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牽手

第19章信任

一月的早晨天氣寒涼, 冷風蕭瑟而過,枯枝瑟瑟搖曳。

季喬的脊背漸漸開始發涼。

站在她對面的賀時禮高大挺拔,眉目俊秀。他穿著方便登山的服裝和運動服, 背上是一個輕便的登山包。

四目相對時,他的眼睛是湖水般的平靜, 面容斯文平和,看不出任何情緒。

季喬的心臟猛地一跳, 一時忘記了反應,呆愣愣地看著賀時禮。

她想自己可以去某網站投稿社會性死亡小組了。名字就叫《大聲說自己極度拜金的時候被正在撩的小哥哥聽見了》,估計會引來一大波的同情回帖。

賀時禮會怎么想?

肯定會覺得自己是因為他的家境才這么撩他的吧。

這或許不叫社會性死亡, 而是這段沒有開始的感情可以直接宣布結束了。

季喬抿了抿唇, 思忖著要不要解釋。

說自己只是為了打發常寧遠?賀時禮會信嗎?

“季喬?!?/p>

就在她思考的這么幾秒,賀時禮向前兩步叫了她一聲。

季喬抬眸看向他。

早在排話劇的時候季喬就發現, 賀時禮的眉眼雖然不是常寧遠那種濃眉大眼的類型,細看卻很精致。眉骨突出,窄扇形的雙眼皮, 睫毛黑而直, 清秀俊雅。

此刻離得近了, 季喬才發現他的眉毛微蹙著,看著自己的眼神很深。

“我……”季喬張了張唇想要解釋, 又不知從何說起。

賀時禮這樣溫文爾雅的男生, 拒絕別人也從來是溫和禮貌的態度。就算自己告訴他自己是為了常寧遠,他應該也無法理解這樣的羞辱式拒絕吧。

季喬突然感到了喪氣,她垂下眼,盯著自己的腳面。

“為什么要這么說自己?”

頭頂處突然傳來賀時禮有些疑惑的聲音。

季喬倏地抬頭,愣愣看著他。

賀時禮抿了抿唇,停頓片刻道:“你是不是在生他的氣?故意這么說氣他?”

他能看出來, 季喬是真的氣憤,雖然自己并不知道他們之間發生了什么。

季喬咬了下唇,輕聲問:“你認為我是故意這么說的嗎?”

賀時禮“嗯”了一聲,“我知道你不是拜金的人?!?/p>

他的聲音溫潤而堅定,季喬的心頭驀地一顫。

“為什么呢?”她感動中也很不解。

對于賀時禮來說,自己撩得人是他,完美符合“拜金”這一標準。他怎么就覺得自己說的是氣話呢?

賀時禮看著季喬仰著的小臉,不知想到了什么,眼睛里漸漸堆出了笑意:“我相信你,就像你相信我一樣?!?/p>

空氣中有片刻的安靜。

季喬心底仿佛涌過一股股熱流,被熨帖得暖烘烘。

“唔?!彼拖骂^,將腳下的小石子踢走,“謝謝你?!?/p>

她抬頭,又沖著賀時禮笑了:“怎么辦?我現在有點感動?!?/p>

季喬突然體會到了被信任的快樂和滿足,甚至感動到眼睛有點發酸。

原來被人從心底信賴,是這么的高興啊。

女生脖頸上一圈厚厚的深灰色圍巾,小小的下巴隱藏其中。她的眼睛大而亮,眼瞼下方有淡淡的青色眼圈,似是沒有睡好。此刻臉上滿是開心的笑意,眼角也彎了起來。

看著她的表情由陰轉晴,賀時禮也跟著露出了一個溫和的笑。

怎么會懷疑她呢?

