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第 29 章

崔燕這次撿回來的主要還是蟶子和螃蟹。

為了能夠方便他們平常吃, 尹小滿并沒有選擇火爆,煎炒這些方法,而是直接用了最簡單的白水煮。

蟶子吐沙后剝殼洗凈, 然后燒湯, 里面放入青菜及少量的鹽, 味道就足夠鮮美。

而蒸螃蟹,則更是沒有技術含量。刷干凈了放在大海碗里,放一點姜片, 熱窩窩的時候一起蒸就完事。

可就這么簡單的一餐飯,也吃得大大小小幾個人滿足的很。

飯后虎子甚至還揉著肚子對尹小滿說:“滿姨, 以后你天天來我們家吃飯吧, 我每天都去給你撿螃蟹!”

說得一群人笑得不行。

崔燕家強子和虎子兄弟倆相隔兩歲,一個六歲半快七歲,一個四歲多快五歲, 其實和大寶二妞年齡相差不大。

以前大寶兄妹倆剛剛被沈青耘帶回來的時候,崔燕心疼他們,就總是讓強子兩兄弟帶著他們玩。

所以四個孩子關系處得相當融洽。

這才沒多久的時間, 大寶連說話都比之前流利了很多。

飯后, 倆孩子要留在崔燕家里玩兒, 尹小滿就拎著自己上午撿來的東西回了家。

她將東西拿到廚房,將大寶他們撿的貝類倒進盆里吐沙,把自己逮的那幾條小魚拿出來清理干凈。

因為小家伙們不在, 家里出奇的安靜。

其實平時這時候家里也是安靜的。畢竟沈青耘一直都忙得很, 能回家吃個午飯就不容易了, 通常吃完飯立刻就回營里去了。

可不知道怎么的,尹小滿就覺得這會兒靜得讓她心里空空的。

她將收拾好的魚放在盆里,用鹽, 姜片,一點點黃酒腌了起來。

因為這幾條魚都不大,現在家里就他們娘仨,也不用顧忌用油多少,所以她準備留到晚上把魚煎了吃。

收拾完坐在一邊的小板凳上,尹小滿看著桶里的海鰻出神 ,不知道怎么搞的,忽然間就覺得好累,沒有了做的欲-望。

她在心里對自己說,可能是忙了一上午,需要歇歇。

而且這條鰻魚的個頭太大了,他們三個人一頓肯定是吃不完的,分幾頓吃,放久了味道就不鮮了。

可心里她明白,自己還是有點想留著等那個男人回來一起吃。

這東西,他一定從來都沒有吃過。

坐了好久,也“斗爭”了好久,尹小滿終于對自己的執念投了降。

一家子,有好的東西自然是要分享。

最后她在心里自我安慰道。

可以此同時她又開始發愁,那男人早上剛走,哪里會這么快回來?如果這樣,保存就是一個大問題。

說起來,其實尹小滿完全可以將鰻魚放到她在宮里的那個屋子里去,畢竟那個屋子里東西是不會放壞的。就好像當初放在那兒的糕點,糖果,還有牛乳,除了她拿出來吃了用了的一部分,其他的都還和最早放進去時一模一樣。

可是,她今天逮海鰻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她放進去容易,到時候怎么拿出來呢?

