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035

第35章

一時間,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房間里安靜極了,連一道風都沒有吹起來。

神之所以是神,因為它們翻手能將人送上金碧輝煌的高臺, 覆手又能于無形處將人殺死。

小和尚顫聲問:“是不是一會兒要天然氣泄漏?還是隔壁突然起火?還是突然地震?”

“又或者……”小和尚說著, 顫巍巍地看向窗戶, “突然跳進來一個殺人犯, 手提電鋸, 把我們全噗嗤噗嗤鋸死了?”

老和尚輕斥了一聲:“胡說什么?”

話音落下, 老和尚卻是緩緩流下了兩道鼻血。

再看其余人, 眼珠子也多少有些充血。

那是一種什么樣的力量?

無形,卻能帶給人極大的壓迫感。

如果不是站在這里的人, 個個都三把火旺盛,還常年與佛經作伴,妖邪輕易不得侵體, 邪神沒準兒還要挑一個人上身了。

“酒酒, 過來?!卑子龌吹吐暫?。

印墨在后面幾乎同時張開嘴, 卻沒來得及先出聲。

荊酒酒依舊蹲在那里, 他倒是沒什么感覺。

兩尊邪神擺在他的面前, 恐怖程度還不如伽椰子家的俊雄。

荊酒酒從旁邊撿起紅線,將兩尊神像纏在了一塊兒。

所有人:???

荊酒酒喃喃道:“應該好了吧?!?/p>

他說著, 這才起身退回到了白遇淮的身邊,還扭頭小聲和他說:“如果一會兒還控制不住, 你就躲到我后面去?!?/p>

白遇淮眼皮一跳,胸口仿佛被人硬生生揣入了一顆甜果子。

老和尚在后面出聲:“你這是個什么辦法?這又不是月老的紅線, 牽一下,還能讓它們倆拜天地?這只能激怒它們!”

這頭白遇淮還在低聲和荊酒酒說話:“你擋在前面?”

荊酒酒:“嗯?!薄澳悴皇钦f我很厲害嗎?”

“是很厲害。但兩尊邪神聯合之力,你受不住的。若是湊巧在它們的全盛時期, 一旦爆發,會將你沖得魂飛魄散?!?/p>

荊酒酒這才皺了下眉。

“所以……”還是你待在我的身后。

白遇淮后半句話還沒說完。

荊酒酒:“那也不能讓啊,你是人,你會死。這東西是沖著我來的。如果真的魂飛魄散了……我本來就是鬼啊?!?/p>

他的口吻倒是平淡淡的,完全不像是這個年紀能說出來的話。

后面的小和尚老和尚,全都聽不清他們說了什么話,只一個個的抬手一抹,就是鼻血。

庭一大師也終于忍不住,面露憂慮之色:“不錯,怕只怕兩尊邪神聯起手來……還是先讓開,讓我們來吧。取金剛經!”

荊酒酒這才回了頭:“不會聯手的?!?/p>

庭一愣了愣:“嗯?為何如此說?”

荊酒酒指了指那個仿四面佛的神像:“它是打國外來的?!?/p>

庭一:?

小和尚們也停住了取金剛經的手。

他們很快就明白了荊酒酒的意思。

那兩尊神像身上都開始放光、顫動,身下的茶幾炸裂開來。但碎片都沒飛遠,就牢牢圈在那個范圍之內。神像跌落下去,你糾纏著我,我糾纏著你,于碎片中,更加光芒大盛。

室內依舊沒有風,一切靜謐得像是空氣都凝滯住了。

白遇淮動了動唇:“它們早就打起來了?!?/p>

庭一驚道:“什么?!”

從古堡來的邪神,這會兒也的確正操蛋著呢。

發現下詛咒的是對方后,他雖然怒火升騰,但更快意識到,這里有很多禿驢,個個都是修過功法的。先打個兩敗俱傷,再對上他們,豈不是自找麻煩?于是他很快就壓下了怒火。

“我不管你是從什么時期塑的身,我們最好解決掉眼前的禿驢,再來解決我們的恩怨?!?/p>

“……”

“你想要那個少年?不行。我可以把其他人的靈魂都讓給你享用?!?/p>

“……”

“草!別再往老子身上扔詛咒了!”

最后,他終于確定對方根本不聽不理不合作。

對方是邪神嗎?

