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第17章(雙更合一)

“你站在門口干什么?還不進去?!鳖欖谶@時拉著行李箱從外面進來。

時卿:“……”

她能說, 她現在有點進退兩難嗎。

林荒在后面笑了一笑,調侃道:“時卿說他想過去跟盧承業睡一間房。顧熠,你把行李給他, 別擋著人家的道?!?/p>

顧熠:“啊,你想跟盧承業睡?”

這小子該不會是……

時卿連忙搖頭:“我沒有, 我才不想跟他睡,我今晚就睡這邊!”

時卿慌忙從顧熠手中接過行李, 道了聲謝,也不跟林荒爭辯,就把自己的行李往里拖。

顧熠看時卿這慌亂的樣子, 好奇問:“他怎么了?”

林荒靠在門邊, 聳了聳肩,笑的神秘:“誰知道呢?!?/p>

顧熠:……

他總感覺, 這兩個人奇奇怪怪的。

……

在時卿整理行李時,林荒和顧熠已經把兩張單人床拼在了一起。

不過床上用品只有兩套,時卿下樓找服務臺多領了一個枕頭和被子, 回來的時候看到林荒和顧熠在分配床位。

林荒拍拍手:“這樣就行了, 反正就睡兩晚上, 湊合一下。我睡靠窗這邊?!?/p>

說著,他就直接躺下去, 靠坐在床頭, 拿出手機。

顧熠:“那我睡靠門這邊?!?/p>

顧熠也順勢坐在靠門的床邊。

所以只剩中間位置可選的時卿:“……”

不是她不愿意擠著睡啊,跟小姐姐擠著睡她可以,可是和兩個男人。

林荒抬頭,看時卿抱著床上用品進來,說:“你回來的正好,中間位置是你的, 趕快把枕頭和被子鋪好,我們打盤游戲?!?/p>

林荒的精力是真好,長途飛行和時差仿佛對他絲毫沒有影響,招手就喊時卿趕快過去一起玩。

時卿:“不了,我好累,洗洗先睡了?!?/p>

時卿放下枕頭被子就拿著換洗衣服,一溜煙跑進浴室,反鎖上門。

林荒笑了笑,對顧熠說:“叫他打游戲,還跑了。這是不是新手第一次玩游戲的體驗太差,所以有了陰影,不敢玩了?”

上次他讓時卿輔助他,玩了幾把匹配。

時卿的表現普普通通,沒什么亮點,搶了個人頭還被路人噴了。

后來林荒跟人吵架被禁言了大號,就再沒帶時卿打過。

顧熠:“害,他那個人你還不知道,臉皮薄?!?/p>

林荒:“不就是被路人噴了噴,太正常了,這哪叫臉皮薄這是他心理素質太差了。算了,不管他了,我們自己玩?!?/p>

說著,林荒就和顧熠在外面開起了游戲。

因為這時候和國內有時差,上線看到【國服第一真猛男】不在,林荒也沒去微信叫人,直接就跟顧熠雙排起來。

浴室里,時卿快速洗了個澡,剛套了件上衣,正穿褲子。

“叩叩——”敲門聲響起。

顧熠:“時卿快下門?!?/p>

褲子還沒穿好的時卿:“……”

“等、等一下,我還在穿衣服?!睍r卿大聲說,因為著急,四角褲半天拉不上去。

顧熠:“快點,我剛死了等復活,時間來不及了?!?/p>

時卿把褲子拉上,立刻給顧熠打開門。

她這時就穿著件松垮垮的上衣,下面套著四角褲,帶進來的長袖睡衣睡褲還沒套。

門一開。

顧熠嘴里咕囔:“你這什么毛病,都是男人洗澡鎖什么門,我們又不是盧承業。以后洗澡別鎖門了,不然我上廁所還要等你開門?!?/p>

顧熠都沒空看她,走進來直接抬起馬桶蓋,就拉褲子。

本來還在旁邊套長款睡褲的時卿,正維持著單腳穿褲子的動作,差點栽倒。

時卿連忙把臉別向一邊,“你在干什么?!”