想了想,為了穩妥起見,她決定將這條海鰻做成臘魚。

在宮里的時候,每年冬天他們都會自己動手做一些臘魚。雖然這東西外面也有地方賣,可貴妃娘娘就是喜歡吃尹小滿做的那一種。

其實說起來她的方子與其他人相比也并沒有用到什么特別的東西,就是在腌魚的時候會稍稍放一點糖和她自己曬的豆醬。

這一點糖和醬,就會使腌魚的味道柔和很多,不至于如買回來的那些只用了鹽腌的魚般直咸直咸的。

腌魚尹小滿很拿手,可腌海鰻她還是頭一遭,究竟是怎么腌,她一時間還有點拿不定主意。

思忖片刻,她決定先回宮里的房子一趟,將自己腌的豆醬先拿一點回來。

還有,她也該去看看立春有沒有將她想要的東西給準備出來了。

從半敞著的院門望出去,能夠看到隔壁門口四個孩子玩兒得正歡。他們蹲在門口的草叢里,不知道是在抓蟲子還是在干嘛,全都一副很認真的樣子。

尹小滿笑了笑,從廚房出來直接回了臥室。

將臥室的門關上,她快速的進入了空間。先是檢查了一下屋子里的東西,用意念將豆醬還有小半碗牛乳送出去放進了廚房。

看了看只剩下小半罐的牛乳,她皺了皺眉。在想如果立春真的按照她之前要求的給準備了東西,那么下次可以再讓她幫忙買一點牛乳存起來。

想到這兒,尹小滿閉上了眼睛,在心里默默的念道:“送我去御膳房?!?/p>

熟悉的眩暈后,睜開眼她又出現在了最初進來時站著的地方。

這里是御膳房的最角落處,也是放置粥桶的地方。

尹小滿最早來御膳房學的就是熬粥,那時候她人還沒有粥桶高,每天要站在一個小凳子上才能看得到里面。

因為主子們的口味不同,粥也不可能只熬一種,所以最多的時候她要同時看著三個粥桶,經常一站就是大半天。

只是后來她在御膳房的資歷越來越老,又因為肯下功夫,廚藝也越來越好。

熬粥這種事兒慢慢也不用干了。

這些記憶也早就已經被她放在了腦子的最角落里。如果不是連著兩次都是在這個地方出現,她甚至以為自己早就將它們全給忘了。

尹小滿有些感觸的伸手摸了摸早已經清洗干凈了的被當做粥桶使用的陶甕,這一摸,卻讓她頓時頓住了身子。

她發現那個空的陶甕居然有點熱!

這會兒已經過了午飯時間,御膳房里的廚師幫工們也都已經下工,偌大的房間里空無一人。

很明顯,晚上各位主子的菜單上并沒有粥或者老火湯,所以陶甕們早已經清洗干凈。這種時候居然摸上去是熱的,那就只有一個可能,火沒有完全熄滅。

尹小滿咬了咬牙,強按下了心里忽然蒸騰起的怒火,將陶甕從爐灶上搬開。果然,在余燼里她看到了有一塊還帶著隱隱紅光的木炭。

這種事在以前她做掌事姑姑的時候是大忌,發現了無論是誰都要受到重罰。

畢竟御膳房要是走水了,那可是了不得的大事。

很可能會牽扯到很多人跟著掉腦袋!

用夾子將那塊兒燃燒的木炭挑出來熄滅,將所有的隱患消除,尹小滿望著那已經慢慢變涼的陶甕,卻蹙緊了眉頭。

立春還是有點年輕,經事兒少,總還是不能讓人完全放心。

雖然在這個世界尹小滿已經死了,可立春是她手把手教出來的徒弟。

這要是真出點什么事,她還是會跟著擔心。

將那塊已經熄滅了的木炭用夾子夾著,尹小滿直接拎著它進了掌事姑姑專屬的小隔間。

進門后她連想都沒想,就將那塊兒碳放在了桌子中央最顯眼的位置,任誰進來后第一眼都能看到。

看到這塊兒木炭,再看到外面并沒有復位的陶甕,立春應該能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吧?

如果這樣她還能看不懂——

尹小滿覺得,這個掌事姑姑她也不用干了!