是瘋子。

雙方神識一碰上,就立馬撞開了。

緊跟著更激烈地動了手。

偽四面佛心頭冷笑:難怪那個漂亮鬼這么誘.人,除了我,還有別的邪神盯上了他。想要從我的手里搶走他?神靈的尊嚴,怎么容你褻瀆!去死吧,去死吧……

雙方的神力碰撞。

詛咒瘋狂往對方身上扔。

但因為神都需要有人供奉,也就是說,只有當人對著神像許愿,它們的力量才會發揮到最大。

一時間,誰也奈何不了對方。

恐怖的氣勢朝四周彌漫開,這些人類卻連打個哆嗦都沒有。

古堡邪神心下更是怒極。

雙方都殺紅了眼,用神識按著對方就是一頓暴打。

大量神力隨著詛咒投下,而被抽走。

兩尊神像身上的光漸漸黯淡下去。

庭一:“……”

庭一:“這是……語言不通?”

荊酒酒:“嗯嗯?!?/p>

他們就這樣靜靜站立了一會兒,直到兩尊神像徹底歸于了沉寂。

小和尚小聲問:“死了嗎?”

庭一搖頭:“神怎么會死?它們只會消亡,當在這個世界上,最后一個信徒忘卻了它們。除此之外,其它手段都難以殺死它們。它們只是暫時失去了神力。畜養一些日子,就又能恢復?!?/p>

老和尚們面面相覷,神色復雜。

誰能想得到呢?

神像都吃了沒多學一門外語的虧!

他們早就做好了以身獻祭的準備,誰知道,一切就這么輕飄飄地結束了。

小和尚、老和尚們連忙把血擦了,這時候空氣中的凝滯感、沉重感也消失了。

所有人都輕輕喘了口氣。

印墨抿緊唇,神色復雜地看了荊酒酒和白遇淮一眼,他們還靠攏在一塊兒。而他,卻好像什么忙也沒幫上。

“酒酒……”印墨出聲。

林芝卻更先地恢復了精神,忙湊到荊酒酒身旁去:“酒酒,你太厲害了!”

白遇淮抬眸看了他一眼。

冷冰冰的。

林芝似有所覺,這才退開了點。

庭一大師走上前來,勉強也從喉中擠出來了一句:“今天……還要多謝,荊少爺?!?/p>

如果他沒記錯的話,少年的名字是叫荊酒酒吧。

說完,庭一彎下腰,要去撿地上的兩尊邪神:“這些東西,我就先帶走了?!?/p>

白遇淮淡淡插聲:“帶入寺中?不怕你們寺中的神佛,將你們一并踢出去?”

“那依白先生之見?”

“留下?!?/p>

“這不行,怎么能把這么危險的東西留給你們呢?”老和尚急了。

白遇淮:“你知道兩尊有邪神住在其中的神像,能賣到什么樣的價格嗎?”

庭一一下戒備地看著他:“你這是什么意思?”

白遇淮低下頭,一邊慢條斯理地將領帶纏回去,一邊道:“等我用完它們,它們會失去神力。再交到你們手中,你們完全可以拿它們去黑市售賣?!?/p>

庭一義正言辭道:“不行!”

老和尚也在后面附和:“不錯。售賣邪神,那不是放縱它們再次去害人嗎?哪怕它們神力全失,只要有信徒在,就總有恢復的那一天。這樣的虧心事,我們不做?!?/p>

白遇淮:“一尊邪神,可以賣上八千萬?!?/p>

小和尚、老和尚聞言都是一呆。

白遇淮:“而這一尊,國外進口的,可以賣到九千萬。你們還不用交稅?!?/p>

庭一:“……我仔細想了想,白先生說得有道理。說吧,你要拿這些神像做什么?有什么我們可以幫忙的嗎?”

古堡邪神:……

他雖然暫時失去了神力,但卻依舊可以將周圍的聲音聽得清清楚楚。

憑什么他還比那蠢貨東西便宜一千萬?!

該死!

邪神在心底加倍憎惡起了那個廢物荊廷華!如果不是他實在太過廢物,又怎么會有今天?

那尊偽四面佛聽不懂他們在說什么東西,但心下也是怒極。

它要盡快恢復神力。

它要從所有供奉過它的人身上,抽取更多的力量!

白遇淮到最后也沒有說,為什么要留著神像。

和尚們這會兒也累得不行了,一路風塵仆仆,到了之后就沒休息,這會兒還流了不少血,于是暫時不再追問,紛紛轉頭問印墨:“我們在哪里下榻?”

印墨立刻打電話去定酒店,卻被告知附近已經住滿了。

影視城正值拍攝高峰期,周圍全是各種大小劇組,他們的人都還不夠住呢。

荊酒酒出聲說:“今天辛苦各位了?!?/p>

大家一怔,轉過頭看他。

一時間都還有些不大適應,厲鬼是這個模樣,還能禮貌地和他們道謝。

荊酒酒小聲問:“請大家吃個飯,怎么樣?吃魚蝦嗎?”