顧熠:“你看不到,上廁所啊?!?/p>

嘩啦啦的沖水聲響起,顧熠已經重新提上褲子。

他在時卿旁邊洗了手,就急忙忙出去,完全沒有留意到時卿窘迫的表情。

等到顧熠出去,時卿才重新穿好睡衣睡褲,順便把睡衣外套的扣子扣到了最頂上一顆。

看著鏡子里的自己,時卿暗暗發愁。

糟糕,之前在別墅那邊,因為每個房間都有洗手間,樓下還有公用的衛生間,所以她幾乎從沒有跟顧熠搶廁所的情況。

但顯然,男性之間使用同一個洗手間是不需要遮掩的。

她現在和顧熠、林荒擠在同一個狹窄的空間中,隨時都會碰到,像剛才那種他們方便,而她在旁邊的情況。

‘劉翠翠,我還有積分吧。有沒有那種,可以給我單獨多變一個洗手間出來,但不被他們發現的商城物品?’

【回答宿主,翠翠是海王系統,商城里的所有物品都是為了使宿主變得更加美好,便于攻略男主男配。目前還沒有開發出你說的那種功能哦~】

時卿:……好吧,當她多想了。

沒有系統開掛,時卿只能打消這個念頭。

在鏡子前深呼吸幾次后,平靜情緒低時卿慢慢走出去。

……

房間里,林荒和顧熠正在游戲里,對戰到白熱化程度。

時卿出去,根本沒有引起兩人注意。

這樣正和時卿的意。

她捏了捏自己扣在最上面的扣子,確定睡衣穿得妥當后,時卿從床尾慢慢爬進被子里。

雖然旅店房間里有空調,但這里夜晚的氣溫比國內還低,蓋在厚厚的被子里正合適。

而厚的被子,對時卿來說也是一種安全的保護。

她好不容易在沒有驚動兩人的前提下,躺進了最中間的被子里,剛把左右的被子留掖好,壓在自己身下。

林荒:“靠,這把走遠了!顧熠你剛才放的什么招,四大皆空!”

顧熠:“臥槽,這不能怪我哥,是其他人不過來……”

林荒有些掃興地撇撇嘴:“算了,不打了,睡覺?!?/p>

時卿:誒!怎么這么快就不打了。

可是,還來不及多勸他們再打打,再玩兩盤,林荒已經關了手機。

他起身,就這么當著時卿面,脫掉上衣。

男性勁瘦有力的腰,展露在時卿的視線里。

不愧是h2o2的舞蹈擔當,從時卿的角度看去,林荒的腰線好看到讓人臉紅心跳,尤其是一直往下延伸的人魚線。

忽然發現自己在眼神犯罪,時卿耳根一紅,連忙把臉轉向另一側。

可是這邊……

顧熠也放下手機,大咧咧地坐在床邊,便已脫掉上衣和褲子。

時卿:“……”

再轉回去,那邊林荒居然已經脫掉其他遮蔽的衣物,全身上下脫的只剩一條無比騷氣的黑色子彈型三角褲。

時卿?。?!

她還能不能活了。

時卿在心里悲鳴一聲,干脆直接閉上了眼,用被子把腦袋蒙起來。

這時,顧熠的聲音傳來:“你洗快點,我都困了?!?/p>

林荒‘嗯’了聲,抓起換洗衣服就進了浴室。

顧熠這時,脫了外面的衣服,掀開被子鉆了進去。

顧熠:“誒,時卿?時卿?”

回答他的,是輕微的呼聲。

顧熠:“這么快就睡著了,果然是年輕人,睡眠質量真好……”

蒙在被子里裝睡的時卿:“……”

不過,幸好顧熠沒有再騷擾他,而是靠在一邊刷手機。

沒一會,蒙在被子里的時卿就聽見林荒洗完澡出來換顧熠的響動。

房間里,響起了吹風機的聲音。

在有序的吹風聲中,時卿的眼皮越來越重,漸漸睡著。

……

時卿是被一種詭異的聲音吵醒的。

‘嘩啦……嘩啦……嘩啦……’一下一下,像是鐵鎖鏈拖過地面的聲音。

伴隨著的,還有一深一淺的腳步聲。

那么的清晰,仿佛就在他們門外的走廊經過。

睡得迷蒙中,時卿冷得渾身一個哆嗦。

不對,怎么會冷?

