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第二十一章

明雪姑姑家的表弟叫邢宇。

剛聽談茜說的時候, 她還以為是邢宇打來的。

但很快就被她否定了。

一來談茜并不知道她弟弟叫什么。

二來邢宇這會被鎖在高三的大牢里,沒可能給她打電話。

然后她快速反應過來,她手機里面有個號碼的備注名叫做“你弟弟”。

自從上次采訪過后, 這號碼就沒有聯系過。

明雪甩了甩手上的水漬, 心想這人是不是撥錯號碼了。

她最近憷他, 都不敢接起來。

手機一直在響,談茜主動給她遞了過來,嘴里還嘀咕了句:“你怎么備注叫‘你弟弟’呢,是不是多打了個字?”

明雪愣愣地接過, 看著屏幕上閃動的那三個字, 腦子越亂越急,嘴里道:“這死小子,估計是逃課出來找我了, 我先出去看看?!?/p>

說完就捏著個手機,開門出去了。

明雪一口氣跑到通往天臺的樓道里, 趴著平臺上的欄桿, 劃開屏幕時, 猛一收氣:“喂?”

“你住第幾宿舍?”那邊開口就問。

明雪愣了兩秒,反應到他連個自稱都沒有, 也沒由頭地就這樣問過來,如果自己直接回答, 那不是顯得很傻, 而且她什么時候給過他, 自己已經存了號的錯覺。

這簡直就是個陷阱題,幸虧她腦子靈光,趕緊把思路整明白了。

“噢——”她瞬間恍悟道,“你是不是那個快遞???你現在在哪里?什么時候能送到?”

那邊明顯頓了幾秒鐘的功夫, 才有聲音平靜地回復道:“我現在在政西路?!?/p>

政西路處于x大西邊,就在她所住的宿舍園區墻外。

明雪見他被誤會也沒想著解釋,估計是真有事找她,就順著回應道:“我住在第七宿舍,你就等在園區那個門衛旁邊,我現在下來拿?!?/p>

“嗯?!比缓髵炝?。

這么看還真像有什么事,那她也得有模有樣地下去拿快遞?

明雪握著手機,稀里糊涂地往回走,實在想不透他能有什么事,直到她看見微信里明露發來的幾條信息。

明大仙:在宿舍里吧,我剛買了大份炸雞,還有排隊去甜家買的新品芝士奶茶,好喝到爆炸,都給你帶了。另外有一件我穿不下的超級仙女裙,也只好忍痛送你了。[流淚]

