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第二十二章

chapter 22

知眠抱著煙花原路折返, 沒走幾步,身后再次響起腳步聲。

她回過頭,看到男人跟了上來。

直至對方走到身旁, 知眠睨他一眼:“你跟著**什么?”

段灼面不改色地解釋:“我記錯了,不知道這里能放?!?/p>

呵呵,信他才怪。

知眠也不知道他為什么要跟著, 干脆把他當空氣。

廣場旁邊的路上川流不息, 匯聚成星海,廣場中心高達20米的照明燈,如同海上的燈塔,照亮視野范圍內的所有一切。

段灼側眸看向知眠。

小姑娘姣好的面容被光打亮,白皙清透,臉頰上泛著小而細微的絨毛,鼻梁小而挺挺的, 紅唇輕抿, 莫名讓人覺得可愛。

本來送完茶葉,心氣高的他不想再來找她。憋了好幾天的煩悶,可是卻在剛剛見到她的時候漸漸消散。

他忽而意識到——

哪怕是她和他吵,和他犟,都比他看不見她來得好。

段灼發覺自己最近變得越來越奇怪了。

走到剛才的噴泉旁邊, 知眠看到十來米外, 有三個女生也拿著一筒煙花, 鉆研著,似乎也要放。

有個女生轉頭看向知眠和段灼的方向, 說了什么,而后其中一人跑了過來,對知眠道:“小姐姐, 我們打火機壞了,能不能借個打火機?”

知眠把口袋里的打火機拿給她。

“謝謝!”

女生跑了回去,段灼對知眠道:“等他們先放完吧?!?/p>

“嗯?!?/p>

三個女生把煙花的引線點燃,而后跑開,幾秒后,□□沖上兩百米的高空,她剛要抬手,站在她身后的段灼,抬手捂住她的耳朵。

她怔了下。

煙花響過幾聲后,知眠適應后,段灼才放了手。

煙花放完后,女生跑過來,把打火機歸還給知眠:“謝謝小姐姐,我們放完了,現在看你們放了?!?/p>

知眠笑笑,把煙花放到地上,段灼看著她:“小心點,要不我來?”

“不要?!?/p>

她自己不親自點著還有什么意思。

她點著后,飛快起身跑到一旁,七彩的煙花綻放,知眠仰頭專心致志看著,幾分鐘后,她看得正起勁,就結束了。

“……就沒了???”

就這?就這?

段灼雙手插兜,站在一旁,瞥了她眼,“不然呢?”

知眠郁悶了。

“早知道我多買點了……”

她嘆了聲氣,拿起包正要離開,手忽而被拉了下。

“在這等著,車上還有?!彼曢_口。

知眠:???

有什么?

她疑惑間,就看到段灼走回車旁,幾分鐘后拿著兩個箱子折返回來,放到地上。

打開一看,里頭全是煙花。

“這些……你什么時候買的?”知眠驚訝。

“別人送的,我又不愛玩這玩意兒,拿出來隨便放了?!?/p>

段灼從口袋里掏出打火機,抬眸看向她,下巴往旁邊一抬,“站旁邊去?!?/p>

“……哦?!?/p>

她往旁邊站去,就看到他蹲下身,點燃一筒煙花。

煙花在天空綻放后,知眠看到是比她買的款式更多的組合型煙花,更加漂亮,就連那三個女生看著,也被美到。

知眠本來想走的,還是忍不住留下來看,心思百轉,最后還是安撫自己。

又不是段灼給她放的,她就當路人飽個眼福了。

男人偏頭,看著看煙花的小姑娘,無聲勾起唇角。

幾筒都放完后,知眠心滿意足,沒有遺憾地收拾了禮花筒。

離開廣場,她往小區門口走去,段灼仍舊跟在一旁,她無奈地停了下來,轉頭看他:“放完了,你可以走了吧?”

“年夜飯吃了么?”他問。

“嗯?!?/p>

“去你閨蜜家吃的?”

知眠不明白他問這個干嘛,“怎么了?”

他輕咳兩聲,“我沒怎么吃?!?/p>

so?

知眠啊了聲,“那你回家多吃點吧?!?/p>

“……”

他看了眼手機時間,悠然道:“我剛好閑著無聊沒什么事,可以去你樓上隨便坐坐?!?/p>

知眠立刻拒絕:“不行?!?/p>

他扯起嘴角笑了下,“怎么?你不也是一個人?”

知眠莞爾:“我一個人吃吃喝喝看看春晚挺好的,不喜歡有外人打擾?!?/p>

男人眉頭褶皺,帶著幾許不滿和冷戾,“反正我也是一個,你也是一個人,咱們倆湊在一起過個年,不是挺好的?”