處理完這件事,尹小滿終于想起了自己來這個屋子里的目的。

她沒有去開柜子的木門,而是動用意念將里面的東西全都拿了出來。

滿滿一大包的粳米,每一粒都潔白晶瑩,顆粒飽滿。即使就這么看著,都讓人仿佛能夠聞到它們散發出來的脂香氣。

這是貢米,每月宮里即便是皇子們可以享受的分量也并沒有很多。

位分差一點的妃子們,很有可能在宮里待一輩子,連嘗都沒機會嘗到。

看著這珍貴無比的大米,尹小滿卻完全沒有一點高興的感覺,只剩下頭疼。

當初她留的字條要的是糙米,是最普通,下人們每天吃的那一種。

很明顯,這是立春自作主張了。

如果此時袋里裝的是糙米,尹小滿今天晚上就可以蒸米飯了。

煎得黃燦燦的酥魚,配上噴香的白米飯,想想就讓人流口水。

糙米的話,她依然可以用外公外婆留下來的當作借口把倆孩子糊弄過去。

可這種上好的粳米,別說吃了,倆孩子長這么大,應該連見都沒有見過。

大寶那一肚子的心眼,她怎么可能瞞得過去?

看著米袋,尹小滿郁悶至極。

可當眼角的余光又落向其他東西上的時候,她心里咯噔了一下,連糾結都顧不得糾結了,一把將裝著山貨的細布袋子扯開——

果然,黃花,木耳都是最頂級的,普通的山蘑一點沒有,反倒是放了好幾個猴頭菇。

除此之外,竟然還讓她看到好幾根老參的參須還有幾盞品質極優的官燕。

尹小滿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立春這是瘋了嗎?!居然連珍品柜里的東西都敢動?

那都是上用的,除了皇上和太后,連貴妃燉補品沒有旨意都不得善自添加!

面對著這么一大堆東西,再看向旁邊立著的青花細瓷油瓶,和只有在御宴中做主菜時才可以使用的陳年花雕時,尹小滿已經連驚訝都不驚訝,一句話都不想說了。

呆坐了片刻,她默默的把粳米,官燕,油瓶,花雕……重新放回原處,只留下了黃花,木耳還有那幾根參須。

那男人剛走了一天,會發生什么事尹小滿心里完全沒數。與其瞎想,她覺得還不如趁這個便提前做點準備。留下這幾根參須,萬一用到時總好過臨時抓瞎。

把東西收拾好,尹小滿將口袋里的碎銀拿出來巴拉了一遍,怎么看怎么覺得少。

她將這些碎銀和放回柜子的東西放在了一起,之后又不得不再動用意念從木盒里又取了一個十兩的銀錠,與碎銀放在一處。

看著木盒里忽然空出來的那一小塊兒地方,尹小滿忍不住一陣肉痛。

郁悶的發現,如果每次立春都要這樣準備東西,那……她的那點積蓄用不了幾次就會告竭。

她知道,自己可以不給錢的,那個傻丫頭什么也不會說。

可偏偏——她又比誰都了解這些東西的價錢,要真的讓徒弟為此而貼補,心里那道坎兒是怎么也過不去的。

將“買”回來的東西拿回屋子里放好,尹小滿重新回了臥室,可這會兒心情甚至還沒有進去之前好。

回到廚房,將海鰻宰殺處理干凈。將魚頭剁掉,魚身部分切成了幾段,放在一個大盆子里加入調料腌制進味兒。

魚頭不容易入味,又沒有多少肉,曬干之后幾乎就沒有什么可吃的了。

所以她準備留下來用油稍微煎一下燉湯。用這魚湯下細面,味道應該也是極好的。

東西收拾好,尹小滿依然覺得有點意難平。

想了想她干脆重新拿出紙筆,再次給立春寫了一個條子,與木炭一起放在了她常用的那個桌子上。

-

作為掌事姑姑,立春其實不必每一天都按照正常御膳房上工的時辰過來,晚一點也并不會有人說什么。

可這幾天心里裝著事,她總是下意識的會一天幾看那個裝著東西的柜子。即便下工了心里也不安寧,總想著要過來看看,以至于甚至比一般上工時間還要早很多就先到了。

今天,她如同之前幾天一般,一進屋就先打開了柜門。原本以為等待著她的會是和以前一樣的失望,可是卻忽然發現里面的東西被人動過!