明大仙:堵車真的很費時,剛好吃飯的地方碰到許老師,就讓他幫忙送去了,他人真是太好了哈哈。

明大仙:記得跟他聯系一下哦,么么。

得知有吃的穿的送來,明雪的心幾乎飄上了天,但看到最后直接一秒落地。

這還不夠,明露的消息框下面緊挨著另一人的消息。

我是心機男:你姐讓我幫你帶東西,住哪個宿舍說下。

兩個人的消息,都是在二十分鐘前發出。

起碼在手頭這通電話之前。

明雪瞪著那幾條消息,一想到剛才自己偽裝的話術,簡直想死。

即便美食的誘惑力也抵不過她當下薄如透明的面子,明雪還是快速打理了下自己,蹬了雙鞋跑下樓去了。

許昀郡早就等在那里,但他沒有下車,把車停在第七宿舍門口那條路對面的榕樹下。

午休時間,門口附近來往的x大女生很多,有人帶著外賣盒回來,有人騎著車從外面購物回來,也有讓男朋友把自己送到門口后與人告別。

許昀郡看著這群正處于美好年紀的人,忽然覺得這些年過得真快,好像自己上大學那會兒還是在昨天。

視線里有個扎丸子頭的身影跑來,因為跑動松松垮垮地掉了無數縷發下來,尤其額前那邊,小頭發毛糙飛舞,像個黃毛丫頭一樣。

他記憶里,也有這樣一個場景,她從遠處甩著馬尾辮跑來,然后在離他有一段距離的地方停下,抓著那邊的樹葉子玩,或是蹲在地上撿花瓣,像是在做一件很正經的事。

她那時候愛戴頭窟,一旦有碎發落下,就要拿下來重新戴一遍,保持臉面光潔舒爽。

相比現在,她當年有點黑,可能是不愛打傘的緣故,大太陽底下都能揚著臉走。

但其實看著行事膽大的人,心思卻格外敏感。

這一點,到現在都沒有變。

比如,這一刻她看見他了,停下跑動,換成走了過來。

許昀郡把那邊車窗降了下去。

明雪拿雙手撫了下自己蓬亂的發型,腦袋靠近車窗時往里瞧了瞧,并沒看見有屬于要帶給自己的東西。

相比之下,她也不著急,覺得有件事必須得說明一下。

“那個……”她晃了晃手中的手機,小心翼翼地向他解釋,“剛才你打電話給我時,我還沒有看到微信,所以我以為你是送……快遞的?!?/p>

許昀郡聽她說完,也不知道怎么個看法,從那邊推門下車,去開他座位后面的側門。

明雪心里忐忑,跟著繞過車尾走到他那兒去,就看著他拎出兩袋食物,還有一個衣服盒子。

炸雞香味從車內飄散到車外,能把一個沒嗅覺的人都熏香了。

明雪在那一刻突然覺得,這么看著她似乎挺能吃的。

估計他也這么以為。

“這是你姐讓帶的,看看缺什么沒?!彼褨|西都交換到她手上。

這能缺什么,他難不成還能把裙子偷穿走嗎?

“沒有,謝謝啊?!彼钦嬲\地謝。

許昀郡將門關上,側過頭來看她,挑了下眉頭:“那就給個好評,送快遞挺不容易的?!?/p>

“……”她憋著嘴,獨自吞下暗虧。

“順便可以存個號碼?!?/p>

她訕訕地笑:“存下了?!?/p>

“嗯?!彼稽c頭,打開前門的同時,“回去吧?!?/p>

這是第一次,倆人之間的氣氛相對和諧了點。

為了充分表達自己的誠意,明雪沒有轉身離開,她走到了他的車窗邊,客氣地招呼了句:“許老師,路上注意安全?!?/p>

車窗只開了一半,這個角度能看見他鼻骨挺立,側面弧線完美。

許昀郡側了側頭,最后看了她一眼,開車走了。

明雪拎著幾袋東西往回走,回味了下他剛才那個神情,很平淡很尋常,像隨意在路人身上帶過一樣,卻跟七年前他站在辦公室,被她搭訕時看過來的眼神,一模一樣。

她說不出那種感覺,但能知道他對她還是有點印象的。

*

離上交國經作業結束還有一天時,孫信誠在班級群里又催了一回。

他專門負責各門課程的作業統交,然后發到每個老師的郵箱,奈何總是有那么幾個拖后腿的。

明雪就是其中之一。

她上學期效率挺高的,卻唯獨在國經這門課上耗了很久。

其實她也不是故意拖,主要因為有來自許昀郡這人的無形壓力,迫于他會帶有某種角度的濾鏡與私見,她不想花一般的功夫去做這個課業,反復刪改增修精益求精,甚至還去看了怎么美化演示文稿的視頻,直到各方面都令自己滿意。

因此,孫信誠一看到她發過去的ppt,就私下里開玩笑,問她是不是去哪兒進修過了。

明雪結束完作業,這邊開始準備到時的pre,私底下也利用一個人的時間跟空間,訓練口頭脫稿演講。

這壓力要比別的課程來的大,如果只是面對兩個班的同學,她完全很輕松放得開,但一想到許昀郡也站在臺下看著她,她雜念一多,這干擾性就很強了。

所以從現在開始,她要學著把他當空氣。

說是空氣,明雪卻連續幾天在食堂看見他。

起初她以為只能在二食堂見到,畢竟他可能有早課或者就近就餐。

但某天,談茜介紹說三食堂有新品燒臘飯出來,不少人吃過都說口味很正宗。

明雪自然想著去嘗嘗鮮,于是拉著全宿舍都去,結果就在那兒碰上了許昀郡。

后來她想明白,三食堂是教工食堂,他跟一群老師過來吃飯也很正常。

可是第二天,她去本部最大的五食堂,還是碰到了許昀郡。

明雪不知道他是一個人還是有同行的老師,只是覺得很邪門。

關鍵當時排隊人少,他倆站在同一個窗口前。

明雪認出是他的那一秒,看著他側臉愣了會兒,被他回看了過來。

她立刻作出謙讓的態度:“許老師,您先來?!?/p>

許昀郡笑笑,一副很意外的樣子:“這么巧,昨天還在三食堂見過你?!?/p>

這人居然看見她去過三食堂。

明雪眨著眼睛回想了下,不知道該說什么,見他扯東她就扯西:“前天我在二食堂?!?/p>

許昀郡更加意外了:“哦?前天我也在二食堂,你跟著我嗎?”