小和尚愣愣應聲:“就是那個,什么海鮮嗎?我還沒吃過?!?/p>

荊酒酒點頭:“素齋附近也有?!?/p>

這還是因為周大師請他們吃飯,他們回來的路上發現的。

小和尚口水直流:“吃吃吃!”

老和尚臉上有些掛不?。骸俺允裁闯??小和尚不得食葷腥之物?!?/p>

荊酒酒:“店里有一道素螃蟹,顏色金黃,味道鮮美……”

老和尚:“……這店,遠不遠???”

荊酒酒:“不遠的?!?/p>

小和尚也小聲問:“那貴不貴呀?”

荊酒酒:“不貴,我付錢?!?/p>

印墨聽不下去了。

荊酒酒都和他們說多少話了?

印墨:“走不走?不走,我有話和荊酒酒說?!?/p>

老和尚:“走!”

說完,他們就包袱一提,風風火火地跨出門去了。

荊酒酒這時候才又湊在白遇淮的身邊,小聲問:“是為了……留給我報仇嗎?”

白遇淮:“嗯?!?/p>

少年不用親自動手,不用背上弒父的名頭,就可以讓荊家嘗到加倍的痛楚,在受盡折磨后,走上原本既定的命運。

但邪神害人的手段,實在殘忍冷酷。

到時候荊酒酒見了,會不會不忍心呢?

荊酒酒在白遇淮耳邊輕嘆了一口氣:“那個邪神和我說。荊家人里,我最喜歡的就是你?!?/p>

白遇淮眼皮一跳,胸口悶了悶,一時間有點說不清楚是個什么滋味兒。

白遇淮:“是嗎?”

兩個字從他喉中吐出來,連他自己都不知道那是一種什么樣的口氣。

荊酒酒說:“這句話很奇怪?!?/p>

不奇怪。

白遇淮心下輕聲說。

誰都會喜歡你的。

“一個邪神,他并不需要去留意什么荊家人。他之所以拿我和荊家人作對比,我覺得,在他口中的所謂‘荊家人’,也許是荊家祖祖輩輩以來,像我一樣被供給他的人?!鼻G酒酒說出了自己的推測。

白遇淮的思緒這才猛地拉了回來。

理智回籠,腦內清明。

白遇淮抿了下唇:“……有這個可能?!?/p>

荊酒酒又輕輕嘆了口氣:“那真是……不管將來有怎么樣的結局,都是他們活該了?!?/p>

門外,小和尚小聲問:“他們怎么沒有跟上來???”

老和尚:“不知道?!?/p>

小和尚:“那我們要是到了飯店,沒錢付款怎么辦?”小和尚也嘆氣:“難道今天又要吃饃饃了嗎?可以配個老干媽嗎?十塊錢,可以吃八天哦?!?/p>

印墨:“……”

印墨:“……我有錢?!?/p>

但他還是回頭,朝門內看了過去:“酒酒?”

這一看,就看見白遇淮微微側過身去,將荊酒酒攬入了懷中。

印墨眉頭皺得更緊,轉身快步回去,又低低叫了一聲:“酒酒?!?/p>

白遇淮很快就放開了荊酒酒。

“走吧?!?/p>

荊酒酒懵了一秒:“……嗯?!?/p>

白遇淮為什么突然抱他?

是因為剛剛那一瞬間,他看上去有點難過嗎?

其實我已經不太難過了。荊酒酒小聲在心底說。

遇見白遇淮,他順利離開了古堡,達成了心愿。雖然戳破了一個殘酷的真相,但至少做了個明白鬼?,F在邪神找到了,荊家倒霉了。他就只剩下一件事了。

荊酒酒將手鐲牢牢扣緊:“嗯,走吧!”

印墨望著二人之間,隱約透出的親密氣氛。他一下又想起了,上次他們來醫院探望時帶的花。

白遇淮怎么會買花來送他呢?

