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第四十四章 萬劫不復

第四十四章萬劫不復

言下之意,是劉淑儀做下這個局,誆著她兄長吃酒賭錢,輸了幾萬兩銀子了?

這話不對,道理也不通。

趙盈心里有數,但留雁未必有數。

她索性也不問,冷笑了聲:“挺好的,你替人家辦了幾年事,背叛我,這是你該得的懲罰和報應?!?p>留雁登時面如死灰,拖著雙膝跪行兩步,似乎是想要攀上趙盈的裙擺。

薛閑亭怕她撒瘋,站起身來,長腿一抬,在她指尖將要碰到趙盈裙擺一角之前,輕踢過去一腳,擋在了趙盈身前。

趙盈拽著他袖口說沒事:“她還能把我怎么樣不成?”

可薛閑亭也不過稍側身,讓她的視線能夠落在留雁身上而已,終究是沒徹底從她身前讓開。

趙盈也由他去。

不過留雁面上痛苦一閃而過,她才想起來,薛閑亭本來就是個能文善武的。

那一腳便是留了情面,并沒如何使力,尋常小姑娘家也受不住。

趙盈搖了搖頭,叫留雁:“你去坐著回話?!?p>留雁越發怕,連聲說不敢。

趙盈瞇眼看她:“等著我扶你?”

丫頭陡然一驚,撐著起身,戰戰兢兢地往一旁官帽椅坐下去,卻又只是虛虛的坐了整張椅子的一半都不到而已。

她坐了,薛閑亭才徹底讓開。

“劉娘娘做局坑你們家,無非是要你們活不下去,或是在京城待不下去,再把賞你的銀子拿回去而已。

可兩千兩,于她算不上什么,她是劉府養大的嫡女,眼皮子也沒那么淺,至于旁的——”

趙盈的聲音宛轉悠揚,一出了口,充斥著不信,繞著正堂屋中飄散開來:“她是內宮的淑儀娘娘,在宮外又有母家扶持可倚仗,還要做局才能弄死你們一家?你未免太把自己當回事了?!?p>留雁眼角一抽,就要再跪。

趙盈卻明顯不耐煩:“說話就說話,你伺候了我幾年,知道我煩你們什么?!?p>丫頭聽了這話,如坐針氈,干巴巴的吞了好幾口口水:“劉淑儀這些年在宮里熬著,手上不干凈,她的好多秘密,奴婢都知道,她當然不敢殺奴婢滅口,奴婢捏著她的秘密,隨便一樣,就能讓她萬劫不復!”

說起這些,留雁像是激動起來,聲兒也拔高了:“她要殺奴婢,奴婢倘或將那些事托付給人知道,奴婢一死,她也保全不了自己,就算是劉家,也保不住她!”

趙盈聞言卻只心中驚駭。

她知道黃德安是劉淑儀的人,也知道劉氏這些年大概是勾結外戚。

但要說這兩樣,能置她于死地,只怕也難。

勾結外戚這種事,又不是劉淑儀一個人干的。

馮皇后多年無所出還能穩坐后位,孔淑妃不多得寵大皇子又體弱多病,可他們母子二人活的順風順水,至于姜夫人和二皇子,更不必提。

這兩宗事,無非她在昭寧帝面前煽風點火,添油加醋一場,也至多是把劉淑儀打入冷宮。

可說不得過幾年劉家中用了,或是趙婉能得個好夫家,劉淑儀也不是沒有放出來的可能。

萬劫不復——

趙盈捏緊了拳:“既是叫她萬劫不復的潑天大禍,她敢做,焉能讓你知道?”

留雁鬢邊是掛著汗珠的,目光灼灼望過去:“奴婢不敢欺瞞公主!奴婢伺候公主六年,知道公主最恨人騙您,如今奴婢是為活命,怎么敢誆您!”

她怕趙盈不信她,越發激動:“這些都是奴婢六年來自己一點點查出來的!”

·

留雁暫且就留在了薛閑亭的小宅子里,不許她隨意走動,不許她見外面的人,至于她家里的事,趙盈也應承下來,會替她妥善處置,不會叫她爹娘再受牽連。

兩個人從正堂一前一后出了門,趙盈回頭看了一眼那堂中。

大門沒關上,留雁垂頭喪氣的坐在官帽椅里。

她想起留雁剛到上陽宮伺候那年——那年她八歲,留雁也不過十一歲而已。

母妃剛剛過世沒多久,她并沒有徹底從傷心中走出來,留雁嘴甜,特別會講笑話,她才肯提拔留雁,后來發現這丫頭手巧,打的一手好絡子,雖然是叫留雁伺候茶水,但如今她匣子里存著的好些玉佩和扇墜子,絡子都還是出自留雁之手的。

人心真是最難揣測的東西。

前世的趙盈,后來不管是如何的心狠手辣,年幼時,卻總心存仁善的,可她身邊的這些人,又是安著什么心留在她的身邊呢?

她情緒不高,薛閑亭替她擋了大半的陽光,她抬眼看過去,薛閑亭正好抬手落在她頭頂。

趙盈虛躲了一把:“我有話問你?!?p>薛閑亭挑眉,領著她往東跨院方向去,橫豎是遠離了這處。

等走的稍遠些,也并沒有真正進了東跨院,趙盈叫住他:“賭坊的事,真是劉淑儀或是劉家干的嗎?”

薛閑亭說不是:“劉家怎么會把一個小宮娥放在眼里,還有她說的那些事——”

他呼吸微滯:“你信了?”

“口說無憑,我未必全信,可她敢到父皇面前去告發,我就多信了一些?!壁w盈站在樹蔭下,不肯再挪動,想了半晌,越發往樹下縮過去,找了個最舒服的姿勢,靠在樹干上。

一抬眼,透過茂密綠葉的間隙,瞧著那斑駁灑落下的陽光中,被金光照耀著,清晰可見的塵粒。

那樣渺小,又那樣堅強。

“她本可以一走了之的?!彼栈啬抗?,重落在薛閑亭身上,“她是真的信了你的鬼話,以為劉淑儀要害她,害她全家,才到我面前說這些。她為了活,也為了她爹娘,敢跟我到父皇面前去告發,我為什么不信她?”

“你就不怕她——”

“我怕她什么?”趙盈沒叫他說話,笑著攔了他的話,“怕這是劉淑儀和她設計的圈套,引我入甕?她們又能把我怎么樣?劉淑儀現在是自顧不暇,還來招惹我,怕不是瘋了吧?

朝堂上的事情,你也不用說你不知,侯爺難道不跟你說的?

劉寄之在朝堂上煽風點火,今天請我過府,也是為了哄我到父皇面前開口的,這種時候,她們來算計我?”

朝上的事他的確知道,也猜到了劉家今日請她的用意,她自己顯然也門兒清。

薛閑亭便知道勸不動了,泄了口氣:“那你要帶留雁進宮面圣嗎?”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