她下意識的跑過去先將小屋的門從里面鎖上,這才按捺住砰砰亂跳的心重新走了回來。

仔細看后,確定并非自己的錯覺,東西確實被人動過。

只是——仙人并沒有將那些她精心準備的東西全都拿走,甚至留下來了大部分。

不僅如此,還為拿走的那點山貨和幾根參須留下了銀子。

看著那些銀子,立春的心里一陣惶恐。

她有點鬧不明白仙人這到底是什么意思?

東西為什么沒有拿全?是嫌棄不好嗎?

可這已經是她所能找到的,最好品質的了。

立春越想越緊張,生怕自己做得不好再觸怒了仙人。

自從仙人留下了字條,小倉庫再也沒有發生過丟失東西的事情了,為此大家都松了一口氣。

立春有點害怕,如果因為東西準備的不全而又惹惱了仙人,那她會不會……

不不不!立春快速的搖頭,將自己腦子里冒出的那些不好的念頭迅速驅走。

自己到底是在想些什么?!

仙人都是大慈大悲,救苦救難的,他們怎么能夠與自己這樣的一介凡人計較?

雖然在心里反復的安慰著自己,可她還是有點心慌慌。

她悵然若失的關上了柜子的門,回到自己常坐的椅子上坐下。

這一坐頓時又嚇了一跳!

她居然看到在桌子上放著一張與之前仙人留下的,一模一樣的字條!

立春一把將字條抓起,正準備細瞧的時候,就聽見吧嗒一聲,一樣放著字條上面的東西被她給碰到了地上。她低下頭,將一塊木炭給撿了起來。

立春拿著木炭,仔細的觀察起來。

這就是一塊兒很普通的粗碳。

如果沒有看錯的話,應該就是他們御膳房平時用來燒火做飯的。

這碳不大,看樣子已經燃燒了很長時間,整體變成了灰白色,只有少量的地方還有沒有燃盡的黑色。

仙子把一塊兒這么普通的碳放在字條上面最重要的位置,明顯是想讓自己看的。

可這又是什么寓意,仙子想要告訴自己什么呢?

立春絞盡腦汁,想得頭都疼了,卻全然沒有一點頭緒。

就在這個時候,隨著一陣砰砰的敲門聲,外面響起了一個管事的聲音:“姑姑,立春姑姑,你出來看一下?!?/p>

立春蹙了蹙眉,快速的將字條和碳塊兒收到了穩妥的地方,過去開了門。

“什么事?”

門口的人看到她,就像是看到了依靠,先是長出了一口氣,才又用緊張的口吻說道:“姑姑,你快去看看吧,咱御膳房又來賊了!”

一句話說得立春心里咯噔一聲!

她甚至都顧不得和那個管事再說話,快步的朝不遠處聚集的那一堆人走去。

看到她過來,圍著的人都主動的朝兩邊移開,給她讓出了路。

立春走進去,看到的是兩個熄滅了的爐灶,旁邊放著煮粥的陶甕,并沒有任何特別之處。

她再次皺起了眉:“怎么了?”

聽到她這么問,此時負責煮粥的一個中年宮女戰戰兢兢的從人群里走了出來。

先是沖她行了一禮之后才說:“姑姑,我對天發誓,下工前我將陶甕都放的好好的,全都放在灶上了,根本沒有胡亂放??上挛鐏頃r,卻發現兩個甕都被人動過了,還放得亂七八糟?!?/p>

御膳房和別處不同,講究的是各司其職。

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職責,每樣東西也都有它固定的位置。

誰負責什么,這都是有規定的,上下工大家都會特意檢查一遍。

甚至為了怕被人使壞,有些人還會在自己擺放東西的地方做一些暗記,這樣萬一被人動了很容易就能發現。也好盡早挽救。

不然,真有什么人趁你不在的時候,投了-毒,或者放一些不干凈的東西,將貴人的身體吃壞了,那可就吃不了兜著走了。

所以,這個中年宮女下午來之后發現自己負責的粥桶全都被人移了位,又怎么可能不嚇得夠嗆?!