“你怎么就一個人了?你父母沒回來嗎?”

段灼看向她,聲音輕飄飄的:“我爸媽知道我們鬧分手,讓我來好好哄哄你?!?/p>

知眠微怔,先是被“父母讓他來哄”這句話所驚愕,旋即又反應過來:“不用,我們已經分手了,又不是鬧分手?!?/p>

段灼臉色漸沉,抬手胡亂揉了下知眠的發頂。

“喂??!”

這人是不是有??!

她打掉他的手,剛要罵過去,包里的手機忽而響起。

她暫且收住了口,理了下長發,掏出手機。

段灼視線垂下一瞥。

看到屏幕上顯示三個字:司原哥。

他眉頭不可察蹙緊幾分。

知眠愣了下,接起,那頭傳來溫柔的男聲:“喂,知眠,新年快樂,年夜飯吃了嗎?”

“嗯,吃了?!?/p>

徐司原笑道:“我看到你發的新年祝福了,想著給你打個電話更顯誠意,今年過年打算去哪里玩?”

“沒有,我就在家……”

手機有點漏音,站在身旁的段灼依稀能聽到兩人的聊天。

他看著女孩臉上掛著溫軟的笑,與和他講話時形成鮮明對比,煩躁感瞬間涌了上來。

知眠和徐司原簡單問候兩句,一掛電話,就聽到段灼冷冷的聲音:

“我怎么不知道你還有其他哥哥?”

“……?”

知眠反應幾秒,瞥他:“和你有關系嗎?”

段灼一把攥住她的手,垂眸凝望著她,“你給很多人都發了新年祝福?包括他?”

知眠無奈,“你知道有個東西叫群發嗎?”

他微擰眉,“……那為什么我沒收到?”

知眠見他認真詢問的模樣,有點想笑,但是憋住了,“那是因為,你就不在我的群發列表里啊?!?/p>

“……”

“為什么?”

“我又不想和你說新年快樂?!彼榛厥?,“別再跟著我了?!?/p>

說完,她轉身往公寓走去。

段灼站定原地,看著她背影徹底消失,末了輕嗤一聲。

小沒良心的。

另一邊,知眠回到公寓,進去后,她坐到沙發上,把抱枕抱到懷中,想起剛才的事,心中一頭霧水。

天知道段灼今晚抽了什么風來她面前折騰一番。

這人最近沒比賽,是不是也太閑了?

知眠想不通后最后不想了,打開了電視,看起春晚。

窩在沙發上,她吃著零食,看了好幾個小時,最后電視臺里的鐘正在倒計時,她被外頭的爆竹聲吵得基本上已經聽不見主持人在說什么了。

她只能數著擺動的秒針。

57,58,59,60。

新的一年來臨了。

她起身走到陽臺外,捂著耳朵看向煙火璀璨的天空,漸漸揚起笑來。

她點開手機,想要給梁梔意發去第一條祝福短信,就看到跳出來的一條信息,簡簡單單只有四個字。

段灼:【新年快樂】

知眠怔愣了瞬。

猶豫半晌,她最后什么也沒回,退出了聊天頁面。

-

正月初一,陽光明媚。

段灼睡到很遲才起來。

醒來后,他清醒了些,點開微信,沒看到知眠的回復。

他眉間微鎖。

現在她是不是屏蔽他消息了?

底下,幾個好哥們在的群里顯示99+的消息。

昨晚諸葛宇和司馬誠還有幾人在群里玩紅包接龍,玩到凌晨三點多,段灼當時進去隨手發了個大紅包,就退出了。

當時群里有人問:

朋友:【怎么回事段灼今晚都不說話?】

朋友:【@段灼出來玩游戲啊兄弟?!?/p>

朋友:【不出來也行,灼哥多給我們發幾個紅包[呲牙]】

諸葛宇:【行了別逼他了,人都失戀了還讓他給我們發紅包,到時候年更過不好了,躲在被窩里一把鼻涕一把淚的?!?/p>

朋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司馬誠:【我覺得我們應該給他發紅包慰問一下,一人給他發個111怎么樣】