她忽然驚醒,這才發現,酒店房間的窗戶不知什么時候開了。

一陣陣冷風從外灌進來。

而之前還跟她擠在一張床上的林荒和顧熠居然都不見了。

兩張單人床拼成的大床上,只剩她一個人。

‘劉翠翠,快出來,發生什么事了?’作為重生過的人,時卿在腦海中瘋狂求助系統。

這種情況怎么那么詭異。

是不是鬧鬼了?

其他人不信這世上有鬼,但時卿是信的,因為某種程度上來說她自己就是‘鬼’。

忽然,時卿冷靜下來。

對啊,她自己就是‘鬼’,她怕什么?

【宿主,沒什么,應該是節目組的綜藝效果。這種綜藝現在很流行,就是裝鬼綜藝,宿主不用怕?!?/p>

相比起時卿,劉翠翠好像非常了解這些娛樂圈的綜藝效果。

已經冷靜下來的時卿坐了起來,按開床頭燈,一看時間居然才早上5點。

時卿:‘節目組也太拼了,這么早就開始搞事。顧熠和林荒呢?他們去哪了?’

【宿主不如出去找找他們,肯定會有新情況】

‘嗯?!啦皇钦娴聂[鬼,而且因為自己是重生的,反而對這種東西不再害怕的時卿,從床上起來,找了件長寬大衣裹在外面。

她推開門出去。

來的時候還燈火通明的旅店,此時,已經只剩幾盞壁燈。

昏黃的燈光,反而將走廊照得陰測測的。

【掃描結束,走廊里安裝有八臺攝像頭,樓下大堂還安裝有十二臺攝像頭,包括每位嘉賓住的房間也裝有三臺攝像頭,浴室除外?!?/p>

果然節目組是早就有備而來。

時卿以前沒參加過綜藝,來之前就來得及補了兩期《最強幸存者》第一季的老節目。

那時候,節目組還很淳樸,就是把嘉賓帶到海島上搶玉米,或者弄去古堡里破案。

事先節目組都有提醒,哪像現在,都不通知凌晨五點就突然開始。

‘我下去看看?!?/p>

時卿裹著大衣,往樓梯口去。

旅店一共三層樓,整個走廊是以口字型布局,中間是挑空的,吊著一盞非常有中世紀風情的插滿蠟燭吊燈。

當然,那個蠟燭肯定不是真的蠟燭,只是蠟燭的造型的燈泡。

而所有房間,則繞著口字型的走廊分布。

她們所有嘉賓都住在三樓。

她和林荒、顧熠的房間,在三樓最里面的位置,要走到樓梯口,便需要經過其他嘉賓的房間。

時卿剛走出沒幾步,旁邊走廊上的門突然開了。

黑漆漆的情況下,兩個腦袋忽然從里面伸出來。

時卿:?。。。。?!

還不等時卿叫,那兩個腦袋已經叫起來,是女人的聲音。

“啊啊啊啊,你是人還是鬼???”

“你是誰!”

沒被鬼嚇死,差點被這兩個腦袋嚇死的時卿,忽然發現她們發出的聲音過分耳熟。

時卿:“我是時卿,你們是……”

這兩個聲音,好像跟她一起參加這個節目的兩位女嘉賓。

年輕女演員米嵐嵐和當紅小花姚玲。

“太好了,我還以為是剛才那個鬼東西……幸好是你……”米嵐嵐嚇得花容失色,打開門就往時卿胳膊里鉆,抱著她右手手臂不撒手。

“時卿、時卿……姐姐好怕,你帶我們一起走……”

比時卿和米嵐嵐都大幾歲,已經出道好幾年的當紅小花姚玲這時候也顧不得什么形象了。

生怕跑慢了半步,也是一下子就朝時卿撲過來,緊緊抓住時卿左胳膊。

被兩個香噴噴的女孩子左右死死抱住的時卿:……

也還好,小場面。

總比被男生抱好。

和被男人摟住以后的窘迫相比,被兩個女孩子緊緊拉住的時卿表現得淡定多了。

她甚至還有空安慰:“不用怕,我在這呢,你們里面發生什么事了?”