之前御膳房招賊的事兒大家都知道,現在聽說又有人溜進來了,每一個人都忍不住的害怕。

此刻,在中年宮女對立春訴說的時候,別的人也都跟著出現了各種緊張,擔心,恐懼的表情。

開始的時候,立春還在認真聽??陕犞犞?,她的目光卻被灶臺里那堆早已經熄滅了的木炭所吸引。

“你夾碳的夾子呢?”她忽然出聲問道。

那中年宮女一愣,連忙四處張望,這才發現自己就放在了灶臺邊上的竹夾子此刻全無影蹤。

“賊還偷夾碳的夾子?”她下意識的嘀咕了一聲,可說出來連她自己都不相信。

她朝兩邊各走了幾步,一副要繼續尋找的架勢,卻被立春冷冷的制止:“不用找了,再來個人和她一起把陶甕翻過來?!?/p>

雖然沒人明白立春姑姑這會兒為什么會想要去看陶甕的底兒,可也沒人敢問。

聽了她的吩咐,一個和那宮人平日里交好的宮女連忙走過來和她一起吃力的將一個陶甕翻了過來。

這一翻,大家都嚇了一跳,旁邊響起了此起彼伏的吸氣聲。

因為這陶甕外部是深褐色的,很耐臟。

放在灶臺上的時候,沒有誰會仔細得盯著它看,也就沒有誰會發現,此時它的底兒已經被煙熏得全都變成了焦黑色。

將那兩個宮女的手掌上都染滿了煤煙。

“干燒了!你火沒有熄盡嗎?!”

沒等立春開口,負責主食供應的管事就先厲聲的喝問道。

那中年宮女此刻的臉都已經嚇白了。

都是干了多少年的老人,一看這情況就知道是怎么回事,此刻她連狡辯的勇氣都沒有,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立春轉頭就走。

她這會兒對于怎么處罰宮女沒有一點興趣,此刻她內心震驚的想尖叫!

她終于明白了仙子將木炭還有夾子放在自己屋里究竟是什么意思了。

仙子在向她示警。

立春的腿一陣陣發軟,每一步都好像是踩在棉花上。

后怕讓她的心跳得好像要從嗓子眼里蹦出來,不知道怎么的,就讓她想起了自己的師傅。

她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寒噤,控制不住的將手指緊緊的蜷在一起,背在了身后。

如果師傅還在,遇到這種事,自己應該也是會被連帶的罰跪和打手心吧?

想到這兒,她的鼻子一酸,眼淚差一點就掉了下來。

她很想說:“我愿意的,怎么罰跪,怎么打手心我都愿意,只要讓我的師傅回來?!?/p>

只可惜,師傅再也不會回來了。

再也不會有人一邊狠狠的懲罰她,一邊又會擋在前面,替她抵擋一切了……

進到房間,立春拿出了仙子留下的字條。

原本以為仙子留下它是會像師傅一樣把自己臭罵一頓,然后告誡她下不為例。

可字條上卻對于這件事提都沒有提,就仿佛那告誡并非仙子所留一般。

立春連忙擦了擦眼睛,將那險些溢出的眼淚擦掉,細細的看了起來。

“雞蛋二十枚,糙米一包,清油一提,玉米粉半袋,牛乳一桶……”

字條上的內容和之前的那張并沒有太大的區別,也只是列出了仙子此次想要的東西。

可這一張卻比以前的那個列得更細,不僅詳細地列出了每一樣物品具體需要的斤兩,數額,最重要的是,仙子還特意在這些東西的后面標注了購買價格!

望著那緊隨其后的:“二十錢,五十錢……”

立春驚詫到無法正常的思考!

為什么仙子所列的價格,和他們平日里采買的價格基本無甚出入?

甚至,有幾樣看上去比自己記得還更清楚?!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在2020-10-09 23:00:21~2020-10-10 17:52:20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我思故我在 20瓶;42473264、devil 5瓶;淡 2瓶;青梔南槐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你是天才,一秒記?。?,網址..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