那花肯定還是荊酒酒買的無誤。但卻是荊酒酒為了白遇淮才買的。

印墨狼狽地轉過頭,不再去細細思量。

他快步走出去,催促和尚們:“走快點。跟上來了?!?/p>

最后他們還是去吃了真正的海鮮大餐。

老和尚掐著佛珠說:“古時葷指氣味濃烈的調料……我們不吃芥末就好了?!边@東西,他們也吃不慣。

小和尚舉起蟹腿,也開了口:“這里的人態度真好?!?/p>

當然態度好。

前面帶路的是印墨,走在后面的是白遇淮。

這邊的店老板和服務員,或許認不出前者,但后者是一定認識的。

還曾經有人在網上調侃說,白遇淮的國民度之高,粉絲數量之龐大,你走到一個陌生的地方,遇見一百個人,一百個人里,總有那么幾個是白遇淮的粉絲。

荊酒酒落座后,都悄聲說了句:“那個服務員一直在看你,是不是你的粉絲?”荊酒酒感嘆道:“你的粉絲好多啊?!?/p>

這樣夸贊的話,白遇淮聽了很多,但這時候再聽一次,也還是會覺得有點微妙的歡喜。

荊酒酒看了看白遇淮身上的衣服,又問:“這個弄臟了,沒關系嗎?”

“嗯,劇組有多套備用的?!?/p>

荊酒酒:“噢?!?/p>

他頓了下,才又說:“你穿成這樣,站得高高的,還挺好看的?!樕系幕y也好看?!?/p>

少年的口吻是那么的不經意,卻又輕輕戳入了白遇淮的心間。

原來一個人的夸贊,真的會讓人高興到不能自抑的地步。

“就是……好像有點掉色了?!鼻G酒酒說著,抬手蘸了下。

他的指尖很快就留下了一點金色。

只蜻蜓點水的一下。

白遇淮的心跳還是漏了一拍。

他低低應了聲:“嗯?!?/p>

荊酒酒對這些東西都很好奇,因為他吃不了人類的食物,也就只絮絮叨叨和白遇淮說話。

一會兒問他,這些東西在臉上待久了會傷臉嗎?

一會兒又問,白遇淮還演過什么厲害的角色???

白遇淮一一回答了,心跳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他也不知道為什么會這樣。

他就記得,當荊酒酒只向他問起孟和新,卻決口不問他演過什么的時候,他的心臟就冷冰冰地跳動著,沒有任何別的反應。

……

等一頓飯吃完,白遇淮倒是沒吃上幾口。

許三宇開了車來接他們回酒店。

印墨自然就繼續找酒店去了。

小和尚在路上舔舔嘴:“我看這個鬼是很好的,我還從來沒見過這么好的鬼……”

老和尚無語:“你以后長大了下山,別人騙你豈不是輕而易舉?”

不過吃人嘴短,老和尚倒是也不再提捉鬼的事了。

他們找了不知道多久,最后還是別的小劇組,臨時出讓了幾個房間。

結果等進去一看。

墻皮掉落,花灑用不了,連被子都散發著霉味兒。

小和尚喃喃道:“大師兄果然是在外面討飯吧?”

轉眼到了第二天。

一切好像什么都沒發生過一樣。

沒有陰風平地起,也沒有誰再被啃臉。

向導心有余悸,但戲還得繼續拍下去。

而關巖醒來后,渾身發冷發軟,再三檢查,卻又什么事都沒有。他拖著身體到了劇組,副導演看他昨天被砸了也挺不容易,就勸他再回去休息一天。

關巖借坡下驢,馬上開口說:“我兩天后請個假?!?/p>

副導演臉一下綠了:“您那天要去做什么?”

關巖一笑:“去參加個聚會?!眲e的就不肯多說了。

關巖是鐵了心要去的。

他已經從經紀人嘴里聽說了,那天他昏倒前,就坐在那個少年面前。指不準就是白遇淮利用小鬼,對他施了什么法。

經紀人和他說,他家因為拆遷沒告訴哥哥姐姐,他的幾個哥哥姐姐鬧了起來。

結果他媽從樓上摔斷了腿。

他暫時也沒空回去管他媽的腿了,他的哥姐再鬧,大不了就再和神像許個愿。

關巖打算得很好,然后就轉身休息去了。

他馬上就要一飛沖天了,委屈自己在這里受白遇淮刁難也沒有必要。

副導演看著關巖說走就真走了,卻是好一陣無語,轉頭就跟向導告了狀。

“來,關哥,小心點?!敝矸鲋P巖回了酒店房間。

“好了,你們可以走了?!标P巖冷淡道。

這些人可別借勢在這里拜了他的神像。

助理應聲退出去。

關巖轉過身,卻是一下整個人驚呆了。

“我的神像呢?!”

荊酒酒依舊坐在劇組里,看白遇淮拍戲。

他背了個小書包。

書包裝得鼓鼓囊囊,里面是兩個被尿布、紅線緊緊纏裹的神像。

這東西還是帶著比較安心。

老和尚看了都忍不住要說猛。

哪有人,不,就算是鬼,也沒幾個敢的???