“沒有?!彼⒖毯苷J真地否定了。

許昀郡沒再說話,臉上始終掛著淡淡的笑意,像是看穿了什么一樣。

明雪只記得,當時自己的臉漲得很紅,那澄清的效果甚微。

果然,天生優秀自信的人,哪怕顛倒是非,都像是在做一件理所當然的事。

他用著開玩笑的語氣,稍微逗逗她,而她連否認的勇氣都加不上來,就潰敗下去了。

回去以后,明雪有幾天沒去食堂。

倒不是怕再次遇見許昀郡,而是她不想再落他話柄,弄得好像自己真的跟貼上去似的。

也并不是她想得太多,只是她不喜歡那種類似被看輕的感覺。

蘇亭她們很困惑,問她怎么對吃的都沒追求了,這太不像她了。

明雪的理由很多,推三阻四的,說事情忙,說吃飯費時,說宿舍的面包快過期要吃完。

總之,去不了食堂也餓不死她,她把飯卡交給她們,讓她們幫打包回來。

恰巧打包的那天中午,蘇亭一進門嘆道:“今天又在食堂看到許老師啦!”

這話明顯是說給明雪聽的,是用來讓她后悔幾次不去食堂損失的福利。

明雪餓得兩眼昏花,反而萬分慶幸自己沒有去食堂。

她接過打包的雞腿飯跟涼拌菜,懟了句:“男人能看又不能吃?!?/p>

“是不能吃,但是他吃了你的?!碧K亭把明雪的飯卡放回到她桌上。

明雪看著自己的飯卡,拿起來問:“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意思?!碧K亭笑得很心虛,“那個,說了你不要介意哈,碰見許老師的時候,他剛好沒帶飯卡,就問我們借,當時談茜跟藝蘿正好充錢去了,我怕我的錢也不夠,就借用你的飯卡了?!?/p>

明雪把兩根并在一起的一次性筷子“啪”地掰開,瞪著蘇亭問:“所以?”

蘇亭微笑地向她報備:“所以許老師欠你十八塊五毛錢?!?/p>

人算不如天算哦,她人沒去,飯卡倒是給人付上了。

“他說到時候見面還你?!碧K亭幫忙帶話。

跟他計較這點小錢,倒顯得自己很小氣。

明雪沒放在心上,無所謂道:“算嘍,省頓飯錢而已,反正我也把人家車劃了?!?/p>

“說到這個,你是不是才洗了一次車啊,許老師不計較了嗎?”

明雪不知道他怎么想,那天說了每月召喚她兩次,但是私底下他有她聯系方式,偶爾也經常能碰到,卻都沒有怎么提起,想來他不過就是臨時耍了下她,所以沒有較真下去。

“可能就是隨口說著開玩笑吧?!泵餮退胫碛?,“都開這么豪的車了,哪里還會計較這點小錢?!?/p>

蘇亭提醒她:“他的小錢可是你的小錢的無數倍?!?/p>

明雪一臉決然:“那我就用錢賠給他,總之我的時間很寶貴,沒空給他洗車了?!?/p>

她是這么想的,但是又不好意思再去問明英俊要錢,于是準備空出周末的時間,找幾份校內臨時兼職做做。

*

周末之前的周五,原定的國經pre終于開始了。

因為分成的組數較多,許昀郡規定了每個小組的演講時間,并把每組排號報了一遍,讓他們依次接替上去。

因此,但凡是下課時間,也照常進行。

若有人要進出教室,都必須輕手輕腳走后門。

達成了這個共識,整個pre流程下來,效率非常高。

明雪排算過自己組被輪到的時間,大概在第二節課中間。

她保持著清醒的頭腦,同時參考前面幾組的表現,適當對自己原先的規劃做出一些臨場調整。

雖說這門作業主要是她負責,但小組評分并非一人占大頭,考核里面也講究團隊協作分。所以前一晚,她們宿舍四人排演了幾遍,各自熟悉所要分工的內容,以保證pre過程中的團隊配合。

