩子做起。

逐晨是想用這些玩具去抓住孩子的心,一個對孩子都那么細心的宗派,可想而知是多么的人道。

結果小朋友還沒來得及玩,游樂園就先被家長們給占領了。

……算了,結果倒也差不多。

眾人見她出現,立即從滑梯上走下來,站定朝她施禮。

逐晨揮了下手,寒暄問道:“玩得怎么樣?”

眾人干笑:“挺有意思的。呵呵?!?/p>

逐晨:“……”笑得她肝都要顫起來了。

逐晨說:“要是累了的話,先去吃點東西吧。我看他們已經把魚腌制好,架上去烤了。都是今天剛捕撈上來的魚,吃個新鮮,大家不必客氣?!?/p>

眾人惶恐道:“仙君才是客氣!”

燒烤架就擺在路邊通風的位置,這時候烤魚的香味已經隨著微風飄拂過來,肉香味帶著碳烤味,勾得眾人食指大動。

他們本來還不好意思,現下逐晨主動提及,就簇擁著過去各自分了一小塊肉。

日頭已經不早,朝聞的百姓也陸陸續續地回來。眾人索性在路邊坐下,配著自己帶來的干糧吃起了午飯。

干糧一般是胡餅,用沒發酵過的面搟制,烤干了水分,硬得像塊石頭一樣。他們慢慢咬下,在口腔里用口水軟化,才吞進喉嚨里。

饒是吃得再慢,那粗糙的面點還是容易割傷他們的喉嚨。

張識文去農田那里拿回水桶,給每人分了一碗,遞到他們水中。

眾人連聲道謝,兩手接過,急急喝了一口。

他們本就干渴了半天,又從沒喝過這樣甘冽的清泉,這一口水下去,腦海中白光乍現,險些摧毀他們的理智。

“這是哪里來的水?”他們手指顫抖地捧著碗,拉著張識文追問道,“這究竟是什么東西?”

張識文故作神秘地不答,只說:“喝吧,仙君大方,我們朝聞的百姓,都是隨便喝這些水的?!?/p>

竟然如此奢侈!

他們朝聞過得都是什么神仙日子?!

余淵百姓捧著木碗怔怔失神。一青年半玩笑,半認真地問道:“你們朝聞,如今還收人嗎?”

張識文隨意地說:“怎么?有人想來投靠嗎?這等去問問仙君才行,我拿不定主意。不過前些日子,是有聽仙君說,想去外頭招幾個人回來,好熱鬧一點?!?/p>

眾人頷首,默默記在心里,然而思緒已不再平靜,恨不得馬上飛回家中,將此事告知親屬。

·

逐晨此時正在竹屋里,悄悄查看系統給的獎勵。

修路的任務已經完成了,【破風·初級】的技能變成可領取狀態。

逐晨沒有猶豫,快速點下那個發光按鈕。

一道符文當即打入她的靈臺,逐晨稍加回憶,便能將功法完整背誦出來。

她粗略研究了一遍,發現跟她猜測的一樣,破風是一個強力攻擊技能。

大抵是能將周圍的風,化作自己的劍,以此用來攻擊。風無處不在,她的武器也就變幻無形。

初級技能的傷害算不上太高,使用也有些限制,可這種精準御使風力的能力,實在是叫人驚駭了。

在樸風山,這是道法大成的弟子才能學到的境界。如風長吟,目前也只能掀起狂風,而無法以風化劍。

逐晨仔細想想,是真的有點小激動。一個戰斗力負五渣的人,總算有了個能撐門面的功法。

她深吸一口氣,切換到另外一個界面。剛才還有一個任務跳了出來。

-

主線任務:春種一粒粟,秋收萬顆子(一)

目標:科學耕種,收獲一次可食用果實。

推薦課程:彤果種植技術、糧食種植四大注意事項……

獎勵技能:若水·初級(上善若水,水利萬物而不爭)(可升級)

-

逐晨“咦”了一聲。

這次的獎勵技能不再是“風”類的了,是意味著她進入新紀元嗎?

作者有話要說:  來了來了、

明天加更,今天太累了.
你是天才,一秒記?。?,網址..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