他曾經親眼看到過,季喬和常寧遠過著怎樣的生活。

他記得還沒畢業那會兒,有天晚上宿舍夜談,大家談起班里的幾對情侶畢業會不會分手的話題。

當時好幾個人都不看好季喬和常寧遠,他們說,社會比學校復雜多了。季喬這樣的大美女畢業后進了互聯網公司就和進狼窩一樣。有那么多成熟穩重高薪的同事和上司,誘惑不要太大。

的確,不止是男人會碰到誘惑,女人也會。

尤其是年輕漂亮又單純的女生。

賀時禮默默聽著其他人的討論,一直沒有出聲。

學校后街5塊錢一碗的麻辣燙和米其林餐廳幾千塊的鮑魚海參,快捷賓館和五星級酒店,廉價的郊區出租屋和昂貴的市中心大平層。

要是你會怎么選?

——季喬選擇了前者。

畢業后,賀時禮看到過季喬發在社交賬號的照片。

他們住一間裝修簡單的單室套,水泥地面,家具不多,布置得很溫馨。偶爾她會發一些下廚的照片,夸自己又學會做菜了。有時也會抱怨加班到晚上的辛苦。

他聽說,季喬家里因為不同意她和常寧遠的事,不肯給她一點經濟上的支援。

照片里的季喬剪了頭發,穿著簡單舒適,依然漂亮地笑,看不出一點窘迫的模樣。

工作以后,同學見面的機會就少了很多。

常寧遠加入學長的創業團隊后,他們在酒桌上見過一次。

那次他們幾個乙方候選公司和甲方吃飯。應酬出來,已經是晚上10點多了。

他坐上司機開來的車,揉著額頭靠在后座椅上,有些疲累。

其實競標只是走個流程,甲方早早定了要把項目給他們,其他人不過是過場的陪襯罷了。

路過酒店門口的時候,他透過車窗看到了季喬的身影。

她騎著一輛電動車,是過來接常寧遠回去的。

鬼迷心竅般地,他讓司機跟了上去。

那時候的電動車還沒有被管制,也不用戴頭盔。

常寧遠喝了不少,臉色通紅地扶著季喬的腰,頭靠在她的背上。

季喬穿著一身黑,身形顯得有些清瘦,額頭劉海被風吹得凌亂。

路邊暈黃的燈光下,兩個人的表情都很開心。

燈火霓虹,流光溢彩。馬路上熙熙攘攘的車流,紅紅黃黃的車燈亮成一道夜景。

他忍不住降下窗,將兩人看得更加清晰。

隔著一條綠化帶,季喬清脆歡樂的笑聲被晚風送入耳中。

他們沒錢,可是他們有快樂,有希望,也有愛情。

就和朋友圈里見到的那樣,他們擁有這些平淡的小確幸。

前方車流啟動,車窗緩緩上升。

合上的那一瞬間,他和他們交錯而過。

“中了會有這么多錢??!”他聽到季喬驚嘆的聲音。

是啊,這么多呢。

這么多錢,可以在匯同買套大房子了。

就當做送你們的新婚賀禮吧。

他闔上眼睛,暗暗擅自做了個決定。

一直到很后來的時候,賀時禮都沒有忘記那天晚上。

——季喬被風吹得通紅的臉和他們當時單純簡單的快樂。

想起上一世的事,賀時禮遲疑著開口:“常寧遠他——”

“別提他了!”季喬皺眉打斷他的話,語氣生硬,“我煩死他了?!?/p>

“哦……”賀時禮點點頭,知趣地換了個話題。

“那你還想去爬山嗎?”他有些不確定了。

季喬點點頭,干脆道:“去!”

*

兩人到校門口集合的時候,登山社的其他人已經到得差不多了。

這次爬山的地點距離學校有些距離。社長索性包了輛車一起將大家送過去。

季喬和賀時禮在名單上打過勾后便一同上了車。

車上零零散散坐了一些人,空位也還剩很多。

季喬挑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下,將背包放在腿上。

賀時禮取下自己的雙肩包,將它擱置在座位上方的行李架上。

放好又看向季喬,出聲問道:“你的包要放上去嗎?”