終于等輪到她們組上場時,明雪起身整理了下自己的著裝。

她今天穿了一件職業式的純白棉襯,下搭及膝半裙,額際上的碎發被層層順起,夾進側辮里,一直收到耳后。臉上化過淡妝,唇紅面白,精神狀態很是打眼。

許昀郡坐在臺下第一排,剛給上一組打完各項分數,托著眼鏡抬起頭來看了她兩眼,接著將視線投到屏幕上。

明雪握住手上的麥克風,內心不慌不忙,自動將許昀郡的臉打上了隱形馬賽克,看著臺下別處的某一點,開始介紹小組的組員,然后圍繞本次主題分層概述論點。

她的腹稿背過無數遍,論點邏輯講下來相當順暢,且插入了一個切中主題的視頻案例,內容重點更加清晰了然。

因為時間上的限制,最后的部分去除了提問互動環節,比原先準備的稍微加快了些,但整體的把控度剛剛好。

從臺上下來時,明雪還是挺有信心的,雖然前面有幾組講得也很好,但是她看見同學們朝她流露出特別的欣賞,這就說明她也不差。

第三節課結束之前,所有小組演示完畢,許昀郡上臺做評分總結,針對每一組的分值都說明原因,并提了相對的建議,讓人知道自己的不足之處在哪。

明雪整段聽下來,對自己的內容分倒是沒有異議,但她以為自己的臨場表現分會不錯,誰知竟然被扣了一分。

她想聽許昀郡說明那一分扣在哪個細節上,他卻不知忘了還是故意的,直接帶過了。

關鍵她想不通的是,這一分別人基本都能拿到,所以越想越不甘心。

相比之下,她的室友卻差點手舞足蹈了。

蘇亭記下了所有組的分數,一通算下來激動道:“如果沒有記錯的話,我們組的分最高?!?/p>

談茜鄙夷:“你還用記?我聽下來就沒有比我們組高的?!?/p>

程藝蘿則有著跟明雪一樣的疑惑:“那一個技巧表現分怎么就被扣了?”

蘇亭不過腦地瞎猜:“估計是太漂亮,亮瞎群眾的眼了?”

明雪斜她一眼:“謝謝你的贊美?!?/p>

談茜說:“我看扣一分就是不容許咱們驕傲,留著進步唄?!?/p>

這話也就用來給自我安慰,但對于明雪她是不信的。

下課結束,幾個人出了教室,下樓的時候仍在談論剛才的分數。

忽然蘇亭猛得想起什么,頓住腳步問:“幾周前,許老師是不是說過,分數最高的一組,他請吃飯來著?”

明雪眨著眼睛使勁回想:“有這事嗎?”

“好像有吧?!北贿@么一提,談茜也想起來,“當時就那么隨口提了一句,不知道是開玩笑還是真話?!?/p>

“我記得有?!背趟囂}推推明雪,“你肯定開小差了?!?/p>

明雪是真不記得,而且即便真有,她也不會把這頓飯看得太重要:“就算說過也可能會忘記,不然他剛才早就該兌現了?!?/p>

“現在兌現也還來得及?!倍呁蝗徊迦胍坏缆曇?。

明雪嚇得一愣,連忙轉過頭,就發現不知何時,身后跟上來一個人。

宿舍群體回過頭。

“許老師!”

許昀郡點頭不語,加快腳步走到了她們下方的臺階上,然后轉過身將她們整宿舍的人全體堵住。

蘇亭她們皆呆立地像根木頭。

正好是在二樓平臺,她們紛紛往邊上站過去,以防給后面下樓的同學造成堵塞。

許昀郡不緊不慢地翻開名冊簿,里面有一張剛才打分的表格,他食指尖在上面某處點了兩下,說:“你們小組分數第一,按照之前說好的,獎勵就是請你們吃飯?!?/p>

全宿舍的人面面相覷,沒人吭聲,都像在思考這獎勵的真實性與可行性。

許昀郡輕笑道:“別多想,請你們吃飯不是說我也一起,不然這飯吃得像上課一樣不自在,想去什么地方你們自己說,我給你們買單?!?/p>

蘇亭見室友們都不說話,怕這機會溜了,便開口提議:“要不吃火鍋吧,好久沒吃火鍋了?!?/p>

明雪從牙縫中擠字:“你不是在減肥期間嗎?”

“減肥也有休整期啊?!碧K亭同樣咬字回她,然后又沖許昀郡嘻嘻笑道,“偶爾進進油水也不錯的?!?/p>

這垃圾理由呵,難怪減不下來。

程藝蘿舉手說:“我也想吃火鍋?!?/p>

談茜無所謂:“你們吃什么我就吃什么?!?/p>

這一個個的,這么快上趕著蹭吃的去了。

不過這既然是理應得到的,那她自然也不用客氣。

明雪咳了一聲,看著外面的藍天,輕飄飄表態了句:“我隨便,火鍋也還行?!?/p>

她說完這話,心里想的是待會吃他個十分飽。

見她們意見統一了,許昀郡點頭了然,確認了遍:“那就今晚是吧?”

“嗯?!?/p>

許昀郡看了看表上的時間:“那行,你們先去挑地方,找到后通知我,我給你們去買單?!?/p>

蘇亭細心地問道:“許老師,我們怎么聯系你???”

“明同學不是有我聯系方式嗎?”許昀郡指指站在最后面那個正在看樓外風景的人。

“???”明雪聽見了,回頭呆愣片刻,“哦對,上次采訪那時候就存下來了?!?/p>

剛說完,明雪發現許昀郡瞇起眼睛在看她。

她快速反應兩秒,腦中一個激靈。

臥槽!補了這個洞,破了那個洞。

說漏嘴了!.
你是天才,一秒記?。?,網址..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