兩天后。

關巖憋著一股勁兒先去參加了宴會,然后又火速簽了和dg的合約,又把程導的劇本要了過來。隨后他才放心多了,一邊繼續督促身邊的人去找監控錄像里那幾個老禿驢!

都是他們拿走了他的東西!

經紀人見關巖臉色越來越呈青灰之色,忍不住出聲道:“關哥,現在咱們什么都有了,你也別太憂心?!?/p>

關巖:“我知道?!?/p>

他沉下臉,問經紀人:“看著有氣勢了嗎?”

關巖說完,自己喃喃道:“白遇淮不就總是這樣嗎?明明是脾氣臭,不好接近,在娛樂圈里毫無人緣。粉絲也硬能吹這是有氣勢?!?/p>

關巖推開車門走了下去。

他整了整領結,再走在這條路上,覺得自己的心境都一下不同了。

他徑直走到了荊酒酒的面前。

荊酒酒想也不想,本能地反手摸了下小書包。哦,還在。短期內,神像應該也很難附身別人了。

關巖微微笑了下:“白遇淮還在拍戲?”

荊酒酒:“嗯?!?/p>

他覺得眼前的男人有了點微妙的變化。之前他再不喜歡白遇淮,在人前也都是要叫一聲“白哥”的,現在卻開始直呼大名了。

關巖盯著少年乖巧的模樣,心下感嘆。

他終于能領會白遇淮的心情了。

當男人功成名就之后,總是喜歡通過一些東西來進一步彰顯自己地位的。就好比美人配英雄,名車名酒配有錢人。

白遇淮將少年帶在身邊,更多應該是為了彰顯,他有多么強的能力,能將這樣的少年留在身邊做小情人。

關巖屈起手指,不經意地露出自己手指上的寶石戒指:“你有沒有想過,換一個人跟呢?”

荊酒酒:?

背包里的邪神:哪里來的狗東西也敢搶他的供品!

偽四面佛:這不是那個向他許愿的傻逼的聲音嗎?

“你算個什么東西?我都不敢這樣和他說話?!甭曇粼诓贿h處響起。關巖扭頭一看,就見印墨大步走了過來。

印墨拉過椅子,在荊酒酒身旁落座,低低叫了聲:“酒酒?!薄拔覀冋務??!?/p>

關巖驚了一跳:“印、印總?”

關巖現在雖然膨脹得厲害,但本能地還是不想得罪印墨。他起身走到一邊,從后面盯住了這兩個人。

這個少年怎么和印總也有關系?

難不成……還給白遇淮戴綠帽子?

那可就有意思了。

關巖想著想著,自己開心地笑了起來,然后摸出手機,開始看熱搜。他一年很少上熱搜的。沒辦法,不像白遇淮那樣,粉絲龐大。

不過,很快,他就會上了吧?

關巖不知疲累地刷新著。

卻是先刷到了印墨凌晨一點發的微博。

@印墨:[圖]終于找回來了。

配圖里,只是一個黑夜下的背影。大概是因為環境太黑,身影都顯得不太真切。

但關巖還是認了出來。

那是個少年。

少年穿著的海軍領后,垂下了兩條長長的兔耳朵。

那是白遇淮的小情人!

關巖心底一虛,先是有點怕。印墨怎么還特地為他發個微博?這兩人關系真不一般?

但轉念又一想,那要真是這樣的話,白遇淮不就是真綠了嗎?

關巖可樂地笑出了聲。

他手指一松,微博又刷新了。

#rose盛宴原來是海/天/盛/宴?賓客多人被抓#

下面還緊跟著一條。

#dg辱華拒不道歉#

關巖一下就笑不出來了。

……

【恐嚇進度條3——30%】

【恭喜您和您的宿主,成功恐嚇人類xn,并抓捕強大的不明生物x2,獎勵再翻倍,即將掉落鬼王稱號】

【掉落……掉落失敗】

【您距離您的宿主距離1213公里】

遲緩卡頓了很久的提示音,終于又響起,將小機器人嚇了一跳。

我的宿主,?!1茐牧?。

小機器人呆呆地看了看自己磨損的腿。

冷冰冰的機械臉上,涌現了無數錯亂的電流。它第一次懷疑起,自己對自己有著相當錯誤的認知。

嗚嗚嗚我錯了我好像才是個廢物!

作者有話要說:  獲得道具邪神x2。

這章1+2更合并6800+。今天下午出門了,回家很晚,我寫得又慢,更新晚了,抱歉呀。我們11號晚上再見!.
你是天才,一秒記?。?,網址..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