米嵐嵐聲音顫抖:“姚玲姐說……有個穿著紅衣服的東西,從窗戶外飄過……”

姚玲:“是啊,我們睡到半夜,窗戶就開了。我被冷醒,本來想去關窗,結果剛到窗邊,就看見那個……那個臟東西……時卿,這是節目組的惡作劇,還是真的鬧鬼了?”

時卿:“姐,說什么呢,肯定是節目組的效果。我們得講科學,這個世界哪來的鬼?!?/p>

如果有,那也是她自己。

姚玲大概被嚇得不輕,臉慘白慘白的:“可是……”

時卿安撫道:“你們自己看,那邊、那邊,還有這……都裝的是攝像頭。節目組雞賊著呢,躲起來偷偷拍攝,就想拍你們沒帶妝被嚇得花容失色的樣子?!?/p>

經時卿這么一提醒,米嵐嵐和姚玲也清醒了。

糟糕!

她們剛才那么急忙忙地從里面沖出來,衣服倒還得體,都是成套的睡衣。

但臉上是真的沒帶妝,這樣上鏡的話,還不知道得有多難看。

“不過不要緊,就算沒化妝兩位姐姐還是一樣漂亮。五官骨相好,天生麗質的就是不一樣?!睍r卿不想看到兩個女生擔心,下意識地就說話哄她們。

【哇……這個h2o2的新人也太會了吧】

【你看姚玲和米嵐嵐的臉色,一下子就好了,剛才明明那么慌張】

【弟弟年紀小,居然很會安慰人啊】

【而且這個弟弟好漂亮,他還說兩個姐姐好看,我看他才是真的好看】

【我本來是來看林荒和顧熠的,但是現在……我表示時卿也可以磕了】

【誒,好什么好啊,就是油膩而已……不覺得他抱著兩個女明星的樣子很猥瑣嘛,還油膩】

【拜托,是她們倆害怕到主動靠過去的,沒看弟弟身上的衣服都被她們倆抓得皺巴巴的】

【害,我不管我不管,我表示從現在開始時卿就是我新磕的小偶像,兒砸加油!】

直播早已悄然開始。

無數的彈幕,早就同步飛過直播大廳。

《最強幸存者》每周六、每周日在網絡平臺,同步開啟直播。

而在周六和周日晚間,會專門剪出一個精華版,上星播出。

這也是這檔經久不衰的國民綜藝,才有的專利。

不過現在,大家還沒意識到直播已經開始了。

兩個小姐姐因為害怕,還是不住地往時卿身上縮靠過去。

兩只手也把她抓得更緊。

換了別人,大概會有點覺得尷尬,或者不太喜歡被人這么扯著。

因為她們是真的很害怕,即使時卿已經安慰過了,但她們還是用那種非常用力地方式,拉扯著時卿的衣袖。

不過,時卿對這種依賴并沒有任何反感。

相反,從變成男生以后,她已經不知道有多久沒跟女生這樣親近過了。

女孩子,就是嬌嬌的,軟軟的,就應該被溫柔以待。

“玲姐姐、嵐嵐姐,我們這樣在這站著也不是辦法,要不然,我們下去看看?”時卿提議道。

即使知道都是節目效果,但這里的氣氛太詭異了,米嵐嵐不敢動:“我……我不想下去?!?/p>

姚玲稍微好點,她畢竟出道早,這時候已經恢復一些鎮定。

當然,抓著時卿衣袖的手,還是沒松開。

姚玲:“我都聽你的,你去哪我去哪?!?/p>

時卿點點頭,轉身對米嵐嵐說:“嵐嵐姐,我們都一起下去了,你一個人在這會更害怕的。要不然,我們一起走?”

米嵐嵐一聽,當然不敢多留,只能可憐兮兮地‘嗯’了聲。

于是,時卿就這樣,一人給一只袖子,任由她們兩人抓著自己的衣袖,帶她們往樓梯口走。

【宿主小心,右邊房間有人?!?/p>

忽然,走廊右側的一間房門猛地傳來‘砰’一聲重響。

米嵐嵐:“啊啊啊啊~~~”

姚玲:“?。。?!”