季喬搖搖頭:“我拿著就好?!?/p>

賀時禮頷首,坐回自己的位置。

5分鐘后,人員聚齊,車子正式發車。

溫熱的陽光透過車窗照在季喬臉上,她眨眨眼,捂嘴打了個哈欠。

連續幾天沒有睡好,此刻在汽車的微微顛簸下,季喬有些困了。

“賀時禮?!彼辛寺?。

賀時禮轉頭,看到她困倦的模樣和眼下的青色,下意識開口:“困了嗎?”

季喬點點頭;“我想睡一會兒,到了叫我?!?/p>

從這里到黃霞山大概要40分鐘,如果堵車時間就更長了,足夠她小憩一會兒了。

“好,你睡?!?/p>

季喬將馬尾放下,發圈綁在手腕,閉上眼睛歪頭靠在椅背。

沒一會兒,她的意識就漸漸迷糊了。

混沌中,她感覺到汽車轉了個彎,自己的臉整個暴露在了陽光里。

季喬皺了皺眉,想躲開又懶得睜眼。

下一秒,她感覺到身側的人有起身的動作。

緊接著,自己旁邊的窗簾被人輕輕拉上,陰影罩下來,臉上再無刺激的感覺。

他真的是好細心一個人啊。

睡著前,這是季喬腦海中的最后一個念頭。

……

“季喬,醒一醒,我們快到了?!?/p>

季喬是被賀時禮叫醒的。

她的鼻端先是聞到了一股清爽好聞的味道,還帶著淡淡的香氣。

季喬皺皺眉,緩緩睜開了眼,頓時一怔。

她這才發現自己已經睡到賀時禮的肩膀上了,而那味道分明就是賀時禮皮膚和衣服散發出來的。

“不好意思啊?!彼松碜?,趕緊摸了摸下巴。

還好沒有發生什么張著嘴巴流口水的糗事。

“沒關系?!辟R時禮將手上的包還給季喬,“你的包?!?/p>

“謝謝?!?/p>

他還幫自己拿了一路的包?

季喬一邊接過包一邊偷看賀時禮。

他正起身拿自己的包,下頜線干凈流暢。車上開了空凋有些熱,他脫掉了外套,窄腰和長腿一覽無余。

季喬看著他緊實的腰線,突然冒出了一個疑問。

他有腹肌嗎?

賀時禮雖然是個學霸,但是運動也沒有落下。

籃球足球登山跑步……或者還有別的。

“季喬,下車了?!辟R時禮套上外衣,出聲提醒。

季喬應了聲,隨手將自己的頭發扎起來。

她沒有注意到,前方男生的耳根在微微發紅。

下了車,社長示意大家做做熱身運動,又說了些注意事項,一行人便上山了。

和上一世一樣,這次的季喬因為體力不夠再次掛在了大部隊的尾巴。

賀時禮耐心地陪著她,幾乎走幾步就要停下來等她一下。

“要不你先上去吧,我自己慢慢爬上去就可以了?!奔締逃行┯谛牟蝗炭粗R時禮因為同學之誼這么等自己。

“沒關系的?!辟R時禮安慰道,“慢慢來?!?/p>

黃霞山有段路是窄而高的石階,上面還散布著青苔,看上去很容易踩滑。

季喬爬了幾步陡峭狹窄的石階,冷汗不自覺流了下來。

“賀時禮……”她輕聲叫了下,聲音有點抖,“我可以抓著你的手臂上去嗎?”