朋友:【哈哈哈哈司馬好毒,這是祝人家單身一輩子嗎】

“……”段灼翻了幾行群里的信息,心里罵了句**,而后把手機扔到旁邊。

他掀開被子下床。洗漱完后,他走到樓下,看到莊嘉榮正坐在客廳里喝茶。

“老莊,你怎么在這?!?/p>

段灼在莊嘉榮旁邊坐下,窩進沙發。

莊嘉榮見他睡眼惺忪,倒了杯茶拿給他,“大年初一我難不成一個在家待著?今天帶你爸媽出去逛逛,平時他們也沒好好休息?!?/p>

“我等會兒和你們一起去?!?/p>

莊嘉榮拍拍他肩膀,“我昨天問過了,他們初五又要去北方了,你這幾天多陪陪他們?!?/p>

“嗯?!?/p>

“哎,我當初要是沒辭職,現在也是這行的頂尖工程師了啊?!?/p>

莊嘉榮年輕時候也是一名兵器設計師,和段父段母是一個單位的。九十年代,當時有段時間國家經濟蕭條,行業不景氣,莊嘉榮于是辭職,下海經商,最后成為了一名大企業家。

段灼扯起嘴角,“得了,您可別吹了?!?/p>

“我跟你說,你之所以愛當兵也是因為咱們老段家的基因,我和你說,我年輕時候,也想當特種兵,你媽媽就是怕我出事,所以沒讓。所以,他們更不可能讓你當兵了?!?/p>

段父段母了解段灼的氣性,知道如果他當兵,肯定是深深扎根在部隊中,到時候所從事的職業甚至都是不可說,必然面臨很多危險。

段灼淡淡嗯了聲,莊嘉榮道:“不說這個了,小九呢?昨天說去哄,哄回來沒?”

傭人端上來一份牛奶和吐司,而后離開。

段灼拿起牛奶杯,喝了口,垂眸,幾秒后,聲音輕飄飄的,像是漫不經心:“她要和我分手?!?/p>

“分手?!”

莊嘉榮震驚,“臭小子你干什么了都?”

段灼翹起腳搭在茶幾上,舌尖抵了抵上顎,神色慵懶,扭頭看他:“什么叫我都干什么了?”

“我還不了解你這個臭脾氣?人家小九多乖一個姑娘,你跟人家談戀愛,要鬧掰了,肯定都是你對不起別人?!?/p>

段灼嗤笑一聲。

“你別吊兒郎當的,給我好好說,到底發生什么事了,嚴重成這樣?”

末了,男人只說是前段時間太忙,沒好好陪她,莊嘉榮責備他:“你說說你,談戀愛都不上點心?!?/p>

“那要不要我去給小九打個電話,和她好好聊聊,幫你說點好話?”

段灼搖頭,神情風輕云淡:“不用,我自己能解決?!?/p>

再給小姑娘一段時間發泄發泄脾氣,等她氣消了,自然就會回來了。

-

中午,知眠一個人煮午飯,就接到了梁梔意的電話。

“九九,剛才夏哥給我打電話,說約我們倆初四出去玩,他明天才回霖城過年?!?/p>

夏哥全名宣夏,是梁梔意高中的男閨蜜,他性子和梁梔意很像,也是很會玩兒的富家少爺,和知眠關系也很好,高考后去了外地讀音樂,平時邊上學,邊在酒吧當個駐唱。

知眠應下,“好啊,那到時候通知我時間?!?/p>

“嗯,宣夏還說讓我們都把男朋友帶上,說那天喝趴他倆,我說他愿望直接破滅,知眠人家分手了,裴忱壓根不會喝酒哈哈哈哈哈?!?/p>

知眠攪拌著鍋里的紅燒排骨,淡笑,“他就沒談個女朋友?”

“誰看得上他啊,霖城話癆小王子……”

聊了幾句,梁梔意突然道:“你等等,我姑姑電話進來,我等會兒回你?!?/p>

兩人掛了電話,知眠把手機放到料理臺上,給排骨調著味,幾分鐘后手機再次響起,她沒多想,直接接起,“喂……”

那頭沉默幾秒,傳來一聲女人的冷笑:

“知眠,真是你???”

知眠聽到耳熟的聲音,一怔,手抖得把半勺鹽全灑進了排骨里。

她立刻拿下手機,看到上面的來電顯示,是徐司原。

那這個聲音,她就沒猜錯了——

徐司原的妹妹,徐司朦。

她還未開口,就聽到那頭如重鼓瘋狂敲擊逼迫的聲音:“你怎么不說話了?認出來我是誰了吧?你裝什么?你說話???”

知眠關了火,平淡開口:“徐司朦,你找我有事嗎?”

那頭笑,“你還記得我啊,那你還記得當**吧?我們當初絕交了,你現在出現在我哥的微信里,你幾個意思???你到底想……”

她尖銳的聲音被那頭一個低沉的怒聲打破:“徐司朦!把手機還給我!”