兩人同時躲到了時卿身后,眼巴巴看向那張忽然傳來響聲的房門。

被系統提前提醒了的時卿,好險沒跟兩人一起叫出聲。

她不怕鬼,但也怕這種一驚一乍的情況啊。

幸好,有系統提醒她,要不然作為男偶像,在綜藝里叫得比兩個女嘉賓聲音還大,那就尷尬了。

時卿:“別怕別怕,應該是有人在里面?!?/p>

這是一場綜藝,沒有真的鬼。

時卿相信,出現的一切意外,應該都是節目組做出的效果。

秉持著這種心態,時卿一步步挪向那扇門。

之所以要用‘挪’這個字,是因為她被兩個女嘉賓死死拖著胳膊,往前走的每一步,都是挪。

“誰在里面?”時卿站在門口,大膽問。

“砰——”門內又傳來一聲重響。

“砰砰——”

接著又是兩聲。

不對勁啊。

時卿艱難地伸手去開門,手剛碰到門把,就發現門沒鎖。

“吱呀——”

有些年代感的房門,發出響聲。

時卿把門推開了一點縫隙。

這么小的縫隙,房間里一片漆黑,看不清有什么東西。

米嵐嵐死死抓著時卿胳膊:“啊啊啊,里面有什么東西啊……弟弟我們別進去了……”

姚玲也是一臉慘白,好像隨時都要被嚇暈過去:“弟弟我們走吧,我們去樓下……”

可是時卿的好奇心已經完全被挑起,再加上,系統剛才明確告訴她,里面有人。

是‘人’。

時卿把心一橫,深吸一口氣,猛地推開房門。

“砰——”木質的門,重重打在墻后。

米嵐嵐和姚玲兩人,緊張地閉上眼,兩人不約而同把臉完全埋入時卿肩頭。

而拖著兩人的時卿,看清房間里的情況后,愣了愣,又愣了愣。

只見不久前,還溫潤如玉、風度翩翩的古偶小生盧承業,這時正略顯狼狽地被綁在一張椅子上,嘴里還塞了張布。

就是因為這樣,他才發不出聲音。

當聽到走廊外有聲音的時候,才使勁用椅子撞地板。

【媽耶,節目組這回搞得也太大了吧……】

【聽說這次參加的嘉賓都是年輕演員,怪不得不要年紀大的老前輩。這陣仗,老前輩哪頂得住,還不吃速效救心丸】

【別說老前輩要吃了,隔著屏幕連我都要吃速效救心丸了……啊啊啊啊,我的盧承業,怎么被整得這么慘】

【作為林荒和顧熠的粉絲,忽然不敢想象他們倆正遭遇著什么……】

【臥槽,你提醒了我,我的崽崽,不能有事啊~~~】

時卿看到房間里被五花大綁的盧承業:“馬應龍……”

意識自己差點說漏,時卿連忙閉嘴。

她上前幫盧承業松開繩索,米嵐嵐和姚玲這時也過來幫忙。

剛把綁著盧承業的繩子解開,拿下塞在他嘴里的東西。

盧承業就忽然站起來——

猝不及防下,時卿就被盧承業抱了個滿懷。

盧承業的腦袋靠在時卿肩上,帶著哭腔緊緊抱著她:“小卿,嚇死哥了,幸好你聽到聲音找進來……”

“……”

時卿菊花一緊。

現在去買馬應龍痔瘡膏還來得及嗎?

作者有話要說:  今晚更新完畢,明晚見哦~

就海王本色——男女通殺

球球康康這里,投喂一點營養液吧~球球啦

感謝在2020-10-09 23:22:19~2020-10-10 23:13:19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一串里脊、于澤宇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琳兒 13瓶;別找、擬兔 10瓶;雪舞墨蓮 7瓶;風煙俱凈、七一安 5瓶;遲、蒲扇、你說呢、樹下的憂傷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你是天才,一秒記?。?,網址..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