賀時禮轉過頭,女生無措又惶恐的目光映入眼簾。

他最見不得季喬這個樣子,當即伸出手臂示意她抓。

季喬露出一個感激的笑,快速脫下手套抓住了賀時禮的手,緊緊扣住。

賀時禮垂眸看過去,兩人的手已經呈現一種十指緊扣的狀態。女生的手柔軟細膩,帶著微微的冰涼。

他的手臂有一瞬間的僵硬,幾乎沒了知覺。

突然,他感覺到兩人相握的手緊了緊,接著是季喬柔軟的聲音。

“你的手好熱呀?!?/p>

她無辜地眨了眨眼,好像剛剛握緊的動作純粹是在感知他手心的溫度似的。

賀時禮的心神一凜,低低“嗯”了一聲。

“沒戴手套都這么熱嗎?”季喬好奇地問。

賀時禮也不知道怎么解釋,只好說男生稍微運動一下身體就熱起來了。

“唔……”季喬笑著說了一句,“你熱我冷,還挺合適的啊?!?/p>

賀時禮無法招架她突如其來的話,只感覺此刻自己被她抓住的手已經快燒起來了。

好在這石階對于季喬來說非常需要集中注意力,她很快就不再說話,專心致志地抓著他爬山。

過了這一段山路,季喬整個人都倏地放松下來。

“我們休息一下吧?!彼袅丝跉?,建議道。

季喬找了處石凳坐下來,從包里翻出保溫杯喝起來。

賀時禮在她的對面坐下,不動聲色地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掌。

那里仿佛還有交握的余溫在。

季喬喝完了水,胳膊肘抵在石桌上,一手托腮靜靜看著對面的賀時禮。

賀時禮被她盯得不自在,忍不住出聲:“你在看什么?”

他本意是想通過出聲的方式提醒她不要看了,哪知季喬卻是動也不動,面不改色地答:“看風景?!?/p>

賀時禮被她一噎。

她看得哪是風景,明明就是他。

季喬驀地輕笑出聲:“你就是風景呀?!?/p>

說完還不忘提示他:“《斷章》你們學過吧?”

怎么會沒學過?他剛從高中過來。

賀時禮對上她帶著頑皮笑意的眼,忍不住也抿唇笑了。

季喬想起自己在車上的疑問,好奇地問:“你平時喜歡籃球多一點還是足球多一點?”

“足球?!?/p>

季喬默默點頭,垂下眼睫。

賀時禮看著對面女生鴉羽般濃密的睫毛,心中微動。

她應該是喜歡籃球吧?上一世經常來籃球場看常寧遠打球的。

“那我們打個賭好不好?”季喬突然抬眸看過來。

賀時禮:“什么賭?”

“就賭今年的世界杯誰會是冠軍。怎么樣?”季喬的眼睛彎了彎,模樣輕松隨意。

賀時禮心頭一顫。

這個賭對自己來說實在太容易了,容易到他現在就可以報出答案。

自己陪她賭,如果贏了也是勝之不武……

他想了想,點頭應了:“可以,你想賭什么呢?”

“唔……”季喬頓了頓說,“輸的那個就答應對方一個要求吧。不過要有時間限制,不能一直要求下去?!?/p>

賀時禮皺了皺眉,這是什么要求?

還沒等他想出來這種“有時間限制的要求”是什么,對面的女生再次出聲了。

“你可要想好了?!彼恼Z調上揚,帶著狡黠的意味。

“嗯?”賀時禮微怔。

季喬依舊是托腮的姿勢,此刻歪著頭自信滿滿地笑了。

——“輸了就得做我男朋友了哦?!?/p>

作者有話要說:  喬喬:哼,我可是重生的人,不可能輸!

禮禮:不好意思我也是。

嘎嘎嘎

有些小仙女猜到啦,當初那個很重要的項目其實是男主送的新婚禮物(qaq)

前夫哥應該快想起來部分了,估計在后面幾章(下周肯定可以寫到)

這章還是100個紅包,前66后34隨機。

大家的評論對文章積分還挺重要的,字數最好多一點點(不多也沒關系啦不強求)

如果我能上首頁月榜,就日萬一天?。ㄏ攘€fg哈哈哈)

感謝在2020-10-09 18:14:46~2020-10-10 19:33:44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均雪 2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kennyg、ta、稚初.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愛麗絲 20瓶;星野兔 10瓶;39265024、soda、畫人畫皮難畫骨、元與均棋szd、松一世安樂 5瓶;一個橙子、清木青木 2瓶;茗洺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你是天才,一秒記?。?,網址..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