那頭是一番爭吵。

幾秒后,徐司原拿過手機,道:“知眠,不好意思,我等會兒再打給你?!?/p>

掛了電話,徐司原冷眼看著身旁的女孩,“誰允許你亂碰我手機的?你還打電話騷擾她?”

徐司朦生氣,“我昨晚看到你在和別人打電話,和別人說新年快樂,臉上帶著笑,我就想看看你是不是談戀愛了啊,但是我點開看到了什么,你竟然和知眠有聯系?!你們之間到底什么關系?!”

“我和她就是前段時間見過面,加上了,現在是好朋友,這和你有關系嗎?”

“什么叫和我沒關系?我是你妹妹!哥你明明知道我有多討厭知眠,你還和她成為朋友,你這是故意膈應我!”

徐司原頭疼欲裂,在旁邊的沙發上坐下,“我和誰交往是我的自由,我膈應你什么?”

“知眠那個女的多惡心啊,她喜歡她哥哥,而且……”

徐司原看向她,徹底沉下臉來:“徐司朦你再敢說一句試試?”

害怕徐司原發火的徐司朦,把話咽了下去,握緊拳頭。

“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生氣的理由是什么,你不就是曾經喜歡過知眠她哥哥?”

徐司朦驚愕,幾秒后移開目光:

“是又如何,她從來也沒和我說過,不就是想看著我喜歡段灼,然后告訴我她和段灼在一起了,好打我的臉嗎?”

“當初的事已經過去了,知眠已經和段灼沒再一起了,你還想要怎么樣?”

“沒再一起了?”幾秒后,徐司朦笑了,“她那樣人,本來就不可能和段灼在一起?!?/p>

“徐司朦,你看看你內心多狹隘?!?/p>

徐司朦紅著眼睛瞪他:“哥,知眠和你什么關系啊,你這么護著她?你是不是喜歡她???”

徐司原一怔,“你胡說八道什么呢?”

“不管你喜不喜歡她,我是永遠不可能原諒她的,你如果想和她繼續做朋友,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徐司朦說完,轉身上樓。

徐司原闔上眼眸,按著眉心,半晌平靜下來,他把電話給知眠回撥過去。

那頭的知眠正在給排骨重新調味,接起他的電話,就聽到對方的道歉,說也不知道徐司朦怎么就拿了手機。

“沒事,她沒說什么?!?/p>

“知眠,我以后會讓她來好好和你道歉的?!?/p>

“不用了?!?/p>

知眠斂睫,還是把實話道出:“她的道歉對我來說沒有意義,我只想要彼此不打擾就行?!?/p>

她不是圣母,讓徐司朦過來道個歉她就會冰釋前嫌。她只想要個清靜而已,高二那段日子,她不想再過一次了。

“嗯,實在抱歉……”

最后知眠說去吃午飯,就結束了對話。

她放下手機,把鍋里的排骨倒到瓷盤中,俯下身聞了聞味道,末了嘆了聲氣,端起盤子走去飯桌前。

-

初四,知眠、宣夏、梁梔意三人約在梁梔意家喝下午茶。

“所以說,你和段灼分手了,現在一個人出來闖生活了?”宣夏翹著二郎腿,撥弄著手里的吉他,“你干嘛和錢過不去???段家多有錢啊,特別是他那舅舅,我爸特想和他一起合作,還想讓你搭個線呢……”

梁梔意拿起桌面上的紙盒扔了過去,宣夏笑,“開個玩笑啊你動什么手?!?/p>

“你當誰都跟你一樣膚淺啊,我們九九又不是離開段灼不能活?!?/p>

“哎,小九可以只愛他的錢,不愛他的人啊,這種生活是不是也挺有滋有味的?”

“有你個錘子?!?/p>

“行了不開玩笑了,”宣夏拿起咖啡喝了口,“分手就分手了唄,好男人多的去,小九這么漂亮肯定馬上就脫單?!?/p>

知眠無奈笑,“你這么帥不還是母胎單身狗?”

梁梔意大笑,宣夏氣結:“小九,戳人痛處這個點你可不能跟梁梔意學,她就是個傻子?!?/p>

“去你的……”

三人閑聊著,晚上,在梁梔意家里吃完晚餐后,宣夏說不盡興,提議今晚出去嗨。

最后梁梔意和他達成一致意見——去夜店玩玩。

少數服從多數,知眠也只能和他們一起去。

梁梔意說要去換套衣服,同時打量了知眠的一身淑女裝扮,輕嘖:“九九,你這樣打扮不夠嗨,你過來,我給你親自打扮一番?!?/p>

“不用吧我覺得這樣挺好……?”

