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103 那個藥

王芳陽掐著時間給劉民生發了信息。

“民生,你在哪里???我整理東西的時候發現我的結婚戒指還沒有還給你爸爸,我現在這個情況,也不能再拿著了,我托鄧桐桐給你們帶回去了,你告訴我你的位置,我讓她去找你?!?p>劉民生看到媽媽發信息過來了,稍微放了一點兒心,人沒事兒就好,可是看看內容,這,這怎么辦?

這枚戒指他爸肯定是不會要的,可是現在這種情況,鄧桐桐帶過來,他又不能不要。哎,還是他來保管吧。

糾結了一會兒還是發了位置過去,附帶了一句話:“我只等一個小時?!?p>王芳陽一看,成了。

轉發給鄧桐桐,說:“桐桐,你見了民生就說你爸爸找他爸爸有事情,已經打過招呼了,讓直接進去的,你也趁機跟進去就行了?!?p>“民生要是直接問你要戒指,你就先進去上個洗手間,過一會兒他再要你就直接帶著他去休息室,千萬不要忘了那個東西?!?p>鄧桐桐收到信息之后很高興,仔細琢磨著王芳陽的話,一步一步的演練著。

她早就告訴了她爸所有的計劃,現在只是更加完善而已。

劉民生又放空了一會兒,才轉身上了樓,去到他的專屬休息室換了衣服。

是他姑姑選的三件式黑色西服,配的深棕色皮鞋,領結是寶藍色細橫紋,胸前口袋里是同色手帕。

照劉云若的話,他這是陽光型男,前提是不開口說話。

呵呵,什么意思,說話了就不是了唄,懶得理她。

整理好自己直接去叫了父親,劉林元今天穿的是和劉民生同款,碼數顏色不一樣而已,呵,劉林亭的惡趣味。

兩人一起去了會場正門,準備迎賓了。

你要問看見一大一小兩位帥哥站在一起,好看嗎?

嗯,好看。太好看了。

反正劉林亭看著就覺得,自己眼光不錯,哥哥侄子真是太帥了,嗯,襯得上她選的衣服。

陸陸續續來了許多畫界商界的精英們,大部分是劉氏七子的學生們。后來幾個家族的人來了,劉林元沒一會兒也跟進去了。

只剩下劉民生,他抬手看看時間,納悶這黏人的鄧桐桐怎么還沒來呢?

正想給鄧桐桐打電話就看見她笑嘻嘻的過來了,于是招呼了侍者過來接替他的位置,自己小跑著迎了過去。

鄧桐桐和她父親一看,這劉民生還跑的挺積極的啊,不由得自得起來,笑容滿面。

劉民生走到她跟前才發現鄧父也來了,也不能失禮只好打了個招呼:“叔叔你好,今天來這里也有飯局嗎?”

鄧父回道:“我和你父親有點兒事情要商量,他讓我直接過來了,正好桐桐也要找你,我們就一起來了?!?p>劉民生一聽他這么說,也沒想到他會騙人,再加上家里確實和鄧氏有合作,直接就帶著鄧父和鄧桐桐進去了。

給他指了父親的位置,就叫住鄧桐桐問話了。

“我媽給你的戒指呢?”

鄧桐桐看他一上來就要戒指,態度也不好,她有點兒難過,細白的手指收緊了上來之前把就戒指藏進去的包包。

抿唇道:“民生哥哥,學校那邊你為什么退學了???你要去哪里上學呢?我和你一起啊?!?p>劉民生不耐煩:“關你什么事兒,戒指呢?”

這時候也巧了,劉云若端著一杯紅酒過來了。

她剛剛給她媽送完禮物,覺得和那一堆師叔說話太累了,反正她媽的畫也看完了,想著喝點東西放松一下呢,結果看見鄧桐桐正和她哥拉拉扯扯的,馬上走過去。

嘻嘻,看熱鬧,然后還挺遺憾剛才拿的是酒不是西瓜呢。

鄧桐桐瞬間爆炸了,指著劉云若問劉民生:“你怎么和她在一起了?你退學她也轉學了,你們什么關系?她被人包養的你忘了嗎?唔……”

劉云若:呵呵,出門沒刷牙。

趁著還沒人注意這邊,劉民生和劉云若捂著鄧桐桐的嘴,把她帶到了劉云若的休息室。

這人怎么還是這么沒腦子。

看劉民生關好了門,劉云若才放開手,鄧桐桐馬上瘋了一樣質問劉民生。

“她和你到底什么關系?我才是你媽給你定的老婆,她算什么?劉民生,你媽親口說的……”

劉云若:傻逼嗎?

還你媽親定的?都什么年代了,她這異想天開沒有腦子的毛病一直都在啊。

關她屁事。

她還是繼續喝酒吃瓜吧。

劉民生也不想和她說話,但是戒指他還得要回來,他這個神煩啊。原來他媽說的戒指還回來,還有這個意思啊,臨走臨走還得給他套個枷鎖。

呵呵,這就是他媽。

“戒指在哪里?”劉民生不耐煩了。

鄧桐桐看著他這樣,也豁出去了。

“你要是答應娶我,把劉云若趕走,我就馬上給你?!?p>劉云若:“關我什么事兒???”

鄧桐桐瞬間竄到她跟前,手指眼見著要戳到劉云若眼睛里,另一只手卻趁著他們倆都不注意的時候給酒里下了藥。

她想趁著劉云若一會被趕走之后,哄著劉民生喝下去。

嘴巴上突突不停說道:“就是你,就是因為你,本來我和民生哥是青梅竹馬要結婚的,你一出現他就再也不理我了,明明就是我陪他長大,我才是他未來的妻子,你算什么?”

劉云若目瞪口呆,什么玩意兒?

劉民生無語死了。

但他還是得澄清:“我從小就不喜歡你,也從來沒想過娶你,有沒有劉云若都一樣,我媽也做不了我的主,明白了嗎?”

劉民生頓了頓,看著劉云若一臉開心看熱鬧的端酒細品,無奈。

繼續說道:“關于那個戒指,你給不給都行,今天晚上我爸就宣布他和我媽離婚的事,這個東西以后一點意義都沒有了,也不值什么錢,你要實在想留著就隨便你吧,以后請你不要再纏著我了,好嗎?現在請你離開?!?p>鄧桐桐大受打擊,本來以為是這事是手到擒來,現實卻是鏡花水月,什么都不是了。

看看桌上下藥的酒,竟然被劉云若喝了!本來還想自己喝或者讓劉民生喝的,現在該怎么辦?

“我不管你爸媽離婚沒離婚,我只知道我這里有你媽媽送給我的定親信物,我不和你說,我去找你爺爺說?!?p>鄧桐桐也不管什么藥的事兒了,還是覺得自己的終身大事最重要,說完就出了休息室找人去了。

劉民生慢了一步沒抓住,轉身看著他那個無良妹妹笑的開懷氣的不輕,扭頭也出了休息室。

劉云若自己呆著覺得也沒意思,正好李曼曼來了信息說到了,于是放下喝了一半的酒也出去了。

顧堯是和王云峰一起來的。

本來王云峰要和李曼曼一起的,但是李曼曼家的小語白不愿意,纏著姐姐絲毫不松手。

無奈王云峰只好冷著臉和代替長輩出席的顧堯一起進來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