“好個頭,你今天就是要成為美到成為全場焦點的那一個?!?/p>

“……”

過了會兒,知眠從更衣室出來,梁梔意又讓家里的造型師給她化了妝,弄了發型。

都弄好后,梁梔意領著知眠走出臥室,去到客廳找宣夏。

“怎么樣,這一身?”

宣夏抬頭,就被眼前知眠的樣子所驚艷到。

女孩一身黑色絲絨吊帶裙,脖子上戴著黑色的六芒星鎖.骨鏈,白皙細嫩的皮膚在水晶吊燈下如同會發光一樣,裙擺到膝蓋上,露出兩條纖細的長腿。

黑發紅唇,美艷誘人到不可方物。

知眠很少駕馭這樣的性感風,但是不代表駕馭不了。

宣夏一時看呆,半晌開口:“小九,你找男朋友的時候,可以先考慮我。姐姐,我可以!”

知眠、梁梔意:“……”

-

夜色里,一輛保時捷超跑在柏油馬路中穿行,最后停在lanxi面前。

lanxi是宣夏圈內一個富二代朋友開的夜店,宣夏經常來這里玩。

夜里有點涼,知眠裹緊**絨披風,踩著細高跟,挽過梁梔意的手,往前走。

兩個美女、一個帥哥加一輛跑車,絕對是一道拉風的存在。

三人走進夜店,不多時,幾輛車也在門口停下。

幾人身形高挑硬朗的男人下車,說笑著往里走去。

“今晚終于能出來放松了?!?/p>

“過完年馬上就要開始訓練了,哎好累?!?/p>

“老大說了今晚消費他全包,我們也太幸福了?!?/p>

“諸葛和司馬教練他們怎么還沒到???”

“剛才給我打電話說路上?!?/p>

走在中間的段灼,雙手插在黑色大衣兜里,掃了旁邊幾個gyb隊員一眼,沉聲道:“把握度,別喝太多?!?/p>

“知道,老大放心吧?!?/p>

幾人走進lanxi,里頭燈紅酒綠,電音嘈雜,他們走著,其中一個人突然出聲:

“誒那個……不是嫂子嗎?!”

說話的人指向一個方向,段灼看過去,一眼就定到舞池旁邊,坐在高腳桌前的女孩。

女孩身著性感黑裙,身形曼妙而窈窕,只露著身側,就能看到她不及一握的細腰,后背的綁帶設計,露出她精致的蝴蝶骨。

她在和旁邊的男生說話,紅唇微彎,一顰一笑都生姿。

即使光影迷亂。

男人也能確定百分之百是她。

段灼視線停住,心間燃起一股燥.熱的同時,眼底沉了下來。

身旁的隊員還不確切知道段灼和知眠之間發生了什么事,有點驚訝知眠怎么坐在那兒,還沒反應過來,下刻就見段灼抬步朝知眠的方向走去。

而知眠和兩個朋友正聊著天,搭在桌面上的手忽而被攥住。

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力道,她直接被拽得站起來,緊接著撞進一個溫熱的胸膛。

她嚇了一跳,抬眸就對上一雙熟悉的眉眼。

旁邊的梁梔意和宣夏看到他,瞪大眼睛,口中的話突然停住。一群隊友也跟了上來,完全沒想到會是這樣一個場面。

段灼低頭看著女孩,開口的聲音沉啞,隱忍著慍怒:

“膽子大了?穿著這樣來這玩?”

知眠仿佛被男人圈在懷中,薄荷味侵入鼻息,壓迫感沉沉,她細眉擰起,試圖掙脫開他的手,“你放開我?!?/p>

“段灼你放開她!你想干嘛?!”

梁梔意站起身。

段灼轉頭冷眼看了下梁梔意,下一刻松開手。

知眠往后退了幾步,冷眼看向他。

旁邊的隊員一臉懵逼。

嫂子和老大怎么變成這樣?這是出了什么事了?!

段灼看向知眠,喉結滾了滾,幾秒后,放緩了語氣,像是在哄她:“走了,我帶你回去?!?/p>

知眠不為所動,抬起下巴,對上他目光,笑了:“段灼你是不是忘了,我們分手了?!?/p>

“請問你現在有什么資格管我?”

段灼的臉色沉了下來。

旁邊的幾個隊員瞳孔一震,面面相覷。

分手??。?!

作者有話要說:  段狗再次被打臉

今天是超美的九九?。?!

-

25字都送紅包,今天也是大肥章哦~.
你是天才,一秒記